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9.

“百花的楼哪里都跟蓝雨不一样,只有电梯长得像,也是一个茶色的大镜子,一进去先跟自己打个照面的这种,估计是一个牌子。”于锋这么说。

我说你简直搞得跟回母校观光的校友一样。

“早就想来看看了,没时间也一直觉得不太好意思。”

他面色赧然,说以前觉得不该想这些,实际越是回避其实表示自己越被回忆影响。

这时候是夜里11点,训练楼大部分房间都已经锁闭,整条走廊就只有转角和电梯前的壁灯还亮着。

“没想到蓝雨也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印象里总觉得这里是个特热闹的地方。”

“因为有黄少在吧,他那一张嘴怎么的也能顶十个人。”

“而且在他边上自己的话也会不知不觉多起来。”

“就是,魔性。”

这一层就是几个训练机房,一个战术研究室,要紧的房间门都锁着,但也有可以休息坐坐的地方,转角处搞了一排皮沙发一个茶几。以前还有个经理办公室在角落里,去年挪走了改成茶水间,放了一个咖啡机两个微波炉,可以热点泡面三明治什么的。此外大概跟他走的时候完全一样。喔,还有墙去年夏天训练楼内墙全部刷成了深蓝色,走廊一律铺地毯。用宋晓的话说就是越来越有种高级写字楼里广告公司的时髦装逼感。

但也还不错。

“新装修过了啊。”他伸手摸了下墙,“蓝雨队服的颜色。”

 

走廊尽头的饮水机边上是一片照片墙,他看到了停下来,在昏暗的灯光中仔细辨识着上面的每一张。照片墙这种东西实在很土,尤其是你在照片里而你无法保证自己照得不歪瓜裂枣的时候,所以一般训练中出来倒水我们都会选择低着头假装它不存在。

但此刻于锋看得出神,我也就跟着一起扫了眼。靠上面较早的那些灯光照不到看不太清楚,位置最居中的第六赛季,夺冠那年拍的照片自然也多些,不过底下日期更近的也不少,照片里人头陆陆续续的有变动,但一眼看去又很难觉出这种变化,除非认真比较。

倒还真有了个聊胜于无的新发现:其中一张合照是于锋居然是咧嘴笑着的——一般来说人拍集体照的表情都挺一致,这家伙在别的任何一张上都特严肃绷着个脸,唯有那张例外。

指给他看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刚夺冠颁奖的时候拍的,手里拿着的是冯主席发的冠军键鼠。

“我说你怎么还有笑成这样的时候,原来是夺冠颁奖。”

“这笑得太傻了,”他说,“前辈你肯定不知道我这个时候为什么要笑。”

“冠军啊,开心很正常好吧,你看我那没睡醒的脸,现在特别想回去一巴掌呼醒自己精神点。”

于锋摇了摇头:“其实是因为心虚,自然不起来。太突然了,好像自己才刚加入队伍什么贡献都还没做已经冠军到手,跟做梦似的。”

“你还是当年的最佳新人呢,虽说不是每场比赛都上吧但哪里会没贡献?”

“也总觉得是沾了蓝雨夺冠的光。

“对自己要求够高的啊你。”

就算是捡着的荣誉也是大多数人求而不得的啊,何况又不是没实力。换了别人肯定高兴得意还来不及,少年得志,春风得意马蹄疾,哪会像他这么认真自省。

他说前辈你也太高看我了。

“当然得意过,就差觉得自己牛逼到无所不能了。记得最佳新人评选刚出来的时候黄少就在边上,当时他拍我肩说‘这奖我都没拿过蓝雨以后就靠你啦’……我还把这话当真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头一次听于锋说这种话,不免惊讶。

“咳咳,你这话说的,别告诉我当年在场上蓝雨的主攻手是另外一个同名同姓叫于锋的不是你。”

他忙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有时候就是觉得时间一晃而过,但自己却没什么进步。”

不是不知道于锋的意思,但总是不忍心往那边明说。他觉得也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个担起整支队伍的人,蓝雨连冠军都可以给他,唯独这一点无法满足。

“你丫运气够好的了,就是贪心。”

 “是啊,一开始我的路就太顺了。”他没否认,“最佳新人、冠军队、全明星……一直到第八赛季季后赛对着轮回的周泽楷,自己亲手把队伍提前送出局那会儿,才感觉一下子被狠狠打醒过来,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

我问他在这儿待着没进步就跑去百花什么逻辑,当然是不当真随便说说。

“等等,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树挪死人挪活?蓝雨怎么着还阻碍你发展了哈!”

