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1.

关于于锋,总觉得我该跟黄少再好好聊一回,不能再每次刚起个头就折戟沉沙。

就电视剧里不都那么演的嘛,主角因为失恋伤心、颓废、一蹶不振无法释怀好几集,这时候总会有个配角很KY地找上门去——男的拉去喝酒,女的直接甩一耳光,然后上金句:“醒一醒!你还要这样下去多久?!


当然其实黄少并没有很怎么样,我也不能拉他去一醉方休,只是总觉得有那么个责任和义务,也是防止再出现这种吓着别人的场面。

主要这个话我不说谁来说?喻队百忙之中未必想得起,就算他想的到,也不意味着我这就省了。总归还是说一说比较安心。不然有点儿担心这么下去会变成“别的什么”……没办法,在做过那样的梦之后这方面肯定得警惕一些,哪怕完全是杞人忧天。说过,责任就尽到了,就不怕了——茄呢啡(大龙套是也)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嘛。

别看我这人没干劲,该做的事都是抢先完成从不拖拉的。

不懂了吧,其实我主要是不想被催,别人一催才更容易压力山大啊。


于是瞅准一个跟酱油队越云主场比赛完的晚上,当然是赢了。

问黄少要没事陪我去三条街外一家电玩小铺子转转,买点新出的PS3游戏碟顺便走远点吃个宵夜什么的。

也不突兀,本来我俩就时不时会两人小分队出去活动下。前两年因为他跟于锋搞地下恋少了点,可也都没断过。我跟黄少谁跟谁。

 

结果宵夜应下了,人却糊里糊涂的被带去了训练室里?

一进门就听到本队最幼齿的声音在喊:“快快快!”

“又找了个生力军,”黄少说着转身扔我一张卡,“一起来一起来,沙寒刷出来了没?”

“有了,还没开!”小卢爽脆地回答。

靠!哥身为一个豪门队冠军加身的电竞选手,才不是为了入圈十年还要打完比赛再回网游跟广大游戏群众推boss才辛辛苦苦混了九个赛季的呢!何况我大蓝雨也不差这点材料吧。

可也没办法,面前两个全明星选手上蹿下跳的非要去,我这茄呢啡还能说什么?

到了列屏群山一看好家伙,黄少简直就差把蓝溪阁几个精英团召集到一块儿开个誓师大会了。现场是乱得一塌糊涂,微草堂跟霸气雄图也是浩浩荡荡两路人马,里头少不得好几个职业选手坐阵着——我勒个去,几天不见怎么就又这么白热化了大家冷静点好不好。

好在给我的还是一弹药专家号,混群众里在后头给他们掠阵就行。

正看着热闹,窗口提示音一阵阵的,几个团长往死里密我,一个个问轩哥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们才是团长啊,我只是来打酱油的我可不管指挥真的……而且你们没看到那俩剑客都跟人捉对厮杀的欢呢么,都不知道脑子里还有BOSS这码子事不。

团长们一个个那个急,直到有人直接用鬼子进村了的语调蹦出一句:“兴欣来了!”

我依稀听到黄少冲我吼了几个字,对脸吼的,我茫然摘下耳机问他说什么。

“看到了没,刚那是魏老大啊!”他神色兴奋的古怪,手上操作不停,“我去,还把小卢给控了,我去救他!”

人没看到,刚放出被他侧身避过的那个六星光牢我倒是看到了,也知道那术士号是在我来之前就离开蓝雨那第一任老队长在用,叫迎风布阵吧。

这ID,每次念都差点就迎风……接另外三个字,咳。

算是拜他和叶神所赐,今年这挑战赛我还真没少关注。尽管大部分消息都是被黄少给灌的。

他也跟我嘀咕过那么一句,说“这魏老大那么多年没消息以为早都回老家结婚不知道荣耀两字怎么写了呢,原来到底还是没——”

前半句听着听不是不怅惘怨怼的,说到最后却挠头嘿嘿笑了一下收的尾。

反正那有点感慨的劲是听出来了,不过再感慨也就是一眼一句的功夫,转头又看时他把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地,嘴里嚷嚷着:“好你个叶修……混蛋单挑啊!”

小声点儿吧,天天单挑单挑的,人叶神看着忙得很人有空跟你挑?

黄少这一被君莫笑拖家带口地缠上,小卢那可是还被卫星射线扫着呢,团长们之前跟我这儿吃了闭门羹,此刻非常严正以待地等着真指挥会长大春下命令,命令决定了是先把小卢给保下来。于是就听到蓝溪阁这边有个团长喊了一嗓子:“小卢坚持住!”,大家就一哄而上了……就我没动——不是我不想救,就小卢这速度和深入敌阵的程度,没戏。

果不其然,紧接着对面小卢从屏幕后钻过脑袋来一声哀叫。

“死啦!”

“让你大意,魏老大厉害着呢,都说了是小爷的师父……”黄少冲他一扬手,“赶紧的滚回来!”

小家伙嗨咦地猛一跳举手应着,乖乖低头从城里复活点跑地图去了。就在刚刚王杰希明白人率先开了怪,这会儿场面依然是乱但主题总算回到了原有的抢BOSS上来了,只见各方大部队人头攒动众,四下里技能乱闪,闪中之闪的还是一个弹药专家——当然不是我——手雷与子弹齐飞的一通绚烂爆破之下直接冲出一条血路,杀向沙寒面前。

黄少在边上直踢我:“你看看……看看人张佳乐!”

