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又一年为你过生日!(这篇文也……


18.

“少天?”

一大早喻文州来找叶修问点事,意外看到消失了一整晚的自家副队正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背靠在走廊尽头的那扇房门上。

他在出神,一头乱发,眼睛木然盯着对面的白墙,夏季清晨丰沛的阳光扎进他皱巴巴的领口,显然跟昨天穿的是同一套衣服。

像是这声喊让他如梦初醒,黄少天反应夸张地转过身来。

“队、队长?你来找——呃,老叶他不在房间。”

喻文州有点奇怪,毕竟他看起来比较像是才从里面出来,而不是想要进去。不过叶修在不在这种事黄少天根本没理由骗他,于是也就没细想。

“这个点不在房间就应该是在食堂吧,总不会突然转了性开始晨练。我去食堂看看,反正也要吃早饭。你呢,对了,你那门卡拿回来没有?”

他回身往电梯口走去,黄少天三两步跟上,一面叽叽呱呱说着话一面下意识地抻了抻衣服,像是某种心虚,要抚平一切格格不入的细节。

“还没有,他们挺好的,说是要给我发当日快递不用我跑一趟,对了说到这个我正要找你借下充电器,手机没电了,快递来了没法联系……”


叶修去哪了?

没多久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

像往常一样,一屋子职业选手三三两两散布在食堂几张长桌边吃早餐,忽听门口传来一阵邋里邋遢的拖鞋响,只见国家队领队手右扶着呈一个斜角往下的脑袋,以一颗歪脖子树的造型哈欠连天地晃了进来。

“哎呦怎么,落枕啦叶队?"盛饭的大婶眼尖,一把热心的大嗓门隔着好几米就招呼上来,“是不是训练太辛苦了?打个电话我直接把早点给你送过嘛去!落枕得躺着,躺着好得快,要不我去给你绞快热毛巾来敷敷?”

“张姐你别心疼他,指不定昨晚有什么夜生活才搞成这样。”方锐幸灾乐祸地转过去趴在椅背上喊,“他每天手操都不用做,哪来的机会负工伤!”

“谢谢张大姐,还是您有经验。”叶修慢吞吞走到方锐背后,歪着头踢他椅子腿,“去去,给哥打碗豆腐脑来,咸的。”

话音未落,他对面坐着的苏沐橙先刷地起来了,方锐连忙把人摁住:“唉,沐姐姐你别动,我去,指定了让我去呢,这是考核,我要不去领导一会给我穿小鞋咋办,官僚、腐朽!”

“帮个忙那么多话。我还没开始官僚呢,前两天老板娘电话里说起你——”

“领队大爷我扶您坐下还不成吗!”

方锐一溜烟跑了,留下叶修被苏沐橙皱着眉头用关切的目光上下扫射。脖子不好动,他挑了个方向目不斜视地坐下,咳嗽一声:“吃饭吃饭,看我干嘛,年纪大了,总有一个不小心的时候……”

“你不是比我小?”斜对面的韩文清冷哼,“再说又不是五六十了。”

“不是啊老韩,你不能自己比我老就不让我卖老吧。”

“应该是缺乏锻炼,肌肉关节功能退化的表现。”张新杰跟着评价。

“或者睡姿不太好?“楚云秀倒是说,”枕头太高有时候也会这样。”

叶修一面应付着各路人马的“亲切慰问”,眼睛却忍不住往现在唯一正对着自己的角落瞟,并不意外地和喻文州投来的视线撞了个正着。至于坐他身边的黄少天么,那家伙正垂着一颗乱糟糟的脑袋专心致志剥着手里的鸡蛋,半点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叶修也只能无奈一笑。

“文州,”他干脆冲那边招招手,“过来给哥按个摩呗。”

“你确定?一般不都是盲人按摩,手残来按摩搞不好只有反效果吧。”

喻文州嘴上开着玩笑,知道叶修是真有东西跟自己商量,二话没说坐了过去,跟他谈起正事来。因为今天又是局里开会汇报的日子,叶修要有半天不在基地,两人趁着这点功夫把训练要点选图思路都捋了一遍,都安排好再抬头一看,原本黄少天在的位置已经空了。