“当然不是阻碍,其实算是一种认输吧,挺没脸的。承认自己在这里没法变成那个扛旗的人,但是又总是不死心,总想要试试。”他苦笑了一下,“至少今天那场擂台赛……本来真是以为可以赢他一次的。”

"那是你非要跟他比。"

我想除了于锋自己,一般很少人会把他和黄少放在一起比较,毕竟两人职业不同、风格不同、并非同期出道甚至在场上的作用也完全不一样。然而他大约真的从很早就开始执着于这场吸引的暗中对抗,并任其滋长,甚至把这看做他自尊和理想的一部分。最难得的是黄少还配合他,当然比赛中任何一个对手他都会去认真、全力以赴地去打赢对方,但像这样在对抗中慷慨给予他最激烈的情绪、最好的状态来和全身心投入,仿佛宣布对方为自己至高敌人的礼遇,如此的隆重又有谁不会动容?

荣耀的剑圣,蓝雨的利刃妖刀,在场上再飘忽也总能做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巨大存在感。

无怪于锋会这样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如果曾经那抹独特的光芒曾经照亮过某双年轻气盛的眼睛深处,而由今天这场必然会如同慧星再次浩荡划过眼前,哪怕只是一个闪亮的尾巴也会在视网膜上残留许久。

“那还是贪心嘛,位置你要,胜负你也要。”

当然贪心其实不是坏事,既然是竞技的世界就总有那么些有天赋或者没天赋的在内心渴望着登顶当那个独孤求败的存在啊。为了这点“贪心”愿意为此背负骂名,不算置死地而后生也是重新扔到熔炉里淬炼一遍,这样的路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勇气和决心去选的。

至少他于锋做得到对得起自己的内心,也对得起肩上的担子,那就无需管别人说什么。

 

“唉唉……老实跟前辈说你总不会是因为这个才把黄少给甩了吧,我看他怨念大得很。”我八卦兮兮地开他的玩笑,因为此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反正你俩这些破事我都听烦了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一天一个说法。”

“咳。”他垂下头去轻咳一声,“也没什么可说的,其实像我跟他这样……都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事,可还不是没办法。”

你妹,这样说话真是让我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方面还是加点不足的我。

于是赶紧换话题,断断续续聊起以前的事。

他问我记不记得有年刚夏休刚结束,他刚回来第一天就赶上台风。整个区都停水停电,打55对抗到一半只好下线。俱乐部里呆不住,忘了谁起的头变成一群人打着伞出去找KTV唱歌。外面刮也不知道几级的风,那天气哪里打得到车,走出一条半街找到最近一个连锁K歌房被告知也在停电范围内。这时候大家都已经被淋得跟刚从水桶里拎起来的拖把一样了,但也不能甘心,就继续浩浩荡荡神经病一样地走,一直走到几个街区外的一家商场,在电子游戏厅消磨了两个钟头。黄少一直霸在那个跳舞机上把那块毯踩得一塌糊涂满是鞋印,还抱怨没人跟他跳双人模式。

“你也没上?”

“嗯,不太会,而且跳那个总觉得太傻了。”

然后又说到有一次训练完了大家玩一个盲打猜人的游戏,随便挑不同职业的小号进一个特定的房间,不许交流直接开始打,谁先叫破对方而且叫的对为赢。

“定了这规则后黄少就在那摩拳擦掌地跟我开玩笑说一定要记得爆一轮手速,不能跟上的基本可以确定是喻队了,不是再排除。”

“我去,还有这么损的招他可没告诉我!”

