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年初说了要写一个频频上炕的叶黄,趁着生日月和七夕开个头吧,随缘填

生肖梗,妖怪修仙靠乱搞


1.

“乾隆年间的抄本,孤本。当初除宫里藏的一本其余凡能找到都烧了,大概觉得它邪门外道,别的双修纪要都是只讲男女。四十年前跟一堆封资修旧书捆一块扔在废纸处理站,差一分钟就会被扔机器里解成纸浆,要不是当时工人突然发现包着书的报纸一角上有个伟大ling袖像……”

黄少天懒得往下听,劈手夺过来:“讲这些干嘛,这书还没我老。”

“那也是古籍。你小心着点。”王杰希坐着,端杯抿了口热茶。

“有心了老王,谢不多说,你这个猫爬架到付的邮费我掏啦。”古籍大喇喇卷起往裤兜里一塞,他也就谢人的时候有这点亲热劲,“你忙你的,我先走了。”

“马上下暴雨也走?”

“走走走,十多个件没送完呢。”说着人已经回身一步跨出了门。


这是个大四合院,过去的贝子府。天井里好多猫,黑的白的花的黄的,一个个乖乖趴地上一动不动,跟青石板上长出来似的。

是狗没有不撵猫的,这是天性。黄少天蹲下,随口发出些呜呜汪汪的声音逗它们,一面回头问:“哎呦呦,奇了怪了,几个月不见这些猫怎么给你训这么听话的?上次我来都还一个个弓着背冲我龇牙咧嘴,喉咙里好像摩托车点火一样噗噗个没完。”

“我可没训。”王杰希的声音悠悠从屋里传出来,“是你今天身上龙味太重,吓着它们了。你自己难道不会闻?”

黄少天愣了下,闹了个红脸,还真抬手凑到鼻子前嗅了嗅。

“有吗?没有啊。”他自言自语。


院门外戳着一棵大榕树,一辆蓝白相间的快递专用小电驴停在树下。

繁枝茂叶刚巧把门边的竖条字牌遮了一半,拨开才能看到全称:“中国民间事务协会北京办事处”。

这名称太五里雾中了,民间事务是哪些事务呢?不过没人在乎,大首都这种分门杂类不知道干嘛的这协那会多了去。单位名牌边上还有块“办公场所,游客止步”的告示板,中英日三国语言俱全,可也拦不住隔三差五的总有老外过来敲门问院里房子租不租的,王杰希就喊刘小别拿笤帚赶人出去。

王杰希会观天象不错,然而他刚说马上下暴雨这点,压根用不着观,闻闻空气里的闷湿腥气就知道,更别说手机里还有防汛办发的通知。黄少天抖开一件黄色半透明雨披给自己套上,骑着小电驴一路出去,没少遭胡同里路人的侧目:这人咋回事,明明天上还有太阳呢。结果一出了胡同口天色一变,风卷云动,打个响指的功夫雨就哗的下来了,像一床水做的被子,盖得你明明白白,放眼望去整条马路上恐怕就只有他还囫囵保住了头脸。

但黄少天其实是不怕淋雨的。

他就是天生地养出来的一条野命,怎么会怕?百多年前成妖的那一日,狂风骤雨中他在山腰上一路叫一路跑,天雷就追着他的后脚跟,跑得够快才不会被打到。后来到底还是有一截尾巴尖被燎了,火辣辣的,是雨水又让它很快凉下来,觉不到疼,只有兴奋。就那么一直跑到云开雨散,对着太阳抖一抖,水珠四溅,那简直爽快之极。

当然那会儿他还没学会化形,不像现在,为混口饭成天维持着个人样子。当人就不能胡天胡地了。再说这一车的快递也怕淋啊。顶着风雨又往前骑了一段,过了新街口,眼看雨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闪电还动不动把天噼啪撕条缝出来,简直像怕人不知道这气象来头不一般。但话说回来,反正不是冲他来的。

转眼路面积的水已经没了脚背,雨大是一方面,这城市排水系统不好也是实打实的老问题,尤其立交桥下是重灾区。再下去他怕把小电驴开熄火了,车是快递公司统一配的,不白给,交着押金呢,坏也得自己修。黄少天心疼这个钱。于是在路边找了个有几级台阶的建筑,把车往角落一锁,剩下几个纸箱子取出来用一块布裹起来打个结,做成个包裹搭在肩上。

之后的事可不能让人看见,看见直接送半年工资就全交代了。好在大雨是天然的遮挡,四下里昏腾腾的可视度极低也没人有闲心东张西望。黄少天侧身钻进两堵墙之间的窄缝,右手伸出来,手腕上显出细细一道竖直的蓝线。蓝线越发明亮,往外一抽便是一柄利剑破骨而出。他纵身往剑身上一跃,口中轻咄:起!霎时间整个人腾空而起,黄雨衣一头扎进浩浩雨幕里。


御剑术实在是术法三千里的旁枝末节,尤其这个时代,早没几个人使了。也就是黄少天从前爱看还珠楼主的《蜀山奇侠传》,特意找了来学——现在只能用来送送快递。

收到货的妹子惊喜的不得了:“雨下这么大,我以为怎么都得明天才能送呢,没想到小哥哥你还是来了!东西也没淋湿,太好了。”

“风雨无阻,应该的应该的。别忘了在app上给我打个好评,谢谢美女!”

