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4.

黄少天远远冲紫藤花架下的苏沐橙吹了记口哨。

 

她今日身上披着件黄色驼绒大衣,里面是白缎绣花偏素色的旗袍,未成髻的头发乌云般坠在肩头,末梢微卷而蓬蓬然。近观人比以往瘦了些,不过也不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倒显得异样光彩,连戴妍琦都轻赞了句:“沐姐姐美。”

 

那一声口哨引来的可不止苏沐橙一人的注意力,在同时间转向这边的几个人里,黄少天一眼便认出了那天见过的孙翔正冲着自己横眉怒目,算是有几分护花使者的自觉。他也不去理会,走过去径直凑到苏沐橙身边低低说了句:“新片我看啦,是他们拍的不好,总之不怪你。”

 

嘉世的新片《斗神》前些日子上映,因票房反响不佳而在一轮院线提前下档,苏沐橙亦有在其中出演主要角色。此刻她听了黄少天这句“耳语”,也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还未开口就被边上一人大锣响鼓似的嗓门插进来,硬是展开了一番开场白似的客套。

 

曹广诚,黄少天记性不坏,还能想起来这四眼秃子仿佛是跟嘉世相熟的某某刊物记者,就熟极而流地应付了一通,用大堆说话把对方的恭维给堵了下去。今天来这趟本就是事先安排过会有记者跟来,也不叫采访,算是拍几张体现时下当红的男女明星们“健康运动观”的“生活照”来登一个特辑。

 

因近来世风日变,观众对演员的外形喜好也换成了推崇“自然美”潮流,小白脸类型的男演员早已不吃香不说,连女明星都被要求“不能太瘦、靡靡娇弱反而不美”。苏沐橙前段时间“养病”养了小半年久不出现,在新片里的戏份也删删减减得不像样子,便已有人在报上写文章讽刺她简直是林妹妹再世,好一个多愁多病弱不禁风的深闺做派。嘉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当家明星被形容为那种不讨喜的形象,还是曹广诚出了这么个点子,提议让她出来拍几张打网球骑自行车的照片让影迷们看看,论调便会不攻自破了。

 

那边戴妍琦亲亲热热地携了苏沐橙去更衣处换网球服,相较之下男士们自然要快捷得多,不多会黄少天挑好了球拍出来,发现孙翔倒是更早一步在球网边站着了。此时那曹广诚身边跟来叫常先的,不知从哪里举着相机冒出来,小声问能不能给两位先拍一张合影。心想反正也是要拍照,多一张少一张也没什么分别,黄少天便大大方方应了。等走过去到孙翔身边一站却吃了一惊:之前没注意,这会并肩而立了才陡然意识到这人原来这么高!自己也不算矮了,孙翔却还要高出他大半个脑袋,简直气人。他暗暗懊恼,又看两眼不远处正捣鼓相机寻找角度的小记者,心里灵机一动,把球拍戳到一侧地上,略略弯下腰意态悠闲地拄着,索性不去与身侧挺拔站着的人比较,倒也是个自然生动的姿态。

 

听相机快门声咔嚓几声响过,他看到那记者冲这边挥手,知道是拍完了。直起腰来的时候不经意往身侧又溜了一眼,午间光强,那孙翔正像是有些不耐地皱着眉毛,从侧面看去鼻子挺,下巴翘,轮廓也有点偏于西洋式。能被嘉世这样来捧果然还是有些长处的,黄少天心里这么想着,嘴上顺口道:“老弟你这身量可真是够高的,简直——简直像洋人。”

 

他自认年长几岁,这声老弟叫得天经地义,不想对方猛地回了句:“你什么意思?”

气势汹汹的质问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孙翔身上确实混有四分之一的西洋血统,来自于母亲。但这段家事很不光彩,他非但从不提及,在这方面还很敏感。黄少天被他吼了个莫名其妙,自然不知道自己是触了哪片逆鳞,只越发觉得这家伙不通情理,完全是个愣头青。

 

“没什么意思,夸你一句挺拔英俊用不着那么激动吧,”他面上仍是笑嘻嘻的,说着还凑近过去,“这不是连电影院里的椅子都知道的事么?”

