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一些狼人杀术语,不清楚的可以看看,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写清楚


15.

都是竞技选手,胜负欲个顶个的强,哪怕本来消遣性质的游戏,随便玩玩什么的,不存在的。

一上来不管你逻辑派还是直觉流,踩人号票诈身份都跟放大招一样自信,也不知道里面多少是红口白牙说瞎话。

第5天猎人唐昊中刀,起来一枪带走了自己身边的方锐,后者瞠目结舌露出一个“为什么会是我的”哀怨表情,奈何这时死者已没有了遗言发表权,只能闭嘴悻悻领下这份便当。

场上还剩下6个人: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和李轩。

 

看看周围这几张面孔,孙翔开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女巫,一个双药都用出去了的女巫。

解药是在第一晚用的,救的人是叶修。

作为仇恨拉的最稳当的那一个,他被狼人首刀那真是没什么好意外的。

当然孙翔并不是不会玩的人,恰恰相反他还了解挺多狼人杀里的套路,考虑过对方自刀骗药的可能性,不过像叶修这种就算自刀了也依然会被人怀疑,且大概率不被救的家伙,做这种事就跟没有武功的人当街表演胸口碎大石一样,乍看很秀,收益实在是比较低。

再说这可是有第三方阵营丘比特存在的板子,狼人团队中一定概率会出现人狼恋,狼团队起手冒着人员减损的危险来争取信任,很容易得不偿失。

其实还有一点不能为外人道的原因——因为那是叶修。

对叶修这个人孙翔的心情始终比较复杂。

服气有,心结也有。虽然此时对方已经退役,离那个3.5秒的噩梦也已经过去整整一年,那一点微妙到都算不上芥蒂的情绪却也不可能这么快消解。但正因为这样他才更不想被人看出来有问题,哪怕就像在这样的游戏里,他也不愿意被误会成是有针对性的“见死不救”。

万一那家伙真是狼,大不了之后再把他毒了呗。

但现在毒药也已经没了。

第三天袁柏清在发言中冒领他的身份,声称自己是女巫,当天夜里孙翔毫不犹豫就向他洒了毒。

穿老子“衣服”找真女巫是吧,袁柏清你这头蠢狼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本来孙翔十分确信自己的判断,可又一晚过去,当他发现两手空空的自己还存活在场时,这种确信突然就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盘一下开局到现在的情况吧。”张新杰说。

“第一晚平安夜,白天七人上警。周队查杀老肖,老肖发我金水,两个预言家平票PK,我弃票不投,最后周队拿到了警徽,并在那天把老肖成功票出局。”

“第二天杰希被刀,周队给云秀发金水,但以预言家身份活过第二天导致大家对他不信任,被投票放逐,走前他把警徽移交给了云秀。”

“第三天小袁和于队双死,具体谁吃毒谁被刀不知道,也有一种可能两人是情侣殉情,白天发言到一半,云秀自爆吞警徽,直接进入黑夜。”

“然后就是今天,唐昊被杀,他是猎人,开枪带走了一个,姑且不知是什么身份,而前面云秀自爆算是坐实了周队跟她一样是狼,那么老肖应该就是那个真的预言家。所以现在场上至少走了两狼两神,也可能是三神,不清楚丘比特和情侣是否还在场上。我希望能在今天把链子找出来,不行这一轮也必须推走一狼,这是我们好人赢的最后机会了。”

“至于我,真预言家发的金水,而且没进链子,目前应该是全场最高身份。”他扶了扶眼镜,“我的总结完了,有什么错漏可以补充,过。”

“严谨,完整,佩服。”李轩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不愧是新杰。”

“本人好人,单身狗一个。不过……“他左右看看,咳嗽一声,”咱们这一圈不能都是单身吧?”