一串话顺溜得堪比报菜名,说完一笑亮出一侧虎牙,是帅的。其实他平时老在这片派件,这姑娘又是网购常客,早记住了他,每次都给的5星满分。

今天运气好,没遇到拒收或者疑难件,十几个大小包裹派完,家里没人的放楼下易速递再发个短信过去,一天的活就算基本搞定。

这时候雨也小了,雷也停了——水淹四九城这一幕到底没上演,或者只是暂时被压下去了。他踩着浅浅的积水走去提回自己的小电驴,去附近的快递点打了个卡,然后回家,顺道去超市捎上半爿新切的西瓜。

上楼时琢磨着叶修多半已经回来了,黄少天特意在掏钥匙前先把瓜放在地上。他死也忘不了上次那回想着晚上添个菜买了水煮牛肉回去,一开门被人一把抓过去顶到墙上又是亲又是啃的,浓赤红油的一盒牛肉连汤全翻在自己脚背上,长水泡加蜕皮连苦了两礼拜。可再不能重蹈覆辙。


好在是无事发生。

叶修端坐在房间中央,一手支着下颌,正用个电磁炉煮面。看见他,筷子搅一搅面条:“吃吗?吃我再下一包。”

又煮泡面。黄少天一直很纳闷,你不是道行高吗,为什么不干脆辟谷?

不过换他他也不辟,反正丢弃口腹之欲也换不到即刻飞升,倒还不如努力加餐饭,趁还在人间。

活得久了,他是经历过不止一次乱世饥荒年的,饿到啃树皮也有过,这种噩梦一样的日子回忆一下都要胃反酸,所以该吃还是得吃。

趁着他弄面条的功夫黄少天去了趟房间,把带回来的那本讲怎么双修的小册子往床头柜缝里一塞。其实要修也是两个人的事,都不知道在心虚什么。

后来叶修问王杰希那有什么事没的时候他也说没有。

“我在分拣那看到他新买了个猫爬架,巨大一个盒子别的同事也不高兴送,我就做好事给他送去了。”有这么大,他比划。

叶修呵呵:“好徒弟在外面趟雷呢,这王大眼还真坐得住。”

“哪个?”

“高英杰,他最得意那个,我估计就是老王特意放出去历练,不然今儿这场本来该归他管。”

“小孩本事怎么样啊?”

“还行吧,就是有点怵大场面,经验不够,房山那边山体弄塌了一个角,好在没出人命,我给顺手善的后。”

“不是吧,王杰希这个师父当的,这种事都要安排……”黄少天咬着面条呜噜,忽然咬个什么挺有韧性的,眼前一黑,“你往面里放的什么肉?”

“就你搁冰柜里的。厚了点,我给片了片不然煮不熟,刀工是不是不错?”

“…………………………”

四百多块钱买的雪花黑毛牛眼肉,本来准备哪天煎牛排用的,就被这么切吧切吧扔泡面里一锅煮了?

“为什么不放火腿肠?”捞起面条发现碗底还有一叠肉,黄少天想哭。

“不是你上次嫌弃那玩意里淀粉多,还不够你磨牙的吗? ”叶修把自己那碗也翻了个底朝天,又夹起一片扔个他,“来,都给你。”

他对他是真不坏。这个想法在心里掠过去,但紧接着黄少天还是要吐槽,其实他自己都没那么守着原身的饮食习惯了。

“咳,跟你商量个事啊老叶,下次煮面呢你还是照老样子放点榨菜火腿肠就好,火腿肠才是泡面的最佳搭档,我再也不嫌弃了。”

“不好吧,那些毕竟没营养,你长身体呢,光吃那个头长不高。”

黄少天差点一口面条喷出去。

他化形那会儿心比较急,明明想的是个猿臂蜂腰帅气英武的大侠样,实际却定格在了像是少年到青年就差一口气的那个关键点上。化了人形就不能改了,叶修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什么长身体,不就是在拐着弯嘲他矮——凭什么?!你不就只高出那么一点点。不过如果他要是比本体……靠,那也忒欺负人了。

“滚滚滚,长身体你妹,操心这么多干嘛,你是我爹啊。”

“唉,乖儿子。”叶修从善如流,顺口玩了一把父子情趣。

黄少天垃圾话秀他不过,只好捧碗喝汤。又想算了算了,牛排再买就是。明天勤快点多发几个件,别看快递这工种没门槛,月入一万不是梦。人爆爆肝都能做得到,他这个妖还做不到吗?

想到这里他用后槽牙狠狠咬着那些满是调料包味道的肉,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赚钱,对面那位神可以不管这些,而对于他们这些修炼的妖来说,财、侣、福、地——财可是第一位的。


TBC



评论(26)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