不过这游戏是挺有意思的,得分排行是怎样的来着?反正最后喻队被大家撺掇着请了一顿。

“好像我都是瞎猜的吧,蒙对了一次,被发现两次。”

“我跟黄少一共遇上三把,我都先一步把他认出来了,不,最后一把是同时认出来的。”

“厉害啊,怎么识别的?”

“也没什么方法,其实就是尽全力打。黄少水平在那里,”他说,“而且就算明知道是在玩游戏他也不会为了隐藏自己而故意打差一点,我虽然认出来算赢了游戏,但也输得心服口服。”

“也对,他的话肯定是痛快第一……”

 

还说了些什么?他总是问我记不记得,当然都记得。实际根本没有过多少年,何至于就忘了。虽然猛一提起来是会有种遥远的错觉,大概是那个时候更年轻,总有无穷的精力,整天嘻嘻哈哈的,回忆都带着那种曝晒过渡的泛白。今晚于锋的话似乎特别的多,情绪也有些反常的亢奋,是比赛过后输了多少不爽又要掩饰?毕竟一般人触景生情那都是恰巧哪有他这么刻意追求的。渐渐的我隐约意识到他的那些话只是一个类似于狂剑卖血式的积累过程,回忆也好自省也罢,无非是在堆积勇气和线索,不断地把自己向真正想说的话边上推近——对象当然并非我而是黄少。不过反正对我来说聊这些旧事没负担还挺觉得挺有趣,说着还觉出了点怀念,然后也感慨起来。

 

“有时候想想你特么才22岁,冠军有了东家也换了一次队长也当上了,真说我都挺羡慕的。”

哪怕在电子竞技这个更新换代极快的行当中,22岁的年纪也完全能说拥有不短的前程未来,起点还这样高。

“这算什么成绩,说自作自受还差不多。”

“真不是啊,应该说佩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敢去争取,像我肯定就做不到,太不上进了。”

其实这时候说这个很奇怪,毕竟今天他带的队伍输了,他也输给了一直想要赢的人,现在说这样一句搞不好会显得像是讽刺。但于锋显然理解了我的意思并平静地收下了这份褒扬。

“谢了,其实前辈你也可以。”

“不不不,”我赶紧摇头,“佩服归佩服,我的人生哲学也不可放弃啊。”

 

太晚了,他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在下降的电梯里我再一次暗搓搓地鼓动他把那盆草带走。

结果他一句话就把我问住:“植物可以带上飞机吗?”

“……”

不过没事,我可以百度。

就在我埋头百度“植物能不能带上飞机”的时候电梯停了,自动分开的门边似乎有个人影挡在那里。

“差1分钟啊!”

我猛地抬头,发现黄少斜靠在门边懒洋洋地打着哈欠把手机塞回兜里,愉快而阴翳地告诉我们他原本决定30分钟后还没看到“百花于队”从蓝雨训练楼出来的话就去喊保安。

“结果刚好29分钟,你们就下来了。”

老实说一瞬间我的内心有点不明所以的小激动。

这种激动和之前某一时刻试图想挽留于锋多等会儿的想法不谋而合,但其实不算什么美好的愿望,大概就跟看电视剧期待高潮差不多,不在意结局到底是好是坏,哪怕这两个都可以算是我的朋友也一样。或者可以这么说,在围观了这么久,对于双方的认知无限次被F5之后我已经麻木地失去了耐心和对任何一方的倾向,蜕变成为一个又无聊又好奇的冷酷看客。令人失望的是虽然能嗅得到比如今晚是个重要时间点这样的信息,可我还是凭肉眼看不出于锋经过刚才那番“热身”准备是否已经到成功地触发了“嗜血状态”,可以放出(他应该想要放出的)大招了,毕竟真人版的身周是无法出现血舞漫天的壮丽景象的。而如果这时候我可以为这画面在心里刷并且只能刷一句弹幕的话,那一定是: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TBC


嗯……希望不会由两个SJB谁啊的故事晋升为三个SJB都特么谁啊……的故事_(:з」∠)_

评论(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