“前天晚上虽然是双死,但袁柏清不是说他是女巫吗,显然是他看到自己被刀就毒走了于锋。毒的对不对先不管,总之肯定不是他俩殉情。所以情侣应该还在场,丘比特?感觉不在了。情侣是不是人狼恋呢,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看出来这俩觉得躲着偷情比较有滋有味,也不出来给大伙发狗粮。”

“要说谁比较像……现在蓝雨的正副队都还在场上,说实话,我第一反应黄少天喻文州你们两个看着就像是绑定的,剑与诅咒嘛。但再一想这也太定向思维了点,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拐个弯?”

说到这李轩挠头笑了笑。

“哎,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就不知道这是道送分题呢,还是道送命题。叶神,喻队,我要是丘比特,我也会选择连上你俩。队长领队强强联手,不出意外躺着都能赢。你们也别藏了,我不介意吃你俩的这口高规格狗粮,只要你们直接告诉我出谁,我就跟着投票。场上就剩这么几个人了你们两个战术大师还没看清楚谁是狼谁不是,我觉得这不可能,所以如果你们指不出剩下的那头狼来,那就只能是人狼或者狼狼恋,其他人就必须让你们出局了——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轮到孙翔了,他皱眉看了看李轩,又看了看叶修和喻文州。

纠结地思考了三秒,他开口了。

“袁柏清不是女巫,我才是。”

喻文州扬眉,李轩摸了摸下巴,张新杰眯起眼睛。

但那都不能说是惊讶的神情,意外的反而是收到这个效果的自己,孙翔愣了愣,继而开始解释:“袁柏清是我毒的。他说自己是女巫,那我当然第一反应他是狼,想冒充或者诈我身份。不过后来回想了一下,他从投票立场上一直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而且也帮我说过话……那么也有一种可能,他这么说只是为了保护真女巫。啧,我不知道自己毒对还是毒错了,对了最好,如果错了那这锅我背就是了。反正我才是真女巫,他都没有明确报出过第一晚的银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了一眼他左手边。

叶修眨眼:“我?”“

话音未落,只听作为法官的韩文清咳嗽一声,边上帮记录的苏沐橙连忙提示:“发言中不能对话。”

不好意思,叶修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不是故意违反规则。

“嗯,就是你。“孙翔看着他,”其实我想过有没有可能你是狼人在自刀骗药,但至少应该不是人狼恋里的一方,因为对面没有人保你你才会中刀。总之我希望我救起来的是个好人吧。你和张新杰是我目前在场上比较愿意相信的,论逻辑分析我不如你们,如果没有其他情况,这轮我会跟着你们投。身份说出来,今晚可能我就挨刀走了,走之前希望能投走一个狼吧,当然如果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狼直接一波推赢那更好,所以你最好不要骗我。”

他说晚了,叶修笑了笑。

“放心吧孙翔,我保证你救的就是一个板上钉钉的好人。”

“我就说这局我怎么存活到现在的,不科学,首刀才比较像话嘛。”

“现在女巫跳出来证实我是第一天被救的,那我跟文州怎么可能是人狼链子,要是一对的他上来就刀我,是嫌自己活太长了?”

“上来就自刀也不是我会玩的套路,猥琐,哥又不是方锐。”

“孙翔你毒袁柏清,我看多半是毒错了,他那个发言一听就是打掩护顶包的吧,连狼都没信,不然狼就刀他去了。不过也不要紧,云秀上把自爆吞了警徽,大家想想她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吧?按理说警徽顶1.5票,不该留给自己的狼同伴让他们多拥有0.5票吗?”

