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生日快乐叶神!再懒也不能错过这个日子!lof高抬贵手不要再屏了!


写这章时总有点犹豫,老在想有的情节会不会不太他们, 他们真的会这么想,这么说吗?最后还是写了,就是觉得假如两个同领域又有竞争关系的人谈恋爱,这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一点:请你诚实评价我的职业水平。我也不想让他们回避这个,在意甚至过度在意它是可能发生的

最后一小段走aX3,听说最近放外链容易出现问题,麻烦大家搜索我的账号tigerduck0515,或者找篇目19013368(跟b站av号一样的),晚点还会放一章见招过去,不知道aX3地址的可以在见招这篇的前几章里找


17.


键帽在手心里掂了几下,叶修转过身,拉开抽屉把它放进去。

“不过我得告诉你,现在队伍已经重新组合,基本成型,没留你的位置。你回去还是到文州那组,得自己找空档,找事做,反正这方面你擅长。”

他说着,并不去看黄少天,倒低头忙忙碌碌整理起那一桌资料。

“还有事么?没了回去早点睡,这阵估计都没睡好吧?俩大黑眼圈挂那,不知道的以为咱们队里上哪找了头国宝当吉祥物又把它虐待瘦了。”

“有事。”

“出门顺便帮我把那袋垃圾……嗯?”叶修一顿,没回头,“有事早奏,今天一天这顿折腾的,我有点撑不住了,想着你可能会来才没睡。”

“想问你个问题。”

“还打什么报告,问呗。”

说困还真不是骗人,不过看这架势对方怎么着都像是要透几句平时听不到的心底话出来了,叶修也只能振作精神竖起耳朵。

预想中的轰炸却没有直接开始,黄少天罕见地犹豫着。好像那点酒精把他整个人放慢了个二倍速,连说话这种再擅长不过的事都要先斟酌一番了似的。

终于,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他闭了闭眼。

“我就是想知道,老叶你对我是不是一直有点看法啊。”

“呃,看法是挺多,邪念也不少,你想知道哪方面?”

我不是在说那个。黄少天皱着眉,又努力组织了会语言。

“应该说是——瞧不太上?”


叶修愣了愣,还确认了下自己没听错。

在对方开口之前,说自己心里半点没忐忑那是假的,毕竟有期待难免就会紧张,只能自我安慰反正已经被拒绝过一次,怎么也不会更糟。

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会是这么一句话。

“你酒量能比我还差?不应该啊。”彻底停了手上做做样子的举动,他回转过身,疑惑地上下打量对方,“喜欢你这话当着面我都说过不止一次了,老底都翻出来交了,现在你跟我说这个,你是被外星人抓去回了个档,全都不记得了?就算不记得也不该得出‘瞧不太上’这么个结论吧。”

见鬼了,叶修不由笑出声来:“我看你就是想气我。”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跟我打指导局?”黄少天振振有词。

“什么叫不跟你打?“叶修一头雾水,但还是耐着性子反问,“咱俩私下打得够多的了吧?有时候我可能是推三阻四了点但最后还不是都应了,跟我的战法都打到吐了这话难道不是你说的?”

“我没说你不跟我打,我说的是你从来不跟我打指导局。”黄少天纠正他,声音闷闷的,潮湿黝黑的眼眸在灯下有种近乎执拗的咄咄逼人。

“你是说……跟训练营小孩一对一教学用的那种?”

“也不用那么正式,没让你像上课一样掰开来教。“黄少天沉默了一小会,“就你平时跟老韩、王杰希他们打的那样。你会夸他们哪里打得好,有建议也会直接讲出来,还都是干货。我一开始还想这人别是傻的吧,都是对手,这么无私提醒也不怕血亏?后来才懂是你太强了,压根不怕别人赶上来,就有那么自信。”

你吃醋啊?叶修想逗他一句,可傻子也看得出不是这么个气氛,就没说。

“光论跟你打的次数,我可能是算多的了吧,虽然都是我满世界上赶着求你,可能就是这样你烦了,每次除了嘴炮就是扯皮,没一句正经的。前两年有次跟队长聊起来才知道刚出道没多久那会他也跟你打过一回,被你虐完顺口点了一嘴读条站位的事,思路一下打开了,受益特别大。除了训练他一共才跟人1V1几次,我想我怎么就没这个待遇?也拉不下脸明着问,旁敲侧击吧全被你用垃圾话打发回来,基本上就明白个七八分了。你这种有一说一不怕得罪的人,不说肯定就是没想说的,除非对面能让你觉得过瘾有挑战性。那大概就是我不行,是我的表现刺激不到你,让你觉得跟我打没意思——”

