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之前wb上发过的 

 

做之前总得先吃顿好的吧,黄少天认真地说。

这话实在槽多无口,叶修都不知从何吐起,只好顺着他问那你想吃什么。年关将近,嘉世食堂的师傅都放假回家了,四点多外面开始飘小雪,天冷得谁也不想走出门去。最后打电话叫了海底捞来,两个人加上苏沐橙一块窝在空荡荡的嘉世公共休息室一角边看电视边涮。

 

锅是鸳鸯锅,辣的那半边几乎被黄少天承包了——谁都不知道他原来这么爱吃辣。可也不见得多能吃,一开始那嘴还说个不停,没多久就被辣得完全没了声响。过会再看吓一跳,整张脸仿佛都被辣意蒸红了,满脖子的汗,动作夸张地在那扇着喉咙要水。G省人真是弱爆啦,苏沐橙实在看不下去,大发慈悲地回房间从自己的小冰箱里拿了罐酸奶给他。

 

不过等之后转移到床上,急匆匆脱着裤子唇舌交接的时候,叶修却没在他嘴里尝到想象中火锅的余辛,反而只有一点牙膏的淡淡清凉。显然这家伙趁着洗澡的功夫还刷了个牙。想得真周道,就是不知哪来的牙刷。窗外北风中雪下得像打翻了的梗米粥,宿舍角落的床上却暖得让人犯困——因为提前开了电热毯。从衣物中挣脱出来的黄少天夸张地一头栽倒下去,窝着肩膀在枕头上蹭了蹭。宿舍的床只有酒店的一半大,边角还堆着毯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暖洋洋过于日常的气氛让他忍不住连打了两个哈欠,眼角飙出点水星。见状叶修便好心提议那要不今天就打出来早点休息算了,他却又一下精神了,猛地坐起来表示不困不困火锅都吃了咱们继续。


(继续)


真是一点都不想动了。黄少天赤条条地躺在那感慨。

好像被风吹落的树叶,在触碰到地面的一刻静止。

电热毯早关了,还有些余温。很快又有条薄被兜头罩下来,他就顺势在里面窝着,如同冬天动物钻进自己的巢,嗅着那点干爽温暖的淡淡烟草味,安静地放空着。过了会叶修倒了杯水过来,他才从被子里探出头,一口气咕嘟咕嘟喝了大半,这辈子没喝过水似的。确实是流了太多汗,渴得不行。

“我也不是多汗体质啊,”他自己嘀咕,“是不是吃了辣的血液循环加快了?”

“你不是不怎么能吃辣么,”说到这个叶修随口问,“怎么突然又行了。”

“啊,就是想试试……”

显然还没怎么回过神,黄少天空茫地转了转眼珠,嘴一快话就溜了出来。

“反正第二天都得菊花疼——”

下一秒突然找回了理智,顿时卡在那,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然而看叶修的表情也知道是完蛋 操,一脸崩溃地缩进了被子,闷头叫嚣着妈蛋我什么也没说赶紧忘掉敢说出去弄死你……真是意外的答案,神一样多余又曲折的一个“反正”。只要叶修想,满可以拿它笑话黄少天一辈子。可他没笑,那股无法归类的情感再度漫过胸口,堵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荣耀或者别的方面叶修从来没觉得这人不成熟过,唯有在喜欢自己这件事上,黄少天确实表现得像个小孩。是我先喜欢你的。这是他总挂在口头的,最振振有词的一句发言,也是他所有那些奇奇怪怪逻辑的出发点。有时候叶修简直觉得跟他是在鸡同鸭讲。这不是成年人的方式,只有孩子才会这样,纯真炽烈,不计回报,喜欢一个人就恨不得每条血管每寸皮肤每根头发都热热烈烈的表达出来,也不管这份心情是否能持续到明天的太阳升起。其实既然自己都已经回应了,现在再说困扰好像有些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但不否认确实会有些这样的时刻,不可名状的隐忧像冰山浮出水面:他会一直这样下去吗,还是总有一天会变?如果一直这样的话……迫切觉得该认真想一想,叶修放下水杯,套上睡裤拿了烟走去窗边。

 

——需要考虑的到底是什么?

站在那里吞云吐雾,丝丝寒气透过窗缝冷却了情绪,他却发现思考迟迟无法开始。

已经半夜了,雪还在下,外面囫囵是个莹白的世界。

嘉世楼下一个人也没有,墙以外的街道上偶尔一辆车打着双闪开过去,临近春节的冷清被合理地掩盖了起来。这不是叶修在H市看到的第一场雪,所以他知道南方的雪就算下过夜也积不住的。这里的雪像盐,撒下来就在水里化了,路灯灯光照到的水迹都是。里外的光源交互凝固在同一个平面,玻璃上隐约能看到一个裹着被子小山一样的人影,他把手搁在冷冰冰的窗框之间,细线似的烟雾替代了手指描绘着那个轮廓。

过了会他听见身后黄少天哑着嗓子问外面雪下得大不大。

“挺密的,应该会下过夜,怎么?”

“明早十点半的飞机,我看要不要改签得晚点,下雪天早去了也飞不成。”

“干嘛不多留一天。”

什么也没想,自然而然就说了出来——他恍然意识到这就是答案。

一份孩子气的爱,那就自己陪着它长大好了。

“啊?”摆弄手机的动作像是有些手忙脚乱,“我看看……”

叶修掐了烟,移开一线窗往外扔。一瞬间灌入的冷风让他毫无防备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窗立刻关上了,刺骨的寒冷仍然在那瞬间牢牢攀上皮肤,四肢本能地缩拢打颤。

“你傻不傻啊!”黄少天立刻不客气地嘲笑了他,同时把被子掀起一角,“快过来暖暖!”

在外这么些年,这句毫无关联的话第一次让他有了种归家的感觉。

来了,叶修说。搓着满是鸡皮疙瘩的小臂,他快步走过去。

 

-END-



评论(32)
热度(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