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抱歉这篇断更了这么久

8-9 再之前的链接在8-9里


10. 

穿过黑灯瞎火的楼道就像走在大雨的肚子里。 

好在训练大楼内部走道四通八达,下楼直接过去连伞都不用带。

从食堂门外看里面也是一片黑,一瞬间黄少天以为自己被晃点了,推门进去才发现角落里留了盏小灯。做自助砂锅的电磁炉此刻正插着电,锅里水滚了冒白烟,叶修陆续往里扔了面条、西红柿块、两把油菜——这个天不可能出去买,应该是向后厨讨来的。

“我还以为三分钟泡个面就是你的极限了。”

“本来是,”叶修头也不抬地往锅沿磕了个鸡蛋,“结果之前有次超市方便面打折没看清搬了三箱非免煮的回来,舍不得扔就练出来了,平时没机会展现而已,你算赶上了。”

“是不是真的啊,你确定放盐了?”

“当然放了,除了盐还有榨菜呢,站那干嘛,过来坐,尝一口又不会死。”

黄少天耸耸肩,说来奇怪,就在来的路上他还蓄着些说不清的抗拒,甚至希望那段路能走久一点,像是在拖延着不想这么快面对叶修,但等真见到了人,那些不明所以的烦躁和心虚却又像被戳破的气泡一样瞬间消失于无形。也许是意识到反正瞒不过对方的洞察,索性坦然了。

走近过去一团热腾腾的雾气漫过眼前,说实话,还挺香的。

他小声嘀咕:“这算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么?”

叶修咬着烟回头一乐:“看来还是有点怨气的嘛。”

“有啊,谁让某人自己说要PK结果上来却放水。”

“放水?”叶修摇摇头,关火捞起面条盛碗,“这个真没有,实实在在一年没系统训练了你以为我能打成什么样,再多找两次手感也许能好点儿——你也别把哥当神。”

“要点脸,谁把你当神了!我不过就是……”

就是什么呢?感觉这反驳颇有此地无银的嫌疑,黄少天陡然卡了壳。叶修趁机把冒着热气的面碗推过去,说还愣着干嘛,你这样冷落刚出锅的面它要伤心的,先吃吧,有什么吃完再讲。


于是接下去的几分钟里,两人一个低头吃面,一个默默抽烟。

烟圈徐徐上升又降下,黑暗中雨声似乎有着某种放大空间的效果,暗处看不清的一排排桌椅像是无限延伸开去,把食堂变得有一个操场那么大,或者更大,接着无边无际的雨水,他们所坐的这一隅则是漂浮在其中的一小片孤岛。不过大概有壁灯照着,面汤是暖的,孤岛上不止自己一个人在,这一刻竟是意外的平静和安宁。这是这些天来自己第一次真正获得平静的时刻,但越是这样黄少天就越清楚不能任由自己沉湎于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面碗终于见了底,他还颇为珍惜地把最后几口汤都喝完才放下筷子,抬起眼清清喉咙。

“老叶你再给我支烟呗。”

“怎么,哥手艺好到你都忍不住要来根饭后烟回味的程度了?”

叶修上下口袋一摸,只摸出个憋了的空烟盒,干脆把嘴边那半截递过去。

“知道你没瘾,意思两口得了。”

黄少天略一犹豫,还是接过去,不过真只抽了两口就又还了回去。

他仰头把烟雾吐在半空,就在这一呼一吸间姿态完全放松下来了,摆出了做好一切准备的神情。

“现在能直说了吧,检验结果是什么。”

“嗯?”

