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又到了强迫大家回忆半年前故事讲到哪的时候了_(:з」∠)_


76.

意料之中的,王杰希没有马上回答。

黄少天仔细捕捉他的表情,没能从中找出一星半点惊惶、编织谎言的痕迹。

过了会只听他缓缓开口道:“如果你指的是当年那两个捉弄我的蓝雨学生的记忆,我没看过。”

他停顿了一下:“用不着看,因为我就是当事人。”

黄少天心突地一跳,抓住重点:“所以你记得?”

“对,我记得。“王杰希坦言, ”那封被拿走的信,你提醒我不要去的字条,深夜黑湖边的会面,他们——那两个人的记忆到哪儿?”

“到你去捡信,冰面裂开,你掉了下去,呃,然后我……”

王杰希帮他接着把话说下去:“你也跳了下来,来救我。14岁的你,一头勇敢、热心肠的小狮子。”

“等等等等,”努力忽略掉这个比喻,黄少天伸手抓了抓头发,“你让我先梳理一下啊,所以是真的有这样一件事。发生在我四年级,你五年级的时候。两个跟你同年级,最后从毕业册上消失的蓝雨男生,其中一个还在魁地奇队待过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们截住了你未婚妻寄来的一封信——”

“前未婚妻。”王杰希更正,“我说过婚约早就解除了。”

“别打断我!”黄少天怒道,“再说那时候也还没解除呢!反正就是拿着那么封信,想要整蛊你。他们的计划被我听见了,出于这种下三滥勾当的不屑,我提前通知你让你别上钩,可你偏不听,还是去了。”

“你也去了,”王杰希提醒他,“就好像猜到我会不听劝一样。”

“你给我闭嘴!”黄少天瞪着他,“靠,让我先说完行不行??为了这封宝贝信,你先是对那两个混蛋忍气吞声,接着又不惜以身涉险,企图踩着并不牢固的冰层穿过半个湖面把它捡回来,结果呢,倒霉地掉进了冰窟窿,然后我……我救了你?”

最后半句底气并不太足,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会游泳,如果当时绑在身上的绳子完好,岸上的两个人也使劲拉着,只是稍微潜下去把人捞起来倒是不难办到,可如果绳子真的像刚刚那段记忆中看到的一样断成了两截,到底是自己救了王杰希还是王杰希反把他救上来,那可就真不好说了。

但是王杰希没有反驳。

“你救了我。”他又重复一遍,说这几个字时的语调轻柔、坚定,就好像在说“我爱你”一样。

“……就这样?”黄少天迟疑着,不知是失落还是别的缘故,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我救了你,从一个无聊的恶作剧里,可是……可是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本来以为找到答案之后自己会欢欣鼓舞,但不知为什么,他现在感觉并不兴奋,像是之前都在一条黑漆漆的小路上摸索,而现在终于看到灯光了,猛然煞住脚步,却发现前面竖起了一堵墙,又无路可走了。

“你的不是什么大事,“王杰希说,”包括为一个非亲非故的人跳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湖?”

“不不,我的意思是,这就完了?还是说救上来之后我给你来了个人工呼吸让你从15岁一直念念不忘到今天,或者我俩一块在水下被巨乌贼吞进了肚子,在它的胃里来了个半日游……”黄少天嘟囔道,“但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我见义勇为的本质吧?发生了这样的事,难道不应该表扬我,给蓝雨加一百个学院分,把它当做激励人心的优秀事迹在全校推广宣传?不这么大张旗鼓的也行,做好事不留名嘛,我不介意的,有什么必要把这件事埋藏起来,非得从我的记忆里把它消除不可?!”

