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很想跟风,但,因为今年压根没写什么,于是我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都是没写或者没写完的,还能不能写出来或者写完全凭天意……不要问我这些文在哪里

 

第一题 开头

(刘黄——《来看花》在小别生日那天没写完,就算了,等小别下次生日吧)

柳非说堂主屋里的花该换了,小别师兄你去折几支新的来吧。

莳花弄草似乎本该是女儿家所为,但在微草堂里这事却一直是刘小别来做。

因为他的剑很快。

快到一定程度的剑,能斩落花枝而使花不知自落,插到瓶里还能继续开尽它原本的花期。

 

 

第二题 结尾

没写完的文肯定没有结尾了……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叶黄——《人间更没重逢事》没写出来,就在脑子里)

在港岛的续篇,几年后叶黄在上海又见面了,叶当了伪政府的官,请黄赴宴吃了顿螃蟹,就只是吃螃蟹。中间阿黄手指不小心割破了,叶修带他去洗手间,帮他用清水擦洗,黄脱口冒出一句:此沟渠水,你当是秦淮河吗?说完反应过来这是在拿什么比照两人,恨不得没说过。叶修笑了,黄觉得很丢脸。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拿话激叶修,希望叶修把背后的隐情告诉他,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他还是当年那个学生,没有长大。

吃完就各自离开没有任何下文,没有再见面。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郑黄/郑all——没名字)

黄少天:那天我不是陪着宋晓咣咣地干着么,当然我喝的柠檬茶,但还是喝多了,趁着你们跟他说话我去上厕所,上完出来就被一个外国基佬给搭讪了。金发蓝眼,大洋马那种,但中国话说得不错。

郑轩:哦,怎么搭讪的?

黄少天:没怎么,就问一个人来的?我说跟朋友一起,他问能不要个联系方式。我说行,当然是逗他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把你的名字给报了。哎你别生气,反正给的手机号是蓝雨宣传部的,我还不至于那么坑你对吧……哦,他还问哪两个字呢,我说郑成功的郑,我宣你的轩。

黄少天:你不觉得这介绍方法挺好的么,以后你也可以出去这么自我介绍。我保证特别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郑轩:我可用不着别人对我印象深刻。

黄少天:怎么会呢,总有用着的时候,哪天万一你想搭讪谁了,你那么懒,肯定懒得现想词,给你个万能模板还不好。

郑轩:郑成功的郑,我宣你的轩?

黄少天:……你看,不是挺好的吗。


 

第五题 人物描写

(叶黄——《任意门》描写了……张新杰?)

全联盟认真相信这件事的大约只有张新杰。

他是唯一一个单独问我为什么会跟老叶“分手”这件事的人。

我当时心里都快笑死了,但还是努力作出一副很惆怅的样子,说分手是因为我们三观不合。联盟第一牧师听完扶着眼镜思索片刻,居然告诉我说,在他看来我跟叶秋三观挺合的。

我直觉跟他讨论三观这个问题会很可怕,于是敷衍地说那就是五官不合吧,你看叶秋他长那样都不敢出去见人肯定自己心里也有数……

这一回张新杰沉默许久,最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爱情这种事以貌取人不好。

他说完就走了,换我在那郁闷了一小会,毕竟我觉得我这样的青年才俊完全具有以貌取人的资格,况且话说回来老叶其实长得也不赖。


 

第六题 环境描写

(王黄——也没名字)

他家客厅的沙发长,长得有如腊肠狗的背,足够两个大男人井水不犯河水地各自盘踞一方。但黄少天表示,还是犯一犯的好。第一次爬上这沙发他就指使王杰希说,你也上来,把鞋脱了,就像我一样把腿横着搁,你不是腿长吗,咱们一起量量看到底有多长。其实不用量,三米规格,比两个人的身高和还是要短一截,全伸直了的腿脚不免交缠。明显王杰希那头过界多点,黄少天心有不忿,伸脚去钩人裤管下露出来的那节脚踝,钩到了就夹住,嘴上叫着哈哈看你往哪跑。王杰希内心对这幼稚画风底下当家做主毫无隔阂的自觉性九分满意,扣的一分是觉着对方血液微循环似是不怎么好,不穿袜子的脚底心偏凉,应该对症补补。于是但凡两个人在,这腿脚横斜的坐姿就成了惯例,实话说不大雅观,还有点肉麻,但反正并不展览给谁看,跟对象亲昵,自己受用,恨不能关起门来挂一牌:搞对象重地,闲人免入。


第七题 接吻与H

这个部分也没有,写短篇H总是喜欢主题先行,这样不好……以后改进方式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语感离家出走了,很惨,不知道它啥时候回来,这就是为什么更新总是很慢的原因(推锅成功)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想出一个本叫故事里的事,列了一堆题目,不知道最后写出来的能有几篇(其实压根塞不下这么多吧) 

想起一个补充下,还想给于黄写一篇很甜的文

但是“于黄”“很甜”这四个字组合在一起,好难,至今还没有脑洞,如果这是当年高考作文题,我现在一定已经失学了!!

 

谢谢大家看到最后!



评论(3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