“我现在这个状态还适合待在国家队吗?”透过烟雾,他的眼神很认真。

 

尽管多少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问,但真听到的时候叶修心还是免不了咯噔一下。

时隔一年,来这之前他也曾用了一支烟的功夫略想过这队人里谁可能会出点什么样的状况,像是第一次入选的人能不能适应,姑娘们的临场,老韩的年龄状态,包括前阵子听说方锐的腰怎么着闹了点小毛病。一圈下来唯独没想到过黄少天。这和感情因素无关,单纯就是对他比较放心。网游里摸爬滚打出来天生自成一路的存在,比起后来一早接受系统训练出来的那些更注重直觉的机会主义者,都不必费心安排,搁场上随便怎么玩消失,只要对面一有机会总能拿下,要是他都拿不下的换别人也一样。

结果现在偏偏是他出了问题。

有问题总得点明,黄少天不是什么说不通的人,他有天才的骄傲但并不刚愎自用,这点很好,然而眼下他似乎“通”得有点过头了。下午在机房逼出的那点负面情绪此刻已然收拾得干干净净——叶修倒也不是非要他在自己面前展露出这些,但像这样自己对自己不留半点情面,像个旁观者跟你就事论事,看似理性,其实也是种跑极端。太冷静的黄少天本能地让他觉得棘手,还是平日里活力四射叽叽喳喳的那一面可爱得多了,叶修心道,所以我只是口嫌体正直地嫌他吵?没什么理由地,他忽然记起几年前把人喊来网吧帮自己打副本那个晚上,那时候比自己小三岁正值当打的剑客也是这么自然而然地说出“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将来不会被俱乐部交易”这样的话来——不是说说而已,恐怕他是真这么想。

 

“下午你走之后,文州差点跟我吵起来了。”

再开口时,叶修没有直接回答前面那个问题。

“啊?”

“也不能算吵吧,就是质疑了几句。不过这事确实怪我,之前团战的安排我跟他商量过,今天这出属于临时起意,事先没通过气。他觉得方式太极端,怕真刺激到你出什么问题,你俩一个队的,他考虑得多点很正常。”

“不是,你别乱想,”黄少天皱了皱眉,抢着说,“队长他只是担心我不是有私心——”

“我没说他有啊,”叶修打断他,“再说有又怎么了?”

他说:“这又不是打仗,谁都没有非上不可的义务,有冲突有偏重的时候个人选择不来都行,不瞒你说就连我回来当这个领队都有我的私心,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不想。黄少天条件反射般小声回答,假装看不到对方脸上意味深长的笑。

“靠,老叶你说这些到底几个意思,你当我傻啊,得多没脑子才会觉得你让他们跟我PK是故意跟我过不去,要不那么逼一把也试不出我真实状态,不就是这么回事吗?话放在这,别说刺激一下,为了比赛让我走我也接受,要是队长那还有意见我去跟他解释。”

“干嘛,急着表决心啊。”叶修喷了口烟,“用不着,文州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被他问完我也反思了一下,觉得确实有点托大。是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法,会不会刺激过头,如果反而让问题变严重了怎么办?之前我跟文州说有什么我担着,但谁都知道这就是句大空话,我倒是想担着,问题是怎么可能担得起——”他顿了顿,目光下移,“哎,说真的,你手没事吧?”

 

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茫然而迅速地摇了摇头。

然而下一秒他却又对自己这个回答犹疑起来。

因为不确定提问的范围:是指今天的车轮战下来有没有事,还是指半决赛以来?

接着他忽然意识到叶修似乎是第一个问出这个问题的人。

在此之前不管是战队经理,还是喻文州,抑或蓝雨其他队友,他们当然都对此很关注,却又不约而同采取了小心翼翼不主动过问的态度,还是自己从医院拿回报告后先说的没事。

只有眼前这个人不加掩饰地问了出来。

其实真的没什么,不管是出于领队的责任还是作为朋友的关心,这么问都很正常。但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周围光线太暗,叶修声音又放得太低,让这句沉沉灌入耳内的话听起来如同一个咒语,解除某种禁制的咒语:数日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骤然断开了,层层心事像回南天的霉点般猝不及防地冒了出来,一颗心挤得厉害。

妈的,我凭什么要回答这种问题?!

