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warning:有不太要紧的原创女性角色出没


14.

不问可不代表没琢磨点什么,首先还是觉得荒唐,卧槽这都行的震撼。

但黄少自己都那么说了,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我也不好拿这个再去笑话或者刺激他。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于锋都没在QQ上冒头说话,倒也从侧面证实了我的猜测大致没错。

看,原本还遮遮掩掩要探点什么消息的,现在都不问那多半就是了吧。

不过赛季后半段都忙,本来也没那个美国时间扯闲篇——百花真的进了季后赛,于锋说到做到。至于第一轮遭遇霸图被淘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仍然是个有遗憾的夏天,蓝雨同样输给了老对头微草,没能挺进决赛。

不过人生嘛,遗憾难免。下赛季再来过就是。

打完比赛喻队代表俱乐部早早地宣布了放假,说比起反思和集训现在大家更需要的是休息和调整。几个外省的都回去了,毕竟G市近北回归线,夏天那溽热劲儿真不好过。

小卢家人早跟队里打了招呼要带他走出国玩一圈的,结果小家伙死乞白赖非待在队里天天上网游帮工会抢BOSS,一直留到旅行团出发那天直接在俱乐部门口被车接走去的机场。真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勇士!临走还嚷嚷着自己等游戏里夏季特别活动的时候就回来了大家一定要等他,这是还在为之前总被兴欣横插一杠子没抢成耿耿于怀呢。

网游不一定要坐在一起打的啊少年。

 

至于我么,还是跟往年一样当我的留守人士,跟喻队黄少一起。

实在是没那个动力在这季节出远门,走得汗流浃背穷形极相的能有什么意思?就呆着吧。

呆着也不是纯浪费战队空调费伙食费,实际也是需要人。

暑假是训练营招新最旺盛的时间段,这时候如果能有职业选手坐镇着时不时去逛两圈讲个座什么的,对提供啊学员积极性和挖掘好苗子都特别有效。只是好赖一年就这么一段像样点的假期,俱乐部不会硬性规定。而且麻烦也是很麻烦,这些年各家战队抢人越来越厉害,蓝雨还有专门趁着暑假去外省开短训营的,也希望有人跟。

去年喻队去跟的,前年是我。

前年那会儿喻队有事回老家,于锋一个非本市人主动表示不要假期留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勤勉爱队。平时还好,假期里没正经事的时候跟他俩一块留守了不到一礼拜吧,我就觉得呆不住宁可跟着出省去搞短训营了。其实他们也没干什么,就是我自觉多我一个不太像话。

一整个夏天啊,也不知道我走了他们呆着都干了些什么。

回想起来挺怪的,要谈恋爱实在没必要假期还一同留队里,两个成年人去哪不能腻歪?

也许就是不愿意太自在了,非得这么偷偷摸摸的才别有趣味似的。

也都过去了。

 

今年是去S省办,刚好李远S省C市人,回家就能照应上便不用再出人跟去。

本来说的是轮换,可黄少每回去都还要拖上我,说他好歹是尊大神有时候也要端端架子哪能一个人现身。实际上一被学员声情并茂地求PK指导还不是立马忘掉原则乐呵呵地撸袖子上了,第一天就被车轮到废寝忘食错过了饭点。

压力山大。讲座回来我就跟他俩说打个商量吧我就不轮了待窝里上网游里找材料换种方式做贡献行么?你跟喻队俩是学员们的憧憬对象,是受崇拜去的,我也不怎么会指导就用不着非凑那个热闹了吧?不是我懒啊要不我中午上后厨房给你们弄俩小炒我都乐意,只要你们敢吃。

黄少拍着大腿说:“啧啧,轩哥你别不好意思啊,你不去,妹子见不到人不得追着我问?”