这并不是发生在这天里的唯二两件怪事。

到了下午6V6团队赛实战模拟的时候,一向指哪打哪,特别好用的苏沐橙不知怎么突然就不对劲了。

团战的前半截一切还毫无预兆。

这是张不算多复杂,大家都很熟悉的雨林地图,既然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不对等信息,开场双方干脆短兵相接,来了一波对轰。

索克萨尔又一次确立了他全荣耀第一香饵不可动摇的地位,在集中承受炮火,看似左支右拙的同时,掩护海无量和唐三打左右包抄,试图一波带走也算是A队相对弱点的治疗冬虫夏草。

可惜生灵灭预判到位,事先布置下磁场线圈,导致偷袭功亏一篑,没有减员。于是两边趁着林中起雾视线受阻的时刻各自收缩,重新走位整合。


雾气弥漫的林间,疾跑中的剑客正不断地以一颗颗参天大树为遮掩,从侧路渐渐向大漠孤烟所在的位置靠近。

千百次实战中积累出的直觉,夜雨声烦突然刹住脚步。

几乎就在下一秒,他看到了3点钟方向大树后一闪而过的,不细心根本看不见的那一抹红光。

轰轰轰!

火光闪动,三发炮弹飞出。

夜雨声烦竟和沐雨橙风迎面遇上!

脑子里已经计算出两人目前的距离看看擦过枪炮师的射程边沿,他没有做多余操作去躲避飞弹,炮火砸进他面前的溪水,溅起三尺高的激浪。

闪身躲到一颗大树后,他把沐雨橙风的坐标点分享在了队伍频道里。

不恋战不是畏战,黄少天很清楚现在自己身上还有其他任务,前路不通,他可以绕道,这一下和枪炮师的狭路相逢纯属意外,她顶多随便炮轰几下看看能不能刮掉自己一点血,放弃一个好策应位穷追猛打,没必要。

但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

轰轰轰轰轰!

炮火竟然追着他的脚后跟来了,来得还那么猛烈。苏沐橙好像把眼下当成了某场1V1的对决,丝毫不顾及他这边是否有陷阱和接应,一路倾泻着火力横冲直撞,甚至不在乎准头。躲避之余,黄少天很疑惑她这是要做什么。

枪炮师追着剑客打,这个情形看上去似乎有点像是十赛季季后擂台赛两人对战的重演,实际上则完全不同。首先这是团队赛而不是擂台,自己身后还有队友,有治疗;再者,这里有如此多的天然遮挡,善加利用就可以当掉很大一部分的炮火伤害,他甚至可以现在反杀回去,拉到近战距离,反正目前他的血量还有89%,可以说非常健康,不怕和任何人对拼。

他这边思考着,另一边的肖时钦也是吃惊不小。

苏沐橙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一局黄少天前期特别游离,猥琐发育不得不防,他不是不知道,但沐雨橙风他是安排在关键时刻占领高地、铺开火力、和一枪穿云前后策应全场的,现在一枪这边已经再度对准石不转开火,枪炮师却转头追血量充足的剑客去了,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吗, 像这样自作主张的状况出现在孙翔身上倒是正常,但苏沐橙?

他连忙在频道里打了个问号,提醒她不要追得太过深入,赶紧回来。从同时下降的血条上看得出黄少天已经在顶着炮火反击,沐雨橙风的还降得更快,这意味着多半已经进入了近战的招式范围,如果再被找到机会贴着身打可就危险了。可苏沐橙依旧置若罔闻,继续扛着火炮不依不饶追在剑客身后,一直到前方已经能看见地图边缘的空气墙。

沐雨橙风终于停下。

公共频道上跳出五个字:你不能这样

沐雨橙风停下,居然是因为苏沐橙要打字!

如果现在是黄少天在对她刷垃圾话,那正常得简直不值一提,可反过来,还是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语句,不管是队友和对手都觉得莫名其妙,没人明白她是想表达什么。

除了黄少天。

其实他之前心里就隐约有点猜到,这一下更无怀疑。

她在兴师问罪,在为叶修抱不平。

这真他妈的有点冤。虽然他对苏沐橙眼里事情会是什么样多少有数——相信叶修不会多说什么,但女孩子这方面天生就比较敏感——你明明拒绝了叶修,却又仗着他的喜欢,喝多了半夜跑去他房间,还雀占鸠巢,把人赶去办公室的沙发睡,落枕就是这么睡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这么一看确实挺不是个东西。当然实际上叶修是在他两眼一闭人事不知后才自己去的办公室,他要是醒着肯定会把人拉住。走什么,手活都让你做了,还至于为睡不睡在一张床上睡矫情吗?