他停下来,打了个冷战,这种感觉太糟糕了。他的记忆被读取,被篡改过,从14岁起就已经不再完整,而他自己却毫无知觉。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意外的魔药事故让他跟王杰希的梦境产生勾连,陆陆续续窥到一些片段进而开始怀疑、摸索,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

原本确凿无疑的生活就像那天夜里平如镜的冰湖,出现了第一道裂缝。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像是想要伸手过来抱住他,但最终还是站在那儿没动。

“忘记的不止你一个人。”他说,眼睛看向冥想盆边那根细长的玻璃管,雾气一样的记忆碎片在其中翻卷,流淌,无言地诉说。

“我不知道那两个蓝雨学生后来去了哪,应该是转学了吧,被各自的家长带走之前他们在校长办公室对我道了歉,但看得出来,其实他们自己也并不太清楚究竟为什么要道这个歉——‘同学之间普通的小摩擦’,诸如此类,是校长和家长让他们这么做的。现在你找到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记忆碎片,这就更确定了。没有一种魔法能做到复制记忆,你不可能把一个人的记忆拿出来,拷贝一份,再把原来的那份原封不动放回去。一个记忆碎片既然能作为证物留在这里被你看到,就说明它已经不存在于原主的脑子里了。”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愣了愣,”我们三个人都被一忘皆空了?”

“那你怎么还记得?“他脑子转得飞快,”别说因为你是受害者,还是因为你的家庭背景让你有了某种豁免权?”

“没有。我记得的也不是全部。”像是早料到他会有此问,王杰希简单地答道,“我也一样,曾被摄神取念过。”


77.

摄神取念,即一个人从另外一个人的头脑里获取其情感和记忆的魔法,麻瓜口中的“读心术”,常用于调查、审讯,和吐真剂一样,一直以来都被严格管控着。巫师必须达到一定年龄和通过性格测试才能获准学习摄神取念,且只能在某些特定时刻使用,一旦滥用,会糟到严厉的惩处。

“……这不可能!”黄少天脱口而出,他几乎有点恼怒了,难道王杰希觉得他是傻瓜吗会信这种话,“那时候你才多大?别说15岁了,25岁以上非傲罗的巫师里能对抗摄神取念的都没几个,这不是学校会教的内容,再说大脑封闭术也根本没法自学,就算你是个该死的天才,也得有一个会摄神取念的人陪着你一直练习吧! ”

和摄神取念对应的魔法则是大脑封闭术,一种可以短暂地封闭大脑,以对抗摄魂取念的进攻,使得自己的某些情感和记忆避免暴露的方式,同样的不在魔法学校的教程之中。但不是因其危险,而是难度太高,即使对已达到N.E.W.Ts级别的巫师来说门槛依然难以跨入。

“没有人陪着我练习。”魔药大师淡淡道。

“那更扯了!“黄少天想也不想就说,”天生的摄神取念师,不用学就能知道别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还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存在,还从没听说过还有天生就能封闭自己大脑的。”

“确实很扯。”王杰希苦笑了一下。

“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大脑封闭术,总之在我意识到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力量千钧一发地在我脑子里自动关上了门,把那只伸进来想要一探究竟的手给挡在了门外。严格说一生当中我也就做到过那么一次,第二次就失败了。”

“第二次?”

“对,你该不会以为他们第一次对我摄神取念失败后就这样算了吧。就像你刚才说的,谁都不会觉得在我当时那个年纪会大脑封闭术是件正常的事,于是他们打算把我带回去调查一下。”

“‘他们’是指的魔法部?”似乎不可能有别的答案了,黄少天记得档案上也提到了魔法部,但是魔法部为什么会出手管这么件学生之间的事,因为差点闹出人命,引起了重视?还是有别的什么隐情?

王杰希点点头,继续往下说:“不过被金校长拦住了。金校长和我家是世交,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就表示会劝我配合。这么一来我也没有理由不配合,不过在‘配合’之前,我找了个空档设法把记忆中的一段取出来,自己藏了起来,他们没有发现,或者觉得人在惊吓过后记忆有点断片是正常的,仍然取走了剩下的那部分。”

放在平时黄少天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开嘲讽的机会:“怎么,原来微草的三好学生也玩这种偷偷摸摸阳奉阴违的小把戏?”,可现在他顾不上这个,他把那本羊皮卷册拖过来,又看了一遍上面那句关于证物的标注:“03号证物从魔法部退回,作为本次大事记相关附件留存。签收人:金”。

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牵着命运如发丝般的细线,跨越时间的长河,穿进狭窄的钥匙孔正中。

“你觉得这句话怎么理解?被退回的03号证物是当年恶作剧的两位学长其中一人的记忆碎片,那留在魔法部的01、02号证物又会是什么?里面有你未婚妻的那封信吗?”

