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总算又朝着结尾挺近一步了


79.

眼皮撑开,合拢,再撑开。

如此三个来回,上方裂痕斑驳的灰白穹顶终于变得清楚。

不是宿舍床顶学院绿的帐幔,当然也不是家里卧室那盏三层大吊灯……大脑缓慢地转动着,他终于识别出了这是在哪——学校医疗翼的床上。

黑魔法防御术考试!

刘小别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浑厚的钟声一下下荡进耳朵。

五点钟。好极了,考试已经结束,他完美地错过了它。

生为学生谁没做过几次错过考试的噩梦呢。

现在噩梦成真了,刘小别发出一记微弱的呻吟。


“醒了么刘同学?”

哗啦一下拉开的医用帘后是校医方明华那张令人安心的笑脸。

“别紧张,没事儿的。“

又是这句每个来到这儿...

又一年为你过生日!(这篇文也……


18.

“少天?”

一大早喻文州来找叶修问点事,意外看到消失了一整晚的自家副队正以一个古怪的姿势背靠在走廊尽头的那扇房门上。

他在出神,一头乱发,眼睛木然盯着对面的白墙,夏季清晨丰沛的阳光扎进他皱巴巴的领口,显然跟昨天穿的是同一套衣服。

像是这声喊让他如梦初醒,黄少天反应夸张地转过身来。

“队、队长?你来找——呃,老叶他不在房间。”

喻文州有点奇怪,毕竟他看起来比较像是才从里面出来,而不是想要进去。不过叶修在不在这种事黄少天根本没理由骗他,于是也就没细想。

“这个点不在房间就应该是在食堂吧,总不会突然转了性开始晨练。我去食堂看看,反正也要吃...

生日快乐叶神!再懒也不能错过这个日子!lof高抬贵手不要再屏了!


写这章时总有点犹豫,老在想有的情节会不会不太他们, 他们真的会这么想,这么说吗?最后还是写了,就是觉得假如两个同领域又有竞争关系的人谈恋爱,这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一点:请你诚实评价我的职业水平。我也不想让他们回避这个,在意甚至过度在意它是可能发生的

最后一小段走aX3,听说最近放外链容易出现问题,麻烦大家搜索我的账号tigerduck0515,或者找篇目19013368(跟b站av号一样的),晚点还会放一章见招过去,不知道aX3地址的可以在见招这篇的前几章里找


17.


键帽在手心里掂了几下,叶修转过...

尝试写爽文,本来后面还有,太长了屏蔽词查不出来,逼我分开发T T

似乎渐渐往“可能或许需要一个合集”的方向奔去……


8.

“但是你的嗓子?”叶修问。

“废话,当然是治好了。”黄少天扯起浴袍裹在身上,“我又不是天生的哑巴,当初被强盗抓走的,他们怕我乱说话就把我毒哑了拿去卖,过了几年毒性褪得七七八八,找个靠谱的医生用药调理,早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说话。”

“头发的颜色也变浅了。”

“有什么奇怪?天天在海上,晒久了你也会这样。”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叶修想,之前怎么会没发现?明明那双眼睛还是跟最初发现时一模一样:薄薄的双眼皮在眼尾分开,凌厉又活泼,饱满上翘的嘴唇,生气时憋成一条线,笑...

5.

“叶修,叶修!”

一进皇宫就听见有谁叫他。左右看看没找见人,抬头发现拱廊上蹲着一只黄蓝相间的金刚大鹦鹉。

“认识我?”叶修指着自己鼻子问它。

鹦鹉歪头看了又看,吐字清晰:“叶修!”

奇了,还真认识。

鹦鹉拍拍翅膀:“大混蛋!”

“……啊?”

也不说明一下两个词之间有什么关联没有,鹦鹉绕着他盘旋一圈,飞走了,身边的宫仆一脸“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告诉他皇帝在浴池等他过去。


浴池听起来似乎不是个正经会面的地方。

但对荣耀公民来说却不是这样。

洗澡是举国上下酷爱的一项日常活动。尤其在首都,全城最豪华的公共设施就是那几个大浴场。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从早到晚人满为患。人们...