他顿了顿,缓缓看了一圈:“说明我们这5个人里,应该就剩了一头狼。”

“只有一头狼的情况下她的这个警徽才会给不出去。”

“给她的狼同伴,那个人马上变成众矢之的,到时候大家一定会团结一致把他送出去,警徽那多出来的0.5票不但没法保命,反而只会加速他送命。”

“另一种做法是把警徽给一个好人,以此做低他的身份。听上去好像可行对不对,实际变数太大了,要云秀真这么做她才傻呢。那个人有发言机会,总可以替自己争辩吧,如果他一直行为很好,也许到投票的时候就掰过来了。就算没有,这招真成功了,场上只剩一狼的情况下,一个好人被推出去了,游戏依然能玩,而且警徽完全可以移交到另外一个全场认定的好人手里,比如张新杰。她的狼同伴还是占不到这0.5票的便宜,所以这警徽留在场上,怎么看都对狼人不利,只能撕了算了。”

“作为一个好人我现在根本不想去分析什么链子,情侣是好人,那再好不过,情侣是两狼,首先我觉得不剩那么多狼了,万一真有那就要死一起死嘛,杀伤力跟只剩一狼没区别。情侣是人狼的话,这会儿大概在绞尽脑汁该怎么屠城,更不关我事。所以我为什么要担心情侣,我只要找狼就够了……韩法官,是这么玩儿的吧?”

突然被点名的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哼了一声,似乎在懊恼狼人游戏无牌可罸。

“所以问题就剩咱们这五个人里谁是狼了。新杰,全场踩不动的铁好人,咱们好人阵营里的自由女神像,屹立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孙翔的你的话我也信了,不是因为你救了我,而是因为你说的那些确是个女巫的心态,至少比走掉的小袁更像那么回事。“

”剩下三个人,黄少天这局话少的不正常,嗓子也没毛病啊,状态说不清反正挺怪。但咱们不能因为这个就断定他是狼对吧,说不定人以前玩这游戏次次发言超时被打断,索性就修闭口禅了呢?这得让更熟悉他的人发表意见,我就等着我右边这位来告诉我了。当然喻文州你自己的嫌疑也不少,一开始跟小周站边,可别告诉我是被他美色迷惑了。我记得你还帮他说过一句话特别有意思,‘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狼人团队才会选择让周队来悍跳?’我看你就挺干得出来的。开局就准确认出老肖是预言家,让小周起来先手发他一个查杀搞得他那么被动也像你的手笔。”

“但问题最大的还得是李轩你,就是因为你刚才那番话。对链子敏感的不正常,说要情侣出来发狗粮,还那么信誓旦旦的指着我和文州说你们必须怎么做不然就是狼,那要情侣是好人呢,跳出来正好让你一刀带走俩?”

“再说这一局游戏里我和喻文州所有的举动都不共边,恨不得都要掐起来了。记不记得第三天的时候他还想把我做成抗推位过,如果不是云秀自爆中断发言,我可能就被他煽动得投出去了。我们还能是情侣?这些事实你都不提,只说如果丘比特连蓝雨这俩太常规了所以拐个弯会连我和文州,你这逻辑哄鬼呢——不,应该说是你虚空阵鬼哄我呢?”

噗,连苏沐橙都忍俊不禁了,但边笑还是要边提醒:“发言只剩15秒了。”

“行我快说完了,我觉得狼应该就是咱们的李轩大大了,投他出去游戏估计就结束了,不过归票也轮不着我,有张新杰呢,新杰你看着办吧。过。”

“到我了啊。”喻文州笑笑,首先转头看向黄少天。

“我也少天今天状态是不太对。不过他挺能演的,说话不说话,说多少,可能都是做给咱们看的,我觉得不能靠这个来分析有没有问题,要看他做过什么事。目前看来,除非他是头隐藏很深的倒钩狼,不然整体表现还算比较阳光?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骗倒我了。”