“咱不比这个行吗,亚历山大啊!”我说。

话音刚落漫天血色从屏幕一角劈来,直插张佳乐身后的霸图援军。

怒血狂涛——再熟悉不过的狂剑士狂暴大招。

那狂剑士身后也是一片泱泱的人头,头顶公会名:百花谷。


好嘛,都来了,今天晚上人怎么就那么齐?!

“呵呵。”

听到黄少那么轻笑了一声之后我下意识地重新戴好了耳机,再看画面里他那剑客不知何时已经从缠斗中脱身,把号停在我的边上并肩而立。视线角度堂而皇之的冲着于锋冲出来的方向。

如果他真是跟我一样站着打算看个热闹倒也好了。毕竟这热闹是难得的精彩:转瞬间的敌与友,打出繁花血景的人转头再去破除又一波新的繁花血景。

有转折、有高潮、有壮烈。

说起来看热闹这种事我是很有心得的。

其实是热闹再热闹,就离得看热闹的人更远,更无关。可我习惯有人显然不习惯。像黄少这样本不该甘心于单只做个看客的,越看到后来却越静得可怕,连我特意抛砖引玉出的几句吐槽都没有接茬。只是在后来,于锋差点倒下又被百花众救起后,他用指节敲了敲屏幕,转头跟我玩笑般地说着:“小轩轩你看,这下特么真彻底是百花的于队长了。”

“黄少你——”

我明白他这话是从哪来的,见鬼,这倒是真跟我今晚本来目的完美接洽上了,多好的时机啊,我却要命的卡壳了——甚至不是因为小卢在,他才几岁又知道什么,说得再露骨一点其实都没事,可半天没多挤出几个字来。

这时候BOSS也没戏了,游戏里大家纷纷四散而去,我退了游戏走过去。

“这都迟早的啊,”我摘了他耳机,帮他那剑客号给退了,“别跟我说你还一直觉得他能回来?不至于吧你。”

我都想好了,假如黄少继续声讨几句于锋的“叛逃”我倒是有那个思路能跟他辩一下:张佳乐去了霸图,你不待见张佳乐了没?还有魏队从兴欣复出,你不也接受了?但是他就说了那么一句,再没别的了。

“宵夜去宵夜去。”他看着我替他操作键盘做这做那的,倒是伸了个懒腰。这时候小卢先哼着歌冲进过道里去了,我们走到门口,他探身回去一盏盏地关训练室的灯,一个开关管一排。

“况且于锋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个,”我没忍住又说,“你也知道他这人。别想了,就按你自己说的,以后上场是敌人下场是路人,也没什么。”他没说过下场是路人,我给加的。

一语既出所有的灯都灭了。他带上门,回头一揽我的肩:“嗯,走啦!”

我愣了楞,这动作完全跟那次从茶餐厅里出来的时候一样,刚撞破他们好的第二天那次。

应该是无意的,但画面实在似曾相识:还是我们俩,也有一个人走在前面……

那背影忽然间停下来,转向我们。

“我想吃烤串!”

小卢大声嚷着,像是发现自己一个人冲太前了,这时候干脆冲我们蹬蹬蹬回跑过来。

被黄少捏住了后脖颈:“吃个屁!你不才长口腔溃疡吗前喝粥去!砂锅粥!”

小卢抗议着,他就这么左右像是推着我俩一样,脚下生风走得飞快。一下出了大楼,浓浓夜雾迎面扑过来,冷飕飕的。

 

只能是这样了,变了的就不能再回去。

刚那一刹那从似曾相识到人事全非的变幻忽然间让我觉得,要我的话不管之前还存着什么想法,到这时候恐怕也都得抛开:认了。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能感觉得手搭在我肩膀上传来的收紧。

于是我也变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很奇怪,认了这种态度明明在大部分时候都是被看成不可取的。很多事一不去争了别人就会觉得你不够爷们儿,是懦夫,哪怕知道这个你争不下来。好比冠军,又好比王牌的位置。可一牵涉到情情爱爱的,好像再挣扎那姿态也没人欣赏,都在推着你赶紧认了,多停一秒都感觉是跟人跟己都过不去,是傻是矫情——挺双标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一种共识。

不对……我琢磨这个干嘛。

 

后来喝着砂锅粥的时候忽然想到,他这是想通想明白了没啊,我这任务就算过了?只是未免过得糊里糊涂的,不太踏实——尤其都还没上金句呢!

事后回想起来,敢情我是在那个瞬间把自己给代入黄少了,才觉得他那是下决定了,认了——其实我俩哪是一种人,他是“明白”了,可也全不是我以为了的那种明白。老实说我其实太久没看什么电视剧了,在讲究神转折的今天,落伍如我妄图猜剧情的下场就是分分钟被打脸。


在我咯噔一下觉得“就这样了”的时候,于他,却是抬头听到了不知哪里传来的,最后一次进攻的号角被吹响了的声音。


TBC


不能再懒惰下去了,要日更到马年><

评论(1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