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随便的短打a,一点恋爱碎片

----------------------------------------------------------


“老叶,“黄少天一看见他就说,”你嘴巴出血了。”

叶修嗯了一声,不甚在意地舔了舔嘴唇上带着铁锈味的裂口,挺大一个口子,舔完血还在往外渗,只好又用拇指抹掉一点。

“所以我这不是来问你有没有那个,”他有点想不起该怎么讲,“一小管涂的,保护油?”

“润唇膏?”

“应该是,有吗?”

“这种东西难道苏沐橙不会随身带着,用得着让你特意跑一趟来找我要?”

“我也这么想,我问她有吗,她说她有但不给我”叶修解释道,"她说我管你要这个比较合适,如果把她的给我用了,让你知道你会不高兴的。"

黄少天一脸的你在说什么鬼。

“神经病啊!她自己有洁癖不愿意借非得推到我身上,谁会为这种事——不说会不会,你在你们兴欣的座位上涂个润唇膏,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万一有人告诉了你呢?”叶修大胆假设。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这关我屁事,我看苏沐橙就是喜欢胡说八道。”

北方冬天的临海城市,外面快零下十度,场馆里被空调营造出一种毫无回转余地的热。黄少天受不了地把外套系在腰间,露出里头的夏季短袖队服,两条白花花的胳膊袒在外面,低头去翻贴在屁股那的口袋。裹在羽绒外套里的叶修则完全是另一个极端,相隔不到半米,他们中间横着两个季节。

“我觉得也是,”叶修说,“那我这就回去告诉她你不介意,然后再问她借润唇膏,这下她总没理由拒绝了。”

说归说,他却连要走的样子都懒得费劲装一下,吃准了黄少天不会不管。给给给,黄少天只好燥燥地翻出个蓝色小圆盒子扔过去,打发要饭似的。

“好吧,她没那么说,是我自己想过来,不过她以前可能说过类似的话,我给记住了。”叶修说着,旋开盒盖嗅了嗅,一丝冰凉的气味蹿上脑门。

“就这么直接抹?”他问。

“废话……等等,你好歹先把血擦干净再往上糊啊!”

“擦不完,总往外冒。要不你帮我舔了?”叶修冲他笑,无耻的毫无自觉。

“滚滚滚,“黄少天往后躲,”你那点血尼古丁含量过高,吸血鬼都嫌。”

嘴炮而已,谁会当真。这时候的过道一般没人,但也算不上多隐蔽——万一有个人推开门出来,两人讲起话都自觉压着点音量。

一道门后,场内正热闹着,或者可以用沸腾。全明星舞台的开场表演时段,霸图够有想法,居然请来支摇滚乐队暖场,稍加改编的游戏主题曲几乎人人都能跟着唱,配合上激昂的鼓点,气氛被煽动得很热烈。那头的音浪再高亢,涌到他们脚边也已经成了泡沫,墙壁是一种吸音的灰色,像块正在慢慢沉入海中的岩石,是他们的海底时间。


不是第一次了,当然也谈不上频繁,客观条件不允许。总是叶修晃过来,像这回还有个由头,或者干脆没有,招招手,他跟出来,两人找个过道的墙角往那一靠。

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呆上个一支烟的功夫,口头撩骚或者继续扯淡,没头没尾的,完了各自回去。可能时不时需要这么着确定一下。就这么点儿共同浪费掉的时间也是时间,谁能说不是。作证了他们除了深夜淋浴间的哗哗冲水声和事后烟外还能有点别的。黄少天曾希望他们站着的地方能有面镜子,方便他随时检阅一下自己的表情,到底是不是叶修瞧出来他每次归队前那种不同于来时的高兴,进而认为他需要这个?不过考虑到叶修那个脾气,他不想干的事八头牛也拉他不来,难得肯动动腿,想必他自己也乐在其中。