孙翔脸顿时涨得通红,后半句显然是脱胎于杂志上那篇署名君莫笑的评论,说《斗神》里的男主角演戏完全是自顾自的行为,不懂如何与荧幕内外的旁人形成互动:“外形甚佳,却只白白英俊给了电影院里的空椅子看。”

“等她们太慢,咱俩先打一局?”

怕他扑过来同自己打架,黄少天抢着把手里的球抛过去。

 

然而很快他便后悔了。

 

没想到孙翔打起网球来是一把好手,起码是真有些技术。这下刚好找着了机会,把之前憋的那口气给全数撒将出来,誓要在这上面折自己一头似的,一下下杀得不依不饶。不像他,对网球本来接触不多,仅限于有一阵在喻文州小公馆的花园里拿拍子自己对墙抽球玩,跟人对上便显得有几分捉襟见肘了。一开始还勉力来回跑动挥拍应对,失掉的球还是越来越多,而且因为跑的没有章法,白费很多力气,不一会就汗湿了背脊。

 

眼下明摆着技不如人,黄少天倒也没打算为着那口气硬挺,否则越打下去还白叫人得意。这种事嘴上认个输与他并不是什么难事,然而刚喘着气把球拍举起来打算叫停,却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继续,我跟你一组。”

 

是苏沐橙。他愣了一下,再看球网对面,换好衣服的戴妍琦果然笑盈盈地站在那里。

“沐姐姐说你看着像是不太会的,刚好我也不太会,要我们两个凑一队那这球就别打了。”

 

 

曹广诚大跌眼镜。

 

在他看来这种事原只是做做样子拍几张照片交差便可,谁想这四位这会儿倒是球逢对手似的,有来有往住足打了一个多钟头方停下来。一下场黄少天便喊来侍者去拿小毛巾和汽水,整场下来尤以他出汗最多,发梢黏在额际,水珠蜿蜒地顺着颈脖往下淌,边说话边用手扇着领口,乍一看简直像个快活的大学生。等汽水来了,他特地多取了一支凑到苏沐橙跟前,递过去小声问:“那孙翔得罪你了?就刚你那一下下冲他抽球的劲里明显带着情绪啊,简直吓我一跳!要有什么不痛快的跟我说,我帮你出气!”

 

他对闲话小道有种天生的热衷,有时候兴冲冲地把探究的话嘴快说了也不一定要对方必须回应什么。但这回苏沐橙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她垂首静静握着冰汽水瓶子片刻,忽然开了口。

 

“《斗神》是叶秋的本子,他什么也不懂,还改得乱七八糟。”

“还有这样的事?”

“当初陶轩要用这个人,叶秋说他不能演,不愿意。”苏沐橙颦眉冷笑了下,“所以他们一把他逼走,就以为能随心所欲了。”

斗神的宣传上一字未提叶秋,导演署名的刘皓,黄少天知道他原本是叶秋的副手。

“他们就堂而皇之把老叶名字都抹了?这也太不合道理!就没人出来说说么?”

“大概笃定了他不会在乎这个。”

他瞬即反应过来,自己的戏被别人全盘掌控,改得面目全非,按叶秋的个性或许真是宁愿不让人知道这原本是他的东西了,那天夜里见到的时候也一句没有提。想到这里眼前不由得浮现起那时叶秋脸上惯有的微笑神情,说不清是得意还是自嘲——但总还是能笑出来,好像发生的事也不过如此,简直搞不懂他这个人。

“那你现在在嘉世——”

他话说一半,看苏沐橙轻摇了摇头,知道她不愿细谈就就住了口。

 