黄少天内心苦笑。

以前比赛里他还会开玩笑问苏妹子今天打那么猛是不是我得罪你了,现在真把人得罪了,却成了无话可说的局面。

他自问不是一个会把别人真心拿出来炫耀的人,宁愿分文不取也不占半点便宜,这方面他是种近乎古典的做派:恨不得主动割一磅肉放到夏洛克的称上来自证没有辜负和利用过谁的感情。但他也不会真的这里为自己开口辩解什么。自尊心不允许是一方面,这事又太过私密,反正叶修知道他不是就行,别人的一点误解,他还受得起。

其实换位思考,他能理解苏沐橙的气不过,他也是那种会忍不住跳出去维护亲友的人,何况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表现出过任何异样,这次怕是踩到线了。

好,落枕算我头上,要出气让你出,虽然这个泄愤的时机……

啪啪啪又是三梭赤红炮弹打到身侧,黄少天用余光扫了一眼战况,正好看到己方石不转一个暴击把索克萨尔岌岌可危的血线从4%一下拉到15%,同时海无量一个捉云手又把对面守护天使准确抓过来扔进正在读条的死亡之门里。看来他们这个角落什么样都影响不到大局了,心一宽,他索性从藏身的树干后面出来,放下手,直直迎着沐雨橙风走去。

枪炮师无动于衷地看着这个突然间放弃抵抗,杀要剐随你便了的剑客。

黄少天几乎能想象,现在电脑背后的苏沐橙,大概就是同样的一副表情。

好在接下去沐雨橙风没再在公频里说什么看起来奇奇怪怪的话。

就为了叶修,她也不会想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就这样让大家以为是她和他的矛盾就好。正松口气,耳机里轻微的咔哒声又让黄少天本能地毛孔直竖。

闭着眼睛他都知道这是什么。

枪炮师身后多了一个支撑,泛着冷光的金属支架牢牢卡在她的腰上,霸体开启,免受一切击退效果。

架起稳定炮架的沐雨橙风,悍然抬高了蓄满能量的重炮炮筒。

轰!

75级大招飓风炮,一路呼啸着卷起所有的枝叶,地面都被砸出剧烈的晃动。

一波接着一波,量子炮、悬磁炮、破甲炮。

惨无人道的,完完全全单方面的屠杀。

长达9秒的火焰喷射,半片天空都被映得通红。

等到硝烟散去,沐雨橙风挂着7%的血皮,怔怔站在剑客的尸体边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事没事,这不我有阵子不脱离大部队刚回来,苏妹子怕我跟不上你们的节奏,帮我找找手感。”先开口的却是黄少天,只见他笑嘻嘻地擦着键盘,这时候旁观的和几个先脱离战局的已经都注意到这边了。

可在座谁都不是瞎子,找手感,谁找手感是跳出去让人轰到扑街的啊? 从来不嫌事儿大的袁柏清就坐在苏沐橙边上,忍不住凑过去拱了下她手肘,压低声音问:“沐橙姐,是不是对面这家伙做啥对不起你的事了?游戏里虐来虐去也没什么劲,说出来咱们帮你讨个公道去!”

苏沐橙抿了抿唇,眼睛依旧盯着屏幕,脸色却终于缓和了些。

“对不起。”过了会她说,“下一盘我会认真打。”

这句道歉是打在公频里说给肖时钦的,也说给所有参与上一场对战的成员。肖时钦从系统退出来,摘下耳机,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小事化了地开始打圆场:“哈哈,第一局,本来就是先热热身么,这叫什么,暴力热身操?等下一局我们来看看效果值不值得推广。”

“什么效果值得推广?”