“叶神的话我同意一半,当然是说我跟他不共边的那一半。我又不是神仙,只是个没功能的闭眼玩家,加上以前没和周队玩过,一次判断失误,这很正常。熟人玩这个游戏,过往印象分实在很难完全剔除,我承认在第一眼看到他们对跳的时候心里就比较偏向周队而不是战术上坑过我几次的时钦。而且警长竞选时小周跳出来先发警上一个查杀,确实很有说服力,在PK台上也表现得很镇定,反而是时钦可能在这个压力下有些紧张,疲于解释,让我当时很难去相信他。不过投错就是投错了,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要用这点来打我,我接受。但我觉得应该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我对孙翔的身份仍然存疑。女巫可以早跳,发银水,给好人信息,现在现身却非常不合适——太晚了,狼人的胜利条件可是屠边,杀完所有神或所有村民都可以,如果你是场上最后一神,会在这时候跳出来给狼人指路吗?再说女巫并不是唯一知道第一晚谁挨刀这个信息的人,狼一样可以知道。他还有一个值得怀疑的举动,当时我想提被云秀的自爆打断了,你们回忆一下,他在警长竞选环节变过票。”

“至于李轩,虽然刚那段话确实听起来问题很大,但我也要客观地指出一点,他之前的行为都是作好的。他没有参与警长竞选,两次投票都投给了真预言家时钦,踩过已知是狼的云秀,甚至我觉得行为上他要比孙翔正面的多。当然如果这都是安排的战术,那我只能说很隐忍,很聪明。”

在他之后还有两个人发言,都挺短的。

“我是白痴。”黄少天一摊手,“不是那个白痴,那谁你笑屁啊,白痴神的白痴。前面话说的少是想用用这张牌的功能,让你们觉得不对劲把我投出去,继续坐在场上想说什么说什么,还能打乱顺序插个嘴,不投票而已。结果可能太低调了,没体验着,当然现在就别投我了,一共不剩几个神了。”

“至于投谁,我听张新杰的。”

张新杰则思索了很久。

“李轩吧。”他最后说。李轩欲辩无言,郁闷地拍了下大腿。

这一轮喻文州投给了孙翔,李轩投给喻文州,张新杰、黄少天、叶修、孙翔都投给了李轩,李轩离场,游戏却还在继续。

又一个晚上过去,剩下的五个人睁开眼睛,被告知又是一个平安夜。 

怎么会?游戏没有结束吗?

法官表示没有。

“看来是人狼恋导致狼和狼之间起内讧了,”张新杰摘下眼镜擦了擦,“孙翔你先解释下前面提到的变票问题吧。”

孙翔有点急了:“不是我变个票怎么了,变过票就不是好人了?第一次只有不上警的人才能投票,我投的小事情,是我给他机会站上了PK台,本来我是想继续投小事情的,但看周泽楷那么有气势,想想还是得支持下现在的队长,这才投了他,一人一次,也算很公平了。刚才喻文州也说了,小事情自己发言表现不好,不是投票人的问题。而且现在我很晕,昨晚是空刀,这时候空刀,狼人还特么想不想赢了?现在还揪着这点不放有意思吗,你是好人我不怀疑你……不过不会是你跟狼人绑在一起了吧?”

“我也搞不清这什么状况,法官你能提示下么,“叶修问,”不能,好吧,我估计是因为什么第三方阵营,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大家一起把喻文州票出去不亏,能搞得出这么复杂局面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当然有。”喻文州把话接过去,“那个人就不是你吗,叶修?”

“要不是昨晚空刀了,我可能到现在都不敢肯定你就是狼,你和孙翔是被捆绑在一起的人狼恋吧。就因为他是女巫,你才放心敢在第一天自刀,因为知道你的链子一定会救你。这样就可以解释孙翔之前为什么会变票,也敢于在这个时候说自己是女巫了。空刀是因为昨天夜里你的狼同伴想杀孙翔,你不同意,你们争执不下,到最后也没能达成一致。你的狼同伴只能是少天,他已经知道你进链子了,狼已经没有办法赢了,但人狼恋还有机会,对不对?这一局我会投孙翔,甚至我建议狼也跟着我一起投。”

“投票吧,”到了黄少天这,他直接翻了个白眼,“我什么都不想说。”