“少天,”叶修试图打断。

“你让我先说完!”黄少天不理,自顾自继续,“你觉得让我有话憋着说半截能舒服吗??这问题在我心里都憋好几年了再不问我真要憋死了!我知道琢磨这个显得我小心眼而且想太多,靠,我也不自卑的啊,对着别人我不要太跩好不好,怎么一遇到你就——不过老叶你也不用提醒我咱俩那个胜率,我不是觉得说了丢人,我每一次都尽力了,也赢过,有时候我真能感觉到我能把你逼到一个份上了,所以才更想不通为什么会被区别对待……”

他抬起支在椅背上的胳膊,插进头发里狠狠抓了几把。

“哎我去,才振作起来说要好好打比赛了又说这些,好没出息啊,但是人总有胡思乱想的时候你说是吧。所以为什么?是我想的这样么,不是一定要你说啊,你不愿回答点点头也行,照顾我面子不点也行。知道吗我现在脑子里有个声音在求你,别回答,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讲出来我自己轻松点。”

这一串话说到最后,黄少天像是生生把自己说冷静了,语速从慢到快又慢下来,停下时只有微汗的脖颈起伏着,线条尽头盛着一小块凹陷的阴影。

沉默中响起的是打火机的声音。

叶修点上一支烟。与其说不知如何回应,倒不如说他多少有些被这番话给震到了。

他所了解的黄少天向来把争强好胜挂脸上,骄傲、慕强,绝不能忍受被迁就和敷衍,有了这样的疑问忍到这时候才说,已经很不寻常。但奇怪吗,好像也没那么奇怪,对时机的准确把握注定了一个机会主义者必须拥有超乎常人的敏感,藏在那幅咋咋呼呼光亮外表水面下的冰山,他也曾触碰过一二。

让他动容的是这些激烈的反应竟全是因自己而起。不是不知道自己对他有影响,却不知道这影响到了这个地步。并且,以对方的自尊心,和两人现在这样微妙的关系,他还能对自己说出来。

所以是真的很在意,也是真的觉得了挫败和委屈。


“既然你这么说了,”叶修思索了好一会——面对这种惊人的坦诚,他想自己至少应该用相同的东西去回应——才慢慢开口,“好吧,我承认,这点上我可能是区别对待了你。”

“不过这跟荣耀技术什么的没关系,而是因为我对你想法不单纯。”

他补充,注意到黄少天嘴角的肌肉轻轻拉扯了一下,像意外,也有茫然。

“一般跟人切磋么,有想法本来就该说,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无私倒谈不上,主要最早网游里大伙都这样,边打边琢磨,经常是打到一半停下来讨论,讨论完再动手试思路,你肯定也见过。习惯养成多年,改不过来了。至于跟你……“叶修顿了顿,”跟你打毕竟不一样。说白了,让我兴奋的就不完全是游戏了。当然想太多是顾不上的,主要还是想着怎么赢,还得赢得漂亮,能打得你一辈子都忘不了跪着唱征服最好——不知道这么讲你明白区别没有,多少有点表现欲作祟吧。总之就这点私心,哪知道你居然还给误会的走了样。你也不想想,觉得没意思还跟你PK这么多次,你看我是太闲了呢还是太好说话?”

“再说了,你那个路子那么偏,完全就是你自己独一份的东西,别人没什么好说的。像老王那个魔术师打法更典型,所以我从来不跟他聊操作,提也只提带队思路。游戏天赋是老天赏饭,有些人脑子或者经验上差一点,磕磕绊绊摸索半天才知道怎么去用好它,你又不属于这种,基本上横空出世就自成一派了。脑子也好,懂得怎么去把优势最大化,心还特别狠。所以我一直说比赛中某些机会只有你抓得住,我都做不到。打起来我可以想办法怎么对付你,但让我给你提点少刷屏之外的意见,还真不一定行。”

“联赛出来之前咱们在第一区的野外遇到过一次你还记得吧?一夜之间几个大公会突然都在讨论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单枪匹马抢BOSS的剑客,虽然你倒是没敢抢到嘉世头上,我也想着什么时候能会会。后来在箭簇岭外你跟皇风的精英团干上,我正好路过,第一次亲眼看到你是怎么在百人阵里一边游走钻空子一边抢击杀的。灵巧、锋锐,时机把握得太漂亮,不说操作光那个搅混水的思路也很惊艳。当时想着跟你聊两句,又看你被追得像狗一样,好心上去帮你突围。你倒好,以为我跟他们一伙的,上来就打,打不过居然还当场拔卡搞下线遁。我一看,得,分明还是个小孩儿嘛……没多久听说老魏把你收进了训练营,我一点不意外,心里夸他眼光好,可也有过那么一秒怨他下手干嘛这么快。”

说到这难免有点怀念的口吻,叶修停下笑了笑,转头喷了口烟。烟圈上升,心跳下沉,黄少天呐呐地看他。相对静谧的空间,一瞬即逝的时刻,空调吐出的气打在后颈上像被酒精擦试过一样阴凉,他却在这阴凉里灼热起来。