外面人向来把苏沐橙和叶秋的关系传得有模有样:第一部戏便捧红了的“御用女演员”,她从来只演他一个人的戏,被问起从来都说是“情同兄妹”,却不妨碍小报数度传二人好事将近,也有说跟卜万苍张织云那样早已同居的。仿佛人人都能说出一套故事来,其实内里情形圈内人也不大清楚。但那时候叶秋只说了句“沐橙跟我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黄少天就懂了,因为他跟文州也是一样的。首先是“家人”这层牵系,就像是跟世上旁的芸芸众生画出一条无形的界线来,哪怕一男一女,日后真结了婚也变不了这个根本,至于别人怎么看那都无所谓。但两人和嘉世的渊源又是另一码,他一个别家电影公司尚有些竞争关系的演员自然不好深入打听这些——至少不该在这个场合。而且,怀着一种微妙的心思,他也没同苏沐橙说自己已然见过叶秋,对整件事多少有些了解。

 

于是转而起了个轻松的话头:“对了,我都不知道你网球打得那么好,什么时候练过?”

她伸手拨弄一下汽水瓶里的长吸管:“叶秋教的。”

“……”黄少天真是差点把口里汽水喷出来,“他、他居然会!”

印象里的叶秋总是叼着根烟,裹在他皱巴巴的旧外套里,一副多日未合眼的困顿懒散模样,眼下永远挂着两抹顽固的青黑。说起话来虚飘轻慢,仿佛一不留神就要被他溜到某个梦境里去。他第一次去片场好奇探他的班,整场找不见人,后来发现是弓着背坐在摄影机后面的角落里睡着了,整个人尽量地蜷起来,让一张导演椅给严严实实的遮住,只挂下一只瘦棱棱的苍白手腕在外面,手心里倒还抓着一卷剧本,仿佛这就是全部的一个世界了。总之在他看来叶秋身上颇有一种旧式文人的羸弱,难以把他跟任何户外运动联系到一起,尤其还是这么需要体力的一项。

大约想了一下那画面实在有些违和,苏沐橙也抿唇微微一笑。

“嗯,我也没看他亲自打过,大概只是个理论家。”

叶秋身上总有些来路不明的知识,突然间掏出来让人很是刮目相看一下子的,这一点黄少天倒是很认同。

 

 

照片拍完后他提议带两位女士出去找一家安静的咖啡馆吃点东西。

“你们不知道这里的牛排足有三英寸厚,切开来全是血丝,配菜也是冷冰冰油腻腻的,一碗汤端上来看就飘着几片烂菜叶子……反正实在叫人没有胃口!”

和时下的年轻公子哥一样,黄少天也喜欢很多时髦的洋玩意,却就还是吃不惯西餐,认为有茹毛饮血的嫌疑,但是甜点蛋糕之类的又可以。况且这时候既已知道苏沐橙不喜孙翔,他自觉有种应当英雄救美的义务,要把她拉过来脱离那边,哪怕只是一时。

“这……不太好吧。”

曹广诚有些为难,难得嘉世的两位当家明星私下一同出来,当然是默许了可以用来造些新闻的意思,约会对象换成了另一家公司的当红明星固然一样具有话题性,却未必便是陶轩所乐见的了。但他毕竟只是个记者,一边说着话一边不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孙翔,希望他能有所反应,只可惜对方似乎完全无所觉察——实际孙翔心里本来就对这些接送的事宜极不耐烦,还正乐得空出些时间可以去赛马场转转。

“有什么不好?不过一起喝个下午茶罢了,”黄少天笑道,扬手让司机把车开近过来,“被人看到也无妨,反正小戴妹子也在,我看还没人无聊到写我一次同两位美人儿约会吧!”

想起关于此人背景的种种说法,曹广诚倒信了多半,印象里确实罕见报屁股上编排他的花边新闻。虽然写了也未必便能受到塞麻袋扔黄浦江的招待,总归是要多掂量掂量的。于是也只好让此君风流倜傥地把两位女伴拐上了车,扬长而去。

 

TBC

评论(4)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