连黄少天都不想说话了,还能怎么办,那就投票吧。

叶修投了喻文州,自暴自弃的孙翔投了张新杰,剩下黄少天、张新杰、喻文州三人的票都举在孙翔头上。

“靠。”孙翔起身走人的时候踹了一下凳子,明显很不爽。

他是一个人走的,看到这个结果让张新杰顿时明白自己是被喻文州绕进去了,再加上黄少天配合的表演……太迟了,他知道自己必定死在接下去的那个夜里。

“交牌吧叶神,”天亮之后,喻文州笑眯眯地开了口,“我们赢了。”

“你交牌吧,”叶修原封不动地把话还给他。“是我们赢了。”

喻文州愣住,转头看一眼身边的黄少天,又回头看向叶修,笑容渐渐凝固在脸上。



游戏结束无缝衔接着复盘兼狗男男——不、狼男男情侣讨伐大会的开始。

“万万没想到是你俩狼狈为奸,把我们好人骗得太惨了吧。”

李轩带头控诉,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我一个白痴这么无辜被人带出局已经很惨了,还要被狼把我的衣服捡起来穿,你们也不看看是他像白痴还是我更白痴。”方锐已经气到口不择言了,“唐昊你这枪真的……唉我服了。”

“倒数第二夜空刀这想法厉害,喻队那段分析的,我场外听得都信了。”

“可不连咱们逻辑大师新杰都信了。”

张新杰表示我是讲逻辑的,但开局刀链子这种事你能用正常逻辑去分析?喻文州分析的已经是当时场上最有逻辑的一个推测了。

“其实楚队吞警徽,让人误以为场上只剩下一狼这个操作也挺秀,总得来说这盘狼配合的真挺不错,如果中间没出叛徒其实应该会稳赢。”

“没办法,天要下雨,狼要嫁人,娘家狼自认倒霉吧就。”

“以为赢定了突然被同阵营多年好搭档插刀的感觉怎么样?”

成了被重点安慰的对象,喻文州也是相当无奈:“终身难忘,不会爱了。”

完了完了,连喻队都不会爱了,我大荣耀第一CP剑与诅咒今天眼看是要拆伙,作孽啊……调侃和笑声交织成的喧嚷里黄少天偶然一转头,发现叶修正毫不遮掩、兴味盎然地看着自己,一下视线转开也不是不转也不是,只好死猪不怕开水烫地瞪回去。

“游戏都结束了你俩还眼神交流什么呢。”方锐眼尖,捕捉到了。

“是这么个事,”叶修清清喉咙,“你们别忙着骂,谁先来回答一下我——到底谁是丘比特啊?”

“我靠,”黄少天实在没忍住,“搞半天你也不知道?”

“我。”说话的是王杰希。

众人惊讶,老王你这个浓眉大小眼的,居然不声不响地搞出了这种骚操作。

“有什么问题?”王杰希反问。

所有人里大概只有叶修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然也不可能说。

“没问题,这不是赢了吗,夸你连的好呢, 谁都猜不到的魔术师走位。”

“呵呵,如果你们不那么早把我杀了游戏会结束的更快。”王杰希不吃这套,反而冷冷指出,“黄少天我不是没暗示过你我身份,第一轮你发言的时候我对着你咳嗽了好几下,结果当天晚上你们狼人偏偏就对我动刀。”

“我靠,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这北方空气里灰大咳嗽几声怎么了,你暗示的那么委婉谁能知道!”黄少天据理力争。

“算了算了大眼,”叶修也过来帮腔,“他连我都敢在第一天下下手刀,要不是哥人品好女巫愿意救,这局一开局我们就得躺平。你看这个人连自己命都敢拿来赌,你还真不服不行。”

“看吧,这就叫新人进洞房,月老扔过墙。”楚云秀笑眯眯地上了句俗语。

众人哄笑,又说都进洞房了是不是得有什么喜酒啊喜糖啊,赶紧的安排上,弥补一下大家被你俩一路欺骗受伤的心灵。

“请客吧!“苏沐橙贴心地提示,”十字路口那家商场里新开了家喜茶,名字也刚好哦。就是太火了,叫不了外卖,得自己过去排队买。”

那就这个了,其他人纷纷表示可以,排队买才有诚意,叫外卖岂不是便宜你俩了,必须排队。起哄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眼看这几天两人之间气氛古怪,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也乐见现在有点破冰的趋势,愿意加把火。

再下去不知道这些人会说出什么来,叶修冲黄少天点了点下巴。

“成吧,请就请,咱俩走一趟?”