喻队在那儿跟着微笑,没起哄也妥妥的是帮腔。

……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好吧。其实是有这么个情况。

一个号称是我铁杆女粉丝的妹子,好像是“追”我进训练营里来了。

讲座结束后直接在走廊里追上来跟我打的招呼,那会儿黄少就在我边上。

——是不是特像个玩笑?还是专门整我用的那种。


但其实我很早就知道她的存在,想想也得有两三年了吧。

最早忘了是谁让我去看荣耀论坛,说有人在战队专区给“枪淋弹雨”建了个高楼,写了一堆话外还剪了好几个我的战斗视频什么的。楼主ID“今我来兮”,简介里说自己是“蓝雨队粉加郑轩个人粉”。

惭愧的说这楼能盖好几页真不是我的功劳,是很快有人扒出楼主在网游里的真身,一个叫“杨柳依依”的元素法师,因为擅长剪各种视频而名气不小,自己操作也不错还是个漂亮妹子,看着不是传闻好像是真放出过照片。

我也好奇啊,外加那点儿虚荣心作祟……还真顺手去搜了搜。

看到照片大概就中学女生里小班花的感觉吧,没到校花那个级别,但青春又清纯就已经算得上赏心悦目。

不明白她为什么独独粉我来着,几年下来居然还一直粉着而且粉的挺高调的,被说是花痴也挺高兴没否认的那种。我都没觉得自己能有什么可这么的……咳随便吧,总有人目光比较奇葩一点。

这事队里的人应该都知道,偶然的也会提一提“杨柳妹子”拿来开开我玩笑什么的。游戏宅的世界都这样啊,一个女粉能顶一个连的男粉,何况还是出名且漂亮的。

没想到这个夏天她居然真人出现在训练营里,把我吓一跳。

其实印象中她年龄也不太小,应该是大一或者大二在读吧。只是训练营也没有规定什么年龄上限,基础测试过了就一律让进的,完了再慢慢淘汰。

那天在训练室里几十号学员都专注盯着口若悬河的黄少,唯有一道目光太直接地投过来,让我没法不从人堆里迅速辨认出她那张脸。

好消息是,看来网上那些照片没怎么PS的太过分。


她这一来反正我是真有那么点紧张起来了,挺没出息的。

也只能没出息,盖了章的游戏懒废宅,单身到现在被妹子如此近距离的关注着,说一点不在意那肯定不是真的。

当然不是没跟自己说人家可能就是单纯想当个粉丝啊,别以为粉丝没有职业道德的好吗。

可现在微信都发来了,问我今天怎么没去训练营视察指导别是又偷懒了吧。

这个号她早就知道,加上知道那天才是第二次发信息来。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语气怎么会这么自然地让人头皮紧绷。

 

而黄少,果然被问了我今天怎么没去后,在那起哄完又笑嘻嘻跟我保证他绝对靠得住就算她问了他也不会泄露我一切个人信息什么的,有点心虚。

他不知道她有我微信号,而且都不是最近给的了。没人知道这个。

妹子在微博上就私信过我那一回,很乖巧诚恳地保证说没事绝不会打扰。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真的给了。说到底还是没做到完全没想法,自己先松动了那一点。给完的当时也后悔,又迷惑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方面。

说到底还是偶尔一个人寂寞了,又看着身边的闹腾的,就更加有种……

结果她真的一直没来“打扰”。只是偶尔刷朋友圈会瞄到她又换了个新头像,或者发发新剪的游戏视频什么的,直到昨天才发了条拍的蓝雨训练营的照片。

 

觉得自己站着个危险的悬崖边上,一无轻功二恐高,风还不停把树枝往脸上刮。

一起回宿舍的时候黄少还在感慨:“啊啊小轩轩你的粉丝质量太高啦让人不能更鸡肚……”

“省省,你的死忠粉狂热粉土豪粉各种粉不要太多好吗,秒我根本分分钟的事。”

手机装在口袋里,心情有些烦躁,对自己有种无力感。希望他别太火眼金睛瞧出来。

“我去那可不一样啊,”他嚷嚷着,一滴汗顺着侧脸往下流,明知道我这房间没空调还要跟来,有点烦人,“你这个是美女粉丝一个顶一百个不止!”

“这下你又要美女了?男粉不是才更合剑圣大大的心意么?”

说完才意识到这话实在是有点口不择言。身边一下安静下来,顿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来挽回。

“那什么……”我说。

结果一回头发现他安静是因为正仰脖子猛喝桌上一瓶绿茶,喝完一抹嘴又说开了。

“唉唉你这屋子里早上买的饮料放一会都热了啊,早跟你说小冰箱真的管用,要不要我给你网上买一台跟我一样的?”