黄少天盯着王杰希的面孔,急于想听到答案。

“信在我手里,不是用防水墨水写的,字迹早就糊成一片了,他们对这个不感兴趣。“王杰希摇头,”那两个人共同行动,所知一致,只需要留存他们其中一人的记忆就可以,如无意外,留在魔法部的应该就是你我二人关于当年这件事的记忆片段。”

他的语气冷淡的有些古怪,顿了顿,补充:“但问题是当年来调查这件事的是魔法部下属的哪个司我们都不知道,那儿又不是学校,找起东西来可没那么容易。”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黄少天撇撇嘴:“你放心,我还没疯狂到因为好奇就打算试图闯进魔法部,谁不知道魔法部有几百上千个房间,就我这点麻瓜开锁的手艺活估计刚出电梯就被傲罗给抓了,我只是不明白。”

他深吸了一口气,太阳穴突突跳动,目光中仿佛有什么在燃烧:“既然你记得,一直都记得,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

这个字之后的话语完全淹没在整点报时的钟声里,黄少天只看到王杰希的嘴和喉结在动,却什么也听不清。

不是一口钟,至少十几口,像是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好像藏着一口钟,木质的金属的,高音的低音的,短促的悠长的,好像一支交响乐队那样齐声响起来,而那些不知用途的魔法器具也不甘示弱地纷纷汇入这场合奏。冯宪君热衷于睡午觉却从不耽误下午课时的诀窍真相大白了。一只龙骨做的小鸟从南墙边的一口五斗橱顶冒出了头, 拍着翅膀在房间里飞了一圈,在最后一声余音里钻了回去。

等到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时,王杰希再度开口了,但他似乎无意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这回只有短短的三个字:我不能。

黄少天皱眉:“解释一下,什么叫你不能。”

“就是字面意思。”王杰希静静地看他,目光停留在他颤动的睫毛上。

“我应该怎么告诉你,才能让你相信一件在你认知里并不存在的事情发生过?我紧急保存下的记忆并不完整,连我自己都花了不少时间才勉强拼凑出整件事的全貌,有些细节至今也无法确定。其余的知情者不是缄口不言就是已经离开,当然他们知道的也不是全部。学生时期我们的关系从来谈不上不亲密,不但不亲密还充满竞争,如果我把你单独叫出蓝雨的公共休息室,恐怕第二天整个学校都会传我们决斗了十几个回合。这都无所谓,就算把你叫出来了,让你相信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事情才是难点,没有物证,你不会摄神取念,我无法直接让你看到我的记忆,难道要写成日记像女孩子的情书一样偷偷塞进你巫师袍的口袋?”

不得不承认这话有些道理,黄少天想,假如四年级的某天王杰希跑来告诉自己说“你跳进冰湖救了我”,那他绝对会认为微草级长的脑子被弗洛伯毛虫吃掉了。一来他们是魁地奇球场上不共戴天的对头,二来,越发证明了其可笑程度的一点——跳进冰湖?得了吧,他特么根本不会游泳!

但他依旧没完全被说服。

“就算我不相信你也可以试试啊!学生时期不行,毕业之后呢,我回到学校教书,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就算是现在这段被爱情魔药影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亲近的日子,你都从来没有暗示过一次!我看你就是希望我永远不知道才好吧,怎么的,是觉得被我救过丢脸?还是怕我挟恩图报?”