黄少天皱眉,脱口而出:“我去就行了。“

说出来他又立刻觉得自己没意思,干嘛整得跟受不了起哄的中学生似的,就有点僵在那里。叶修倒是不意外,之前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尴尬是两个人的,不一起行动自己也轻松,便伸手掏了掏口袋,拿出钱包递过去。

“那你出力了,钱总得我掏吧。”

黄少天一愣,只听对方又放低声音加了句:“点完直接回来就行,不用等着做,沐橙说那儿有代排队的黄牛,加点钱他们肯送。”

刚说完兜里手机响了,叶修接起来喊了一声刘局,人就往外走。黄少天无法,只能转头冲一堆人挥了挥手里的钱包,看到没看到没,难得领队请次客你们使劲点吧就,喝什么发我Q上,想不出的我就默认给点最贵的。



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遇上一辆保时捷正在大门口过安全闸。

基地里没见过的车,黄少天不由多看了两眼,心想哪个领导这么虎开这个。

他接着往大楼走去,谁知那保时捷从后面跟上来,居然在他身边停下了。

车窗摇下,驾驶座上那人探出头来:“您好,请问——”

黄少天有点想笑,这下总算知道刚刚对这车那一丝诡异的熟悉是从哪冒出来的了。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迥然不同的气质,论坛八卦帖的真正当事人。

“来找叶修的?”

“可不,看我这张脸也知道,”那人微笑,“他没跟我说在几楼,刚刚打他手机又关机了。”

“四楼,他自己有个领队办公室,不过也可能在机房,我带你上去吧。”

“好好,谢谢。”叶秋说着把车往边上一靠熄了火,想到什么略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还是麻烦你叫他下来找我一趟,我后备箱里有好几个家里带来的西瓜……”


四个十多斤重的大西瓜稍后被送去了食堂,让师傅先拿凉水浸一浸,正好晚上切了当餐后水果。

遭遇了全国家队全体成员一通“久闻大名”式的围观后,叶秋被他哥捎回了自己宿舍。

“搬不动怎么不叫我下去,“门一关叶修有点皱眉头,”让我们队里的帮你拎这个,打游戏的人手都是宝贝知不知道,我一退役的无所谓。”

啊??叶秋茫然。

“没这么严重吧?”这下他怪不好意思的,“其实也就进大楼和电梯出来那么一点儿路,最沉的那袋是他跟我一手一边拎过来的,他又挺积极说要帮忙我就没多想……”

他这一说叶修自己也觉得有点矫枉过正,当然主要黄少天手刚好有那么点状况,容易让人紧张。

“嗯,你说的对,是我小题大做了,瓜哪来的?”

“老头子他老战友自己种着玩的,一共送来那么几个,我要尝都不给。”

“不是他怕血糖高自己吃不了?你要想吃留下晚上跟我去这边的食堂。”

“晚上约了饭局谈事,我忙着呢。”叶秋回身从一个纸袋里接连掏出些瓶瓶罐罐,“都是些维生素、深海鱼油什么的,每天怎么吃步骤上面有贴条。”

眼看着床头柜上平空就多出来了这么一整排,跟列队士兵似的,叶修只觉得头疼:“怎么比姑娘的护肤品还复杂。”

“得了吧,就你还知道姑娘怎么护肤呢,我一个有对象的都搞不清楚,”叶秋逮着机会还不赶紧嘲上这混蛋哥哥一句,“你也别嫌妈多事,以前我也烦这个,忙起来发现真有点用,瞧你黑眼圈比上回我见你时重多了。”

“得,知道了,还有什么旨意要传达的?”