血还在流,裂口顽固的像个征战十年的老将。叶修又拿手去抹,他想不起来嘴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比往年这个时候要疲惫,他在来时的飞机上睡了一大觉,醒来的时候嘴角发酸。黄少天看不下去了,你把手拿开拿开拿开,转眼变出包鼓鼓的纸巾来,抽出一张拍过来。

他动作粗糙,乱七八糟一通揉,细微的痛觉中叶修头往后仰,这个角度他发现对方眼睑上有一缕光在跳舞,不是头顶灯泡那种千篇一律的冷白,有点儿橘,瞬息又变成了蓝紫——两人身后安全门卡缝不紧,由着光从里面偷出一点儿斑斓的色彩。

视线下落,纸巾的包装上印着一个黄色豆豆眼的卡通动物,有点儿眼熟但他叫不上名字,像是黄少天的卡通形态。顺着这个动作叶修想起两人最近一次做,挤在狭小的储物间里,楼下是日夜不分黑洞洞的网吧,亮着的屏幕和屏幕前暗着的脸。厕所在外面,床头的卷纸用完了,自己只好用枕头巾给他擦,不免讪讪的解释,昨天刚换的。黄少天抓过去闻了闻,像是怕他窘,有意解围似地来了句,还好啦,反正你头发也不容易油。那种黑暗中满不在乎的语调,不知为什么,亲密到完全超越他们此刻本来抵达的关系,像是不知不觉已经共同生活了许多年。


用过的纸团随手一抛,完美的三分弧线落入身后的垃圾桶,黄少天的话还在继续,优点是那种你不留神错过几句也不怎么用去管前面是什么内容。

“我跟你说老叶,你知道人冬天嘴巴会裂除了干还有什么原因吗?”

“不知道,说说。”叶修咂摸着嘴角挂的一点碎纸屑。

“这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北方人啊,上火啊!没暖气的地方冷,有暖气的地方也不好过,太干燥,容易上火。”

他又抽了张纸巾,开始擦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和每个电竞选手一样,黄少天的指甲修剪得干净圆润,看着相当舒心, 擦完之后从刚被打开的小圆罐里挑出米粒大小的一点油膏,凑近过来。

“就像你这样,刚开始嘴上破个皮,接下去就得嘴里长泡鼻子出血了。有一年冬天我去长白山,在开足了暖气的房间里睡一晚,靠,第二天起来喉咙里跟起火似的,都挤不出声了,憋死我……嘴张开点。”

滑腻又清凉的膏体沿着唇线被抚开,瞬间填平了那些细小的沟壑。叶修配合地分开双唇,说话时几乎含着他的指尖:“你有办法解决?”

“解决什么?”

“上火,看你对这事挺有研究。”

“研究谈不上……不过既然你诚心问了,好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一会结束了你上我那一趟,蓝雨的酒店就在你们兴欣入住那家的斜对面,楼特高的那个,这你知道的吧,“手指继续描着唇线,他一直在说话,就有些热热的呼吸不断扑过来,好像在帮助融化着那层油脂,”8层810房间,记住没,810,当然了我就这么一说,没让你一定来,来不来随便。”

“行。记住了。”叶修扯了下嘴角,还不太习惯从自己唇上漫开的柠檬薄荷味,他注意到在这个前倾凑近的姿势下黄少天抻长了一截腰,那段微微下塌的曲线没入扎在腰间的队服袖子里,视觉上的戛然而止让他生出一种想要顺势把手放在那个地方的冲动。

“你可以多拿几罐走,蓝雨代言的嘛每次我们出来都带不少,就是别一次喝多了,本来就虚的人会拉肚子,毕竟是凉茶——”黄少天手指停下,看他,带着点小得意,“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不是在说凉茶么,凉茶清火,挺好的。”

叶修说着,把那两根试图功成身退的手指抓住,用拇指揉掉上面剩余的滑腻。心里没想好接下去干嘛。刚涂过润唇膏的嘴似乎只能让它晾着。没办法。下一秒指尖从他掌心钻过去,瞬间抽离,黄少天站直了身体。余光里先一步看到了,反应快得像被手电筒照到的野生动物,他一切如常地转向走廊那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年轻。

“叶神,黄少……那个,我想问问这边是B2通道口吗?”