“这几年优秀的新人一批一批,我虽然不服老,有时候也会想早晚该是他们的时代,结果回头一看你们这几个老对手,怎么还是你们更行,而且居然还都在进步着。尤其你有时候我都没法划分,你是老将吗,按出道年份也算是了吧,可谁看都不像啊,刚出训练营门的小孩惹急了都敢直接喊话让你闭嘴。你自己也不觉得,跟昨天刚十八岁似的,仿佛上限还远得很,所以手出点问题一下懵了,反应特别大。其实跟你差不多年纪的人很多都早有心里准备,来的时候多半就认命打完这把回老家了。你有种心气还怕超越不了我?之前我就在想等过了这道坎你搞不好能往上再跨个台阶,等着看吧。”

“说了这么多,我对你是瞧得上还是瞧不上,现在够清楚了吗?或者再去沐橙那打听打听,每次打你们蓝雨前我怎么备战,复盘的时候又说什么。把对手放什么位置怎么评价还得是自己队里的人最清楚,当着面反而有可能是商业互吹。认真说,打荣耀这些年,你是我遇到过最难缠的对手之一,也是最防不胜防的。就算这些都不信你也该信你自己的感觉吧,一年前比赛里是谁用生疏感打击我,能不能刺激到我,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都做到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骗谁呢。那会儿公频喊话问我‘这种感觉不赖吧’的那股嚣张得意劲哪去了?哥哥我退出江湖才一年,你这忘性是不是有点大啊?”


“……好了别说了,“黄少天捂住脸呻吟,”是我想多了还不行吗?”

跟这家伙唇枪舌剑久了,还真有点受不了这么直白的被夸。手包住脸颊用力搓了两把,只觉得本就发烫的皮肤越发火辣辣的。搞半天是自己纠结半天还纠结错方向,太傻逼了,真的太傻逼了,这么一来自己在叶修心中的形象估计没坍塌也要打个大折扣,不过话说回来,他在意这个干嘛!

“明白就好,会有这误会也不是你的错,根上还是我的问题嘛。”可能是扮知心好领队上瘾了,叶修还老干部状伸手拍了他肩膀几下,“灯不点不亮,话不说不明,想听我夸你以后我多夸就是了,被我夸有这么高兴?”

黄少天心情复杂地瞥他一眼。

也许是酒精让人格外豁出去不在乎了吧,接着居然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其实光高兴两个字并不能准确概括他此刻心里翻涌的情绪,起码不能显出这个答案分量有多重来。尤其在这个时间点上,他解开了困局,但还没能完全摆脱忧虑的时候,亲耳听到叶修认真地说出他把他视为最难缠的对手,“原来如此”这几个字带来的振奋不啻于一记强心针,角落里的阴霾都被一扫而空了似的。很奇怪,有些话不听到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此渴望它,同时他还意识到自己其实很贪心,他要的不光是叶修的认可,还要叶修认可自己与认可别人不同。

叶修说我也高兴,不置可否的笑挂在脸上,他意味深长地指指自己。

“以前没也发现原来你这么在意我的看法啊,还说你不喜欢我?”

卧槽?黄少天顿时像被蜜蜂蜇了,神特么转进如风,我要不帮你拽一把你还不得上天了!“滚滚滚,少自恋,只是承认你厉害而已,你够强,想要你认可这不是很正常?”

“呵呵,我厉害,我当然知道,你承认我厉害,这我也早知道了。好歹是被你一路叫嚣着要打败我过来的,但如果只是因为强那不就等于刷boss?刷个boss没这么多心理活动吧,你会在乎boss是不是区别对待你和其他来打本的人?别逗了,谁活得这么累啊,喜欢才会在乎这人怎么想自己,难道不是……好了好了,别这么看我,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叶修见好就收,半是无奈半是戏谑地举起双手,叹口气,”我也没说一定是哪方面的喜欢,再说你都拒绝我了怕什么。”

不是你逼我的吗?你挖了个坑非让我跳进去,那种情况下我不说对不起还能怎么——黄少天差点冲口而出,到底还没醉那个地步,临到嘴边反应过来:如果拒绝是被逼的,所以我其实没想拒绝?

也不对,至少不能如此轻易就得出这个结论。无论如何他对此依然有种莫名的不爽,哪怕明知道对方这招以退为进就是做给他看的。取代冲动的是一阵新的冲动,如同按下葫芦浮起瓢,他非得说点什么不可。

“哎,其实……”

黄少天转开了会视线,又转回来,低头看向自己手背。

“如果是在几年前,我应该会答应你吧。”

没头没脑,一句比醉话听上去还要醉得不清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法解释明白到底想表达什么——拒都拒绝了,现在还来说这些屁用没有的干嘛?