叶秋不乐意了:“我又不是传声筒,除了捎东西,自己想过来看看不行?”

“没说不行,”叶修瞅着他笑,“所以都观摩出什么感想来了。”

啥也没看着啊,叶秋无奈:“我早上来是不是就能赶上看你们跟K国队打练习赛了?”

“想多了,对外保密,媒体都没告诉,还能让你看。”

“算了,让我看我也看不懂,”叶秋还算有自知之明,“不过好歹亲眼看到你们荣耀国家队这些人了,怎么说,感觉跟电视照片里看到的不太一样。”

“又不是偶像明星,别来不上相这套了吧。”

“那倒不是,本来以为整天坐着打游戏的嘛,虽然现在名义上也叫运动员了,总归比较宅。今天看到真人了发现我以前还是狭隘了,个个比我平时接触差不多年纪的那批看着还都更精神点,重要的是眼睛里有东西。理想?追求?还是什么?我说不好,反正不是为了钱,也不图自己过得舒服。 ”

“废话,“叶修冷笑,”没点追求的根本来不了这里。”

“哎,所以就更想知道是哪个了。”叶秋眨眨眼,话里忽然来了个大拐弯。

“什么哪个?”

“别装傻,就我跟晓玥被拍的那贴,把我认成你你还得去跟人解释的那个,当时你不还跑来管我要我俩的照片吗?这么上心肯定有问题,一般人你就将错就错了,才懒得多说。”

“我说怎么突然勤快,搞半天奔着看我八卦来的,”叶修倒也不否认,“这不都看了一圈了,你自己猜吧。”

“让我说中了,还真是其中一个?”叶秋眼睛一亮,顿时来了劲,“有个白高帅乍看特别打眼不输明星的,是什么枪王对不对——不过应该不是他。”

“为什么。”

“高了点,一米八往上吧, 主要是比咱俩高。”叶秋伸手在头顶比了比。

“确实不是,不过这跟身高没什么关系。”叶修嘴上这么说,心里琢磨其实可能还是有点关系,要不怎么说同卵双胞胎彼此知根知底呢。

“还有个听我自我介绍完眼神特别凶盯了我半天,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再一想这不就是网上说你那什么多年老对头么,他这态度是不是有点什么?”

“你放心,这个绝对没有。”叶修决定还是要替韩文清澄清一下,“老韩看谁都那样,他看人就是小学班主任拿到你冒充家长签名考卷时看你的那个眼神,你心虚是正常的。”

“那是不是那个眼睛特别大,穿一身superme,一乐嘴角就有笑涡的……”

“行了别猜了,”叶修索性直接告诉他,“就那个帮你拎西瓜上楼的。”

“他——黄少天?”叶秋张了张嘴,“怎么会?!”

“有那么奇怪?”轮到叶修奇怪了。

“奇怪倒不算。挺潮的小男生,仗义热情人也好看,上楼的功夫被我问了几句关于你们作息的事回答了一大串一点不嫌烦,就是觉得不太像。”叶秋说,“不太像你们那圈的。”

“我们那圈?我哪圈也不是。”

“反正你懂我意思,就是看着特别直呗,天生讨女孩子喜欢的那种,那我觉得你可惨了,我算是知道你这事为什么近水楼台却始终八字没一撇了……”

“你笑啥,”他停下来,看着那张跟自己七八分像的脸,“我说错了?”

叶修只是笑。

笑完他慢吞吞地说,没有,基本正确,少天这人就是你说的这样,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他很喜欢我的。”


TBC

叶秋来训练基地找叶修,跟阿黄打了个照面这一幕是这篇文我想到的第一个场景,现在总算写到了……其实之前有过一版开头就是写这个,不过推翻重来了


评论(35)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