不怪对方懵,这体育馆肚子里就是个迷宫,还得是古早RPG游戏里的那种,用无数一模一样闪着绿光的安全出口指示牌迷惑着每一个新来的闯入者。

“不,这是E2,蓝雨烟雨越云的座位区,你走错了。”黄少天很肯定地说。

“我操吓死我了……”目送那家伙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他夸张地拍着胸,回身靠在墙上,“还B2呢,我看就是一2B,他谁啊?明青新来的枪炮?”

“大概吧?联盟新面孔太多了,都来不及记清。”

“认不清新人说明你老了,啧啧,长江后浪推前浪,当年新秀挑战赛1V7车轮战一口气不带歇的应下来,现在放水放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也不想想多少粉丝拼死拼活给你投票投回到第二,好意思么叶神?”可能为了掩饰后怕,黄少天刻意翻出两天前的事来开嘲讽。

“可不是么,物是人非啊,新人后辈虎视眈眈,说不准明年全明星榜单还有几张老面孔在了,“叶修悠悠看他一眼,”再不抓紧机会趁着还能来,以后想要这样在场馆过道里跟你约个会都难了。”

“喂你能……靠。”

黄少天脸红了又白,是因为他说到了以后还是因为他管这叫约会?或者仅仅是敏感地捕捉到了这种属于实话的残酷。任何情绪变化总是鲜活地反应在他眼睛里,只要不是比赛,私下的时候,两个人的时候,从来不刻意去控制。哪怕那些焚热的,躯体搏斗般较劲的时刻,叶修也是靠着这双眼睛来寻找感觉的锚点。此刻他目睹着这双眼睛里的躁动、不甘像鸟一样呼啦飞出来,但他不能为必然发生的事情解释什么。几秒钟过去了,在他坚持的盯视下那表情终于有了某种变化,渐渐趋于软和——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半晌,剑客闷声闷气扔出一句:“别的先不管,等下的全明星对抗赛里你可得给我认真来啊,别再想着偷懒划水了。”

没问题。这回叶修应的爽快。霸图主场,一仇妥妥的在他身上呢,想划水也没这个条件啊!“保证一会集中精神好好比赛,拖不了你剑圣的后腿。”

“要不要脸,谁说要跟你一队了?”

“不是一个队那就……陪少天大神痛快打一场过过瘾?”

“真的假的,”黄少天怂他,“那一会我喊单挑你也敢应?”

“敢啊,“还是那个理所当然的语气,”有什么不敢?”

“我靠谁稀罕啊,不就是半个赛季下来的你那个散人早被人摸底摸得一干二净,不用像当初还得藏着掖着了是吧。”

“没有的事。”叶修笑着,“底随便你们摸,别说摸,就是哥脱光了躺着让你解剖一遍一样赢不了。”

操,听不下去了……“吹的有点谱吧老人家!”

黄少天比出根中指,心想这算什么套路,先点出现实伤人的一面,然后又来哄他高兴?不过没准自己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他也总是想让叶修高兴,但也曾不体谅地把棘手的难题捅到他眼皮底下逼他发现,只是因为他们是这样的关系,而已。注定要比别人更先伤到对方,更不见外——很久之前只要见到这个人就会格外振奋一点,仿佛哪里的号角擅自吹呜呜响了,当时以为只是男人争强好胜的本能在作祟,其实也不算错?只不过人生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争和战的东西方方面面,还有很多。

你得有一个这样让你时刻都能精神抖擞起来的人。

一首歌的时间并不长,“呛”的一声,这就是最后的鼓点了,余音消散在墙体之间,一些掌声接替上来。陈果手里有份流程表,叶修瞄到过一眼,搬乐器的时候主持人会让乐队的人留步,互动几句,如果他们也玩荣耀那当然再好不过,摇滚乐手玩荣耀很奇怪吗,现在谁不玩,不玩也玩别的游戏。