赶紧说用不着,我也没那么爱喝冰的而且想喝从他那拿就好了。

贴着口袋的皮肤感觉到一阵阵震颤,信息又来了。

从频率看起码有两三条,之前那条都没回呢。

黄少背对着我蹲下来,在游戏机前堆光碟的盒子里径自翻找着,瘦棱棱的肩背耸起像两把刀。我一边应着他问这个好不好玩那个是不是中文版这类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话,从掌心里滑出手机来悄悄地看。

一条说训练营里少年们水平太高自己今天输了多少把的,一条问我什么时候会再去的,以及两条更没有意义的零碎话。总不能概作视而不见。

“明天中午我请你吃个饭吧。这么久以来也该请的,就算为那幢楼还有那些视频。”

发出去的时候心沉了一下,完了手机先收回到口袋里。想了想又掏出来扔到桌上一角不管了。抢先着这么邀请了,其实也是一种自卫,无聊的很。

脖子上热烘烘的,汗把头发黏在上面,可能头发太长该剪剪了。

 

想起前年从外地跟短训营回来的时候,包才刚放下黄少就过来敲门了。

靠在门口目光闪烁,抱愧似地有点没话找话地问我有没有带什么特产回来。搞得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迫出去又吃了一堆苦。当然什么也没有,就觉得他那样有点好笑。

然后又非拖我去理发,说就等着我一起呢。

我说过两天再剪吧,我就来撂下东西晚上还得回家呢。

“就这么回家你家里人得以为你出去变了个性回来!”硬把我拽去了。

走在路上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突然想到怎么就我俩,还差一个人呢?

问黄少,说于锋刚走回S市的家了过两天再回来。

但这时候走也很奇怪,心想没准是两人为什么吵起来了吧,不是没有过,也没细问。

 

那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烫头。

记得不便宜,造型师是个高冷的小胡子,据说给明星艺人都剪过头,太累了从HK回来自己单干。景熙一贯比较讲究这个,潮人,不知道从哪块地里挖出来这么个家伙,自己剪完觉得挺臭美的回来就推荐我们都上他这弄。每次都得特么的预约,还搞了个团体VIP卡什么的,喻队自掏腰包往里冲了几千块,谁去都能打个85折。

结果半年多前吧,有天吃饭的时候景熙特别严肃的说我给大家说个事特别好笑。

大伙儿就等着,徐景熙说笑话也够难得的。

结果他说啊哈哈,就咱们现在都去找的那个造型师,他……他卷款潜逃了。

我们都无语,点点点……

他小心翼翼说,是真跑没影了,人去楼空,租的那个店面也转让了,你们说好笑不好笑?我错了喻队,你给大家打在卡里的那几千块钱也……这钱我得赔给你。

喻文州当然说没什么也没让他还,倒是这事就成了个段子,偶尔大家还会提起来骇笑一阵。

就那么个人能有几个真办卡充几千块的冤大头客户啊!他能凑够两万块么就这么卷巴卷巴逃了?实在是都市奇谈。


而那天我则是上刑一样地顶着一头浆糊似的玩意儿坐了好几个小时,哈欠连天,比熬夜都累。

本来就有点自然卷的头发被搞成一络一络有点波浪的棕色卷毛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觉得自己跟头被泼了油漆的羊一样。

就只有黄少还一口一个“帅到没朋友!”地夸,简直怀疑他是造型师派来的救兵。

然而此时此刻却不知道怎么又有一种去弄个那卷毛发型的冲动,从想剪头发蔓生出来的。也可能还是没底气,意识里懒得改变,却又做不到真的漫不经心。

大概是心不在焉的太明显,黄少翻了会就说都没想玩的站起来打算走了,偏偏这时候躺在桌上的手机又震动起来了,回复来了吧,我本能地有点不想去看。

他也听到了,就把手按在门把上冲我意味深长地微笑。

“又没什么啊老郑,”一边说人一边往外溜,“不过要真成了的话……要记得跟队长报备哦!”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股气直往上冲,隐私被窥破的耻感太强烈。

“滚蛋……你跟于锋又搞上到喻文州那报备了么?”