我手能有什么事?我手好得很!不信有本事再来PKPKPK啊大战三百回合看看谁先不行……

真想这么大声地回答出来,如果可以。

“到底怎么样,说你自己觉得,”只是摇头显然打发不了叶修,“我知道医生那说没大碍,如果你没脑残到用假病历忽悠喻文州的话。”

黄少天张了张嘴,太阳穴里突突直跳。

“……我不知道。”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漂浮在阔大的雨声中。

“有什么不好说的,感觉而已,又不是让你给自己写诊断书,”叶修伸手抖落截烟灰,“就像十赛季最后一局那6.5秒爆发一波打完,下来我就知道玩大了,这可不是歇一两天能回来的,说了不怕你笑话,当时颁奖我那手抖得奖杯都拿不稳。”

“所以你才退役?”黄少天一震,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

“不完全是,还有别的原因。”

“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叶修不答反问:“如果今年夺冠的是蓝雨你会打算退么?”

“当然不会!”黄少天秒答。

“那不就行了。情况不同,参考不了。”

黄少天便没有再问下去了。没有哪个竞技选手会喜欢听到退役这两个字,大多数时候他们甚至想都不愿意去想。谁不希望自己能打得久一点,更久一点,但总有各种客观因素就是让人不得向现实低头。跟本就不漫长的人生相比,真正能够恣意在赛场上驰骋的时光短暂得如同一眨眼。叶修已经算是个特例,他打了十年,离开过这个舞台,又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重回过巅峰,在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仍然表现出近乎无解的强横,嚣张地将冠军收入囊中。但在缔造了若干奇迹之后,荣耀教科书也终究跨不过时间的壁垒。


退役时没接受记者采访,这一年来叶修也从没跟提过为什么做这个决定。

这方面的感受太过私人,偶尔醒来他都会一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下一刻是去下楼去网吧帮人开机还是推门走进训练室机房。这些是没法跟人说的——哪怕对着的是黄少天这样好找,又乐意听你说任何事并且反应积极的聊天对象。

所以反过来他也很清楚自己没法在这方面给予别人多少经验。

的确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但去留仍然是所有职业选手必须自己孤独地去做出的抉择。事实上,当每个人明确地意识到自己因为年龄而状态下滑的那一瞬间,任何人都永远不可能对此完全释然。

——好在这并不是荣耀剑圣此刻要面对的问题。

“那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医生那说没多大事,而你自己觉得有点问题,重点是不能保证在长时间高密度的训练今年决赛那一幕会不会重演,”叶修心平气和地问,“是这样吧?”

明明是很柔和的语气,不知怎么的,被黄少天听出点火药味来。

“不管你信不信老叶,”他沉下脸,“来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有所保留。”

“信,为什么不信。”叶修脸上露出些许诧异的表情,坐直了看他,“你能保留什么?去年世邀赛半决赛发烧都摁不住非说自己好了能上这事我还没忘呢。有时候想想也觉得你这人其实挺奇葩的,明明是个挺独的妖刀打法,集体荣誉感倒比谁都强,而且永远把战队排在自己前面。就算真要保留什么也不是为了自己,就像你现在最怕的其实也不是放手打把自己打废了,而是怕新赛季恢复不了状态对不起队伍,尤其在你觉得自己刚给蓝雨丢了个冠军之后——我说得对么?”

“……”

我操。黄少天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叶修这个人真他妈的——

最隐秘的想法被戳穿无异于在人前赤身裸体,真脱光恐怕都比这要好。然而还没等他具体感受到那种羞耻,就眼看着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打满了字的A4纸摊开推到自己面前。

“这是什么?”

“下午那几场的数据,还有前两天训练的,你之前擂台有次几乎一挑四的,都做了APM跟EPM曲线图,失误率也分段标出了,对比着看吧,要觉得跟你自己不够还可以横向我当年比较下,最底下那张就是。不管怎么说数据最客观也最直观,有些情况可能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发现对方直勾勾看着自己,叶修干咳一声,“咳,别这么看我,不全是我弄的,你家队长也有贡献。”


TBC

评论(22)
热度(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