“我倒希望你一辈子对我挟恩图报,“王杰希莞尔,”不过你说的对,我就是希望你不知道,至于原因无法奉告。其实你好像也从来没想过来问我吧?你宁可自己来校长办公室寻找答案,不也说明了并不相信我,已经预设了我不会说出真相么。”

没料到会被反将一军,黄少天张了张嘴,这个不讲理的,甚至有点无赖的王杰希让他感觉新奇,也有点难以应付。

“我靠,还不是因为……因为最近发生的怪事太多了,魔药、魁地奇事故、黑魔印记,接二连三没完没了,你又总是副好像知道点什么却不说明白的样子,让我怎么相信你?比如最简单的,就说说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吧,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跟踪?没有,找你是有别的事,问了一路的画像才知道你上这来了。“王杰希叹口气,”自从开始做那些梦我就知道那些忘掉的事情早晚会被你自己设法想起来,但没想到你会直接瞄准校长办公室的档案柜,你总是比我想象的更大胆。”

“好吧,”怎么倒好像是他小题大做了一样,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所以王院长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

“是想问一些关于卢瀚文的……”

“啊?”黄少天险些跳起来,“小卢醒了?”

“还没有,但或许有点关系。”王杰希看了一眼挂钟,“不过来不及了,午休结束,接下去有一门课需要我去监考,晚点再谈吧,你呢?”

“我?我跟楚云秀调了一下班,让她帮我监考下午的黑魔法防御术了,“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不过既然东西已经找到那我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就怕她心一软随随便便谁都让过。”

他咕哝着用了几个整理魔咒,几道黄光后校长办公室里的一切便恢复了整齐有序的原样,任谁也看不出有人进来过,然后便和王杰希一起离开房间。

两人一路无话地走到楼梯底端,石像鬼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张开双翅,像血肉一样灵活地移往两侧,露出通往主教学楼的廊桥。

对面台阶上冲下两个惊慌失措的学生,嘴里大喊着两位教授的名字。

“不好了!黄教授……王院长……有个博格特跑了出来……刘小别疯了!”


(*博格特:是一种会变形的魔法生物,它会看透你的内心,变成你最害怕的东西。对付博格特的咒语是博格特驱逐咒“滑稽滑稽”)


78.

一声巨响,屋顶似乎都炸开了花。一道巨大的闪电横空劈下,携带着黑色的狂风,木头、碎纸、墙皮四处乱飞,到处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尘雾。学生们尖叫着,一窝蜂地往外挤,这就是王杰希和黄少天赶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室门边时看到的景象。

“四分五裂!四分五裂!!!”

房间中央一个学生举着魔杖失控地大喊,是刘小别,凄厉的嗓音和他平时大相径庭。射出的咒语偏了,没能击中那道闪电,却打中了地上的一个木头柜子。柜子应声而起,在空中裂成两半。一半从已经碎裂的窗户直接飞了出去,另一半则在天花板撞得粉碎,碎片像下雨一样砸下来,还在教室里的人纷纷往墙边跑开,用胳膊护着脑袋。

“旋风扫净!”黄少天先一步拔出魔杖,噼啪乱下的木块瞬间被一股强力的气流卷起,呼啸着送出窗外,他转头对王杰希喊,“这个博格特好像不对劲,你捉住它!”

“呼神护卫!”

王杰希沉声喊出咒语,一只银白色的鹰从他的杖尖升起,雄鹰展开双翅,明亮地闪耀着,温暖的光芒顿时充斥了整间屋子,将肆虐的黑色狂风驱赶至墙角。前一刻还在惊慌乱蹿的学生纷纷停下脚步,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无不被这纯净、强大、美丽的动物所震慑,入学以来的第一次,他们亲眼看见微草院长召唤出了他的守护神。

只有一个人例外——刘小别,他像是中了邪一样,弓着背,红着一双眼睛,依旧死死盯着那道闪电。王杰希把他扯开,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的学生和博格特之间,魔杖对准闪电:“别看他,看我!”

博格特疯狂地旋转起来,从闪电变成一个带着残影的陀螺,又从陀螺变成了一个人,隐约是个穿着巫师袍的,脸色苍白,浑身染血的少年。

“滑稽滑稽!”王杰希怒吼着,一阵大力冲击而来,刘小别飞了起来,重重摔在地板上,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忽然明白过来,这个博格特的新形态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它就像是……十四五岁的黄少天。


TBC


评论(49)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