叶修从门口好奇地转进来。

还是那棵歪脖子树,不过长势跟早上看到的比起来多少有了点差别,好歹不用拿手扶着了,这要归功于他脖子上多出来的一个U型颈枕。

颈枕效果看起来还不错,就是外形上未免有点过于活泼高调:一抹走到哪都能迅速聚焦目光和飞虫的亮黄,亮得都有点吵闹了,还滚了圈毛绒绒的边,生怕人认不出来是个什么动物。最无法直视的还是随着他走进来,颈枕自带的那根细尾巴翘起来在脑袋后面一跳一跳,仿佛有着无穷的精力,和佩戴者那张常年睡不醒似的脸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一个卡通狮子造型的颈枕,可爱是挺可爱,就是生生让叶修给戴出了一种颇具喜感的反差。另外,怎么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眼熟?

“觉没觉得领队看起来心情不错,”楚云秀若有所思,“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轩一拍腿,充满乐观气息地猜测:“是不是上面领导决定给大伙加奖金了?”




夏天的夜晚总是降临得很慢。

快八点了,鸽子还一圈圈盘旋在被火烧云染红的天边,低瓦数的灯泡等不及先亮起来,照着沉沉绿荫里依然鼓噪不休的蝉。

建筑的拐角飘出一丝烟草的气味,如果黄少天略加留心,或者没那么步履匆忙,可能就不会在下一秒几乎跟人来了个额头和额头的亲密接触——只是几乎,黑暗中有人及时拉了他手腕一把,往里一让。

“陪我走走?”叶修说,声音在傍晚膨胀的空气里格外的沉坠,“刚刚沐橙都跟你说什么了。”

“她——”,黄少天先平复了一下过快的心跳,“就随便聊了聊。”

看不清表情也能体会出对方此刻似乎有一点紧张,这让他觉得很新鲜。

而且还戴着那个滑稽的颈枕。好吧,不能说滑稽,毕竟是粉丝特意给自己定制的礼物,而且也的确很实用不是吗。

“等等,我之前就想问了,老叶你就这造型去局里开会啊?”

“不然呢?”叶修理所当然,“这种会又没有着装要求,说事就完了,何况我这也属于做了个造型,不算太随便。”

“体谅下领导们一把年纪了不想忍受视觉污染好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不过怎么一天了你脖子还没好,用不用我给你摁几下试试?”

“不用,好了。哦,我都忘了还有这个。”

叶修咬着烟,取下脖子上的小狮子,手指逗了下垂下来的尾巴。

黄少天震撼了,什么神人啊,37、8度的天这玩意带一天能忘了摘?!

“靠,先别还我,上面都是汗吧,说不定已经捂出痱子了!”

“那要看你还有没有痱子粉了。”叶修不假思索道,一副怎么我都能赖上的口吻,片刻后却又把话转回来,“我得说一下,是沐橙早上正好撞到我从办公室里拿枕头出来,抓着我问了几句,但我也没有都……”

他顿了顿,“总之我没让她——”

这话后半截比较七零八落,不过黄少天已经明白了。

晚饭后苏沐橙把他单独叫出去这事谁都看到了,然后又聊了这么久,要说没聊什么肯定是混不过去的。而叶修之所以不去问她而是先来问自己,与其说在意两人聊的内容,不如说是在意他的感受。

黄少天一直都觉得叶修是个很神奇的人,很多时候他看起来都像是那种典型的技术天才,一心埋头荣耀这个专业,对周围的人事视若无睹,不在意到了一个过于宽阔的地步,可说他不懂这些吧,偏偏有时候又表现得洞若观火,体察入微的惊人。不知道这两种状态之间是不是有个开关什么的,而当他把这份洞察力小心翼翼地用在你身上,这种时候想要完全不动容是很难的。

“她本来就是你的头号护卫队嘛,这我还能不知道?就算哪里有点误会偏袒我又怎么会跟个妹子计较,而且我跟她也算朋友好不好。”为了冲淡这种感觉,黄少天立刻滔滔不绝说了起来,“还是你怕她爆出你什么黑历史?”

“哦,”叶修笑了笑,“她是不是告诉你,我喜欢你至少六年,从五赛季就开始了?”

“呃,也没……”怎么上来就这么直接,黄少天接不过招了。

“别信她。“却听叶修轻描淡写地继续说道,“那是个误会,或者说也算是我自己挖了个坑让自己往里跳。”


TBC


评论(91)
热度(56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