那天无聊把叶黄两个的生日立牌摆在一起,噫……(没图,拍不好,有的自己摆着玩一下,看我真诚的眼睛:真的好配)然后就开了个双皇帝的脑洞,随便写着玩玩,拍卖皇位的事是古罗马发生过的,所以就偷懒大概用了那个时代背景


0.

禁卫军冲进皇宫,杀死了暴君,鲜血从王座一直流到宫殿门口。

没有人不痛恨这位倒行逆施、坏事做尽的恶皇帝,但现在他死了,并且没来得及留下任何继承人,大家又开始担忧起国家会不会就此陷入混乱和衰败。

军团元帅叶修把长矛从尸体胸口拔出来,环顾一圈:“别担心,我有办法。”


1.

几个大嗓门的禁卫军士兵爬上了城市周围的城墙,沿着城墙边跑边喊:“皇位拍卖啦!荣耀帝国的皇位拍卖啦!...

年初说了要写一个频频上炕的叶黄,趁着生日月和七夕开个头吧,随缘填

生肖梗,妖怪修仙靠乱搞


1.

“乾隆年间的抄本,孤本。当初除宫里藏的一本其余凡能找到都烧了,大概觉得它邪门外道,别的双修纪要都是只讲男女。四十年前跟一堆封资修旧书捆一块扔在废纸处理站,差一分钟就会被扔机器里解成纸浆,要不是当时工人突然发现包着书的报纸一角上有个伟大ling袖像……”

黄少天懒得往下听,劈手夺过来:“讲这些干嘛,这书还没我老。”

“那也是古籍。你小心着点。”王杰希坐着,端杯抿了口热茶。

“有心了老王,谢不多说,你这个猫爬架到付的邮费我掏啦。”古籍大喇喇卷起往裤兜里一塞,他也就谢人的时候有这点亲热劲,...

本来给阿黄生日预定的是三更,所以至少还会有一更的……


16.

——他很喜欢我的。

这话要是早一点让黄少天听到,他可能会花上少说800多达8000字来反驳。

当然这段关起门来的聊天不可能传到他耳朵里,即便传过去了,现在的他大概也没什么心情去管。

在约好最后时限的这三天里,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泡在了基础训练关卡上。

堪称枯燥的重复挑战,打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大脑可以说基本放空了,完全不需要靠思维去指导,指端的操作发乎肌肉自发做出的判断。也就是坐的时间长到一定程度,需要起来找一下腰在哪里。

他天赋好,手速快,一直习惯于在实战中解决问题,这套基础训练程序也就当年刚被魏琛捉进训...

一些狼人杀术语,不清楚的可以看看,当然也可能是我没写清楚


15.

都是竞技选手,胜负欲个顶个的强,哪怕本来消遣性质的游戏,随便玩玩什么的,不存在的。

一上来不管你逻辑派还是直觉流,踩人号票诈身份都跟放大招一样自信,也不知道里面多少是红口白牙说瞎话。

第5天猎人唐昊中刀,起来一枪带走了自己身边的方锐,后者瞠目结舌露出一个“为什么会是我的”哀怨表情,奈何这时死者已没有了遗言发表权,只能闭嘴悻悻领下这份便当。

场上还剩下6个人: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孙翔和李轩。


看看周围这几张面孔,孙翔开始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他是女巫,一个双药都用出去了的女巫。

解药...

前(很前的部分)文可能稍微有一点点时间线bug,先不管了,写完统一改


73.

靠靠靠,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啊?!

一瞬间他几乎要在心里喊出声了,对着树后那个大概是四年级的黄少天。

可人又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呢,虽然失去了这段记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那里的原因,都不用去想他就知道:还不是自己正义感发作,决心一管到底,最好是能找个机会把那封信搞到自己手里,还有大概就是怕那个大小眼固执不听劝,让他别来还是非要过来。

等等,怕那个大小眼固执……原来自己那个时候就已经对王杰希有这种认知了么?

旋即他哭笑不得地意识到,如果连当时的自己都能隐约预感到那没头没尾的二字警告可能并不能阻拦住王杰希...

1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