“好了好了,你该滚了。“还是黄少天先开的口,”马上预热分组抽签,我打赌你这话题人物肯定得被揪上台。你前面是谁?周泽楷,靠,冰火两重天啊,我看我还是提前同情一下今天的主持人算了……”他总是先抽离,总是主动跳出来提醒时间,像口上足了发条的钟,边咕哝边把润唇膏盖子旋紧,塞进叶修那件羽绒外套的口袋,“这个你拿去吧,反正我也不怎么用。”

叶修由着他忙,自己还是那个不紧不慢的大爷样,再就是顺手把人拉着,碰了碰他的臀部,看着跟整理腰那边衣服似的。无关冲动,只是习惯。不着急,整个赛季最松弛的时刻,今晚结束之后自己会去他刚刚说的那个房间,应该可以做两次,他们有一阵没上床了,得慢慢来,说不定会有新鲜感。

他到底还是抱了他一下,然后:“你踩我脚上了,刚买的新鞋。”

“真是新鞋啊,“黄少天低头一看,”那我再多踩两脚。”

他说到做到,蹦上来无比幼稚地一顿操作,直到叶修揪着他后领子把人扯开。孩子气是每个人从童年时代带出来的最后一块拼图,平时藏在口袋里,运气好哪天碰上一个人,手里那块跟你的形状严丝合缝刚好能嵌上,就好意思亮出来了。

哎呀不就淘宝货么心疼什么,闹完黄少天拍着叶修的胳膊,慷慨许诺,回头我给你递双新出的椰子,这总不亏吧。

什么叶子?叶修其实没懂,他手里被塞了一张纸巾,却也不忙蹲下去擦,他心里琢磨,就算一会要上台,难道有谁会把镜头对准他的鞋吗?

“什么叶子都别给我,你那些时髦玩意你自己留着用吧,哥什么也不缺。”

他说着,叠起纸巾放进口袋,换了根烟出来在手指间。“走了。”

但是脚还没动,脑子里一个片段闪过,关于自己是怎么起的这个头。好像就是在同一个场馆,好几年前了,他从厕所出来,兴之所至地往归队的反方向一拐,应该不是走错,不如说是凭着某种让自己高兴的本能和隐约的期待,还真叫他碰见了不知道为什么落单的蓝雨新人剑客。随便抛出几句没营养的话就成功把人撩炸了,一顿嘴炮之后对方跳着脚目送他离开,冷静下来心里一定十分莫名其妙吧。很长一段时间里叶修都觉得那就是个偶遇,尽管他觉得很有意思,走时心里有种落定般的松快,那感觉就像苏沐橙描述自己在雨后的路边遇见一只舔水的小狸花。造物主随手抛出的小礼物,谁接住了,那一天就比别的日子亮一点。

原来不是这样的。没什么用但总之他现在忽然明白了,就算里面有那么点运气的成分在,也是他自己先走了过去。

一双眼睛疑惑地盯望着他,回过神来叶修意识到自己得先解决这个。

“没,我就是突然在想——”有些答案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一解释矫情了,他左右看看,“唉,你就一次都没想过么?在这儿……行行,没疯啊,是不可能,这不明摆着的么,我又没说真来,想想也不行?”

点上烟,他心满意足地抽一口,真是很久没见黄少天耳朵红成这样了。


叶修转着手里的小圆罐回到兴欣的座位区,方锐一看他就叫起来:“又一个人溜出去抽烟不带我,还顺走我的火机。”

“嘴破了,管少天要了盒擦嘴的,止血。”

“卧槽什么情况,黄少天把你嘴弄出血了,这么激烈?”方锐故意曲解着他的话,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浑然不知自己对某个真相歪打正着了。


/完


评论(38)
热度(99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