上一次是无心这回就属纯故意的,这么低吼着的同时拉开门直接把人推出去然后用力关上。他在外面砰砰地捶门,压低了声音喊:“喂你这什么情况啊,还有你是搞错了吧我没跟他又怎么了啊……”

骗谁啊您。

没声了,忽然想到还没问他这几天有没有空一起去剪个头,拉开门一看人已经走没影了。

溜的倒快。

 

和杨依婷——现在我知道她名字了——那顿饭还是约在那家离蓝雨不远的后巷茶餐厅。

总是绕不开这些个地方。而且当略微晚到了一点的我发现她已经坐在最里那个卡位上的时候,这种即视感简直奇怪极了。

因为平日里实在很少会坐在这吃。

 

“鸳鸯。”同时说出口要点的饮料,然后不免互相看了一眼。

一刹那我有点想改个别的什么,可负责点单的已经转身走了,也走太快了点。

她笑嘻嘻地掏出自带的纸巾擦餐具,还把我那份也拿过去擦了,特别顺手。

“能让男神对坐请吃这顿饭,值了。”

“能别使用这个词么。”

“那换个什么,你说了算。”

没法接茬,跟网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总觉得每句里都带个钩子。自欺欺人不下去了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说点什么。

 

“107条。”

“什么?”

“你的微博,从开得那天起到今天为止一共只发了107条,而黄少大概有一万多条。”

“……”微博是战队给开的,而我实在懒得写,这107条里估计还有不少转发。

“你懒得写。不过重点是这107条微博,包括转发的,”她慢慢悠悠喝一口鸳鸯,抬起头来看我,“我都点赞了,你发现没有?”

我干笑,没法不想起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一个四处旅游秀照片的土豪最后娶了一个坚持给他每章照片底下点赞的那个GN,都市传奇里励志分类的。

“点我的赞工程量也太小了没什么挑战性,如果你是给黄少点那才厉害呢,没准——”

没准什么,能感动中国还是能掰直基佬?只好含糊其辞掉,会不会聊天?这个真不会。

“可我还是比较粉没干劲的郑轩大大怎么办?”

“那个,我说实话你别不高兴啊,”咽了口唾沫,再换,“其实蓝雨整个队伍都特别巴不得能有个你这样的妹子来加入我们,但是……”

“我知道自己水平还差点儿,最后过不了考核的。”

她一下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接话接得爽利,这时候我就又有点不落忍。

“在网游里你也算高手了,职业选手的话要求不同。”

“嗯,这事要天赋的,我不是那块料啦。不像你。很多人说你不够努力,都尽挑不好的说,不够努力翻过来不就是很有天赋吗?”她完全没有受打击的样子,侃侃而谈,“来之前我就没想着自己能留下,就是来此一游那种,重要的是亲眼见见我偶像。”

“偶像就是那种时间到了你回头再一看,觉得那都什么呀不能更傻逼的存在。”

“你别说,我爸喜欢了四十年邓丽君了,还老在家放她的专辑听。要是这也遗传的话我们家都长情。”

“……那我争取努力发挥好好打吧,对得起队伍也对得起大家支持。”

“不是请吃饭么,我现在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来做采访的。”

“嗯……”

“怎么说呢,哎,”她滋滋地吸完饮料,吸管打在杯壁上如同一个信号,抬头凝视过来,“我交过男朋友的。”

可我没交过女朋友啊!!当然男朋友也没有——等等,这什么意思啊!

尴尬地笑,心里惭愧又抗拒。

她太咄咄逼人了,简直是有恃无恐,虽然我还是不明白到底出于什么——这个念头怎么会有点熟悉?曾经以为自己或许是期待的,至少心思活泛了,可现在真到了可以往那边开始的关头上却本能地很想逃脱。

困惑的同时好像被什么威胁着,可能比起某些诱惑来说拒绝自找麻烦的懒怠才是压倒性的。

“原来以为近距离看到的话会有点不一样,当然也是有点不一样吧,可是反而——”

 

我要给这时候打来电话的随便谁点32个赞!!!!

“对不起……”我说,面带歉意手忙脚乱赶紧接起来。

“前辈,黄少在你边上吗?”没想到会是于锋。

“啊?没,我在外面,你怎么……你打他手机啊。”

“打不了,他好像一直拉黑着我,”他说,“我现在在G市。”


TBC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