神奇的是叶修居然听懂了。

并不是说黄少天曾经对他有过什么。而是指刚进联盟那会,一个新人带着好奇和憧憬主动接近、挑战心目中站在荣耀顶端的近似于神的存在,在逐渐熟悉的过程中又演变成毫不掩饰的亲近和偏袒。他承认自己对他而言很重要,而且有种天然的吸引力。在当时只要稍加引导,转化成迷恋并不困难。而且那个时候他们都更年轻,挥霍得起时光和感情,一起胡闹几年也不会有多大的罪恶感。

同时他也解释了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就不行。很明显,就现在这个自己的诉求,对他来说太认真了,甚至有点沉重。毕竟到了这个年龄不可避免的要把生活、未来考虑在内,叶修记得自己的确提到过这些。这样近乎严肃的人生伴侣式的邀请,使他不得不慎之再慎,假如脑子一热轻易答应之后又反悔,带来的伤害就会太大了,会造成两人之间难以弥补的裂痕,朋友是绝对没得做了——至少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不然如果只是想在拒绝上加码,大可以搬出性别、感觉或者社会环境压力这些更斩钉截铁的理由,叶修不清楚这些天来黄少天考虑了多少,但肯定不会完全没想过,结果这些在他那好像都不重要,重要不过怕自己被他辜负。

他的剑客总是心那么软,血那么热。他甚至不在乎被看穿他其实有些动摇,但他在乎他。


烟夹在手指间燃烧着,叶修短暂地失语了。

他想说你不用那么替我着想,辜负也没关系,喜欢了还没点被谁伤害的准备么,放心吧哥的血条没那么脆。他也知道这个夜晚不可多得,眼前这个人刚刚在一场艰难孤独的战斗里跟心魔搏斗赢了,拼尽全力从自我怀疑的泥沼里爬出来,第一个就跑来告诉了他。这应该不会仅仅因为他是他领队,又或者一个信得过的好友。然后,还在酒精的促进下对他难得多拉开了那么一点口子——像刚刚那样的对话在黄少天彻底清醒的时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这时候明明该趁热打铁,想办法把口子再扯大一点,但他又的确很困了,意识又涩又钝,好像随时都可能滑进更深的混沌里去,他无法保证出口的每句话都能经过大脑齿轮的检验,起到该有的效果。

两个人都沉默着,气氛便怪异得有些瘆人。黄少天哪知道叶修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说出口的话以怪异的姿势落地生根,改不了了,无从解释,就剩了尴尬。加上冲进房间时那一头热腾腾的油汗现在全冷下来,半凝固地附在身上,自觉外形上也狼狈。坐如针毡地过了几秒,一片阴影当头落下,一抬头,只见对方就站在身前近处,手臂张开。

“……抱一下,行么?”

问出这句话代表叶修其实已经放弃了,放弃思考,遵从心底最本能的声音。

“不、不是不行,但最好还是——”

黄少天结结巴巴地回道,头脑混乱的几乎分辨不出是不是自己在说话,叶修的手却已经撤回去了。

“也对,理解。”

当然无法继续再坐在那里,他猛地站起来,丢下一句那我回去了你也赶紧睡吧,转头走时还踉跄了下,几乎把椅子勾倒。叶修伸手扶住椅背,见他走出两步又突然定住,背对着自己上下一顿乱掏乱拍,不知在寻摸什么。

“怎么了?”

“没……找我门卡呢,老叶你看看你桌上有没有?”

他进来后压根就没靠近过桌子,叶修还是尽职尽责地回头看了一眼,没有。

“别着急,坐下来慢慢找,会不会落在机房了。”

“不可能不可能,每次从机房走我都把台面收拾得比我脸还干净……”

黄少天却干脆是一屁股蹲下了,半醉的人四肢不听使唤,动作幅度都大。只见他毫无章法地试图把口袋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还真不少:手机、眼药水、账号卡、指甲剪、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团间裹着几粒薄荷糖。叶修看不下去,掐了烟过去把人架起来半靠着自己,手从肋下穿出,往他没找过的口袋里摸。不知什么潮牌的裤子设计得奇葩,口袋七零八落,靠近膝盖还有一个。“这边呢?有没有,别乱动我帮你找——”

话音未落顿住了,两个人都是一僵,虽然只是轻轻擦过,但那个感触不会错。叶修错愕地把手从空口袋里退出来,一脸无辜。真不是故意的,问就是裤子有毛病,做那么宽松兜又那么多干嘛?

“你……”他欲言又止。

黄少天自己也正后知后觉地震惊着,然后脸才爆红,这时候外面一阵咚咚咚的敲门,紧跟着响起的是肖时钦的声音。


(还有部分内容在别处)


TBC

评论(58)
热度(55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