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诗歌趁年华 

上. 

王杰希在宾馆门口听到有人喊他名字,回过头去就见某人从旋转门里朝自己冲过来。

“走那么快干嘛……电梯出来大堂里喊你半天了。”

黄少天跑到他边上停下,吐舌头喘气。

王杰希表示自己确实没听到:“就你?喻文州他们呢?”

“吃完饭直接去场馆了,我这是手机在房间里充电才回来拿的,你队里那一波也走了?”

“都先过去了。”

“那刚好就咱们一路!”

王杰希边走边看他一眼:“你能把墨镜摘了么。”

“怎么?”

“哪有人大晚上戴墨镜的,看着别扭。”

“你还挺挑剔,我也不想的啊,夏天衣服没帽子,”素有明星意识的剑圣嘴里嘀咕却还是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上撸到头顶,S市热岛效应,烘得他两鬓有汗,路灯下微光闪烁,“算了,这时候也是没人有功夫看咱们。”少顷。“不然要不要借你?那个老大娘冲这里回了三次头了,她肯定不玩儿荣耀,估计是没见过你这么有特点的长相哈。”

魔术师把手插进口袋,继续低头走路,前面红灯转绿。

 

穿过马路便进入广场的边缘,今夜文化广场灯光打得如同白昼一般,他们被卷入一波人潮,像是身不由己。几乎用不着去判断,边上那些快步走过的男男女女全跟他们目的地一致:一部分手里举着支持某某选手的标语牌,一些挥舞着荧光棒或者把那些无色斑驳的玩意儿缠绕在手臂或脑袋上,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或名词从他们嘴边涌出,出现频率最高无疑是:冠军。冠军是点燃这个初夏夜晚里一颗颗悸动的心的关键词,然而已经跟这时候的他和他已经没有了什么关系。打拼一整个赛季,到今夜他们只是两个看客,用那谁张新杰的话来说就是,“来见证历史的”。历史性的时刻在前方正待拉开帷幕,就快了。他们这算来的晚的,仗着场馆给这帮大神选手开的后门不像一般观众入口提前15分钟关闭,不然现在还没进场的不是在一路小跑就是在到处求问黄牛票。体育馆外的巨大电子屏幕上时不时闪过“荣耀”胜利那个经典动态画面,中接一段迅速切过的对战镜头,速度光影都调过后期,特效下是谁跟谁都看不清。没配音乐,另有夜空中依稀传来多人大合唱的起伏声浪,曲调不算熟悉但黄少天耳朵记得,是轮回队歌。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另一拨人要打擂台,“我们是冠军”的旋律压上来,有个特别声嘶力竭响遏行云的男高音隔这么大老远都听得人脊背一麻,回去绝对得吃三天胖大海。

 

黄少天跟着调哼了半句we are the champions,忽然感慨了句:“我还是挺受不了这个。”

王杰希看他一眼:“你?不像啊。”

他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就是这个万众期待的气氛,群众情绪太容易被煽动起来,狂热的,肾上腺素飙升的,你一个人在比赛隔间里输了,外面真有多少人会为之泪落。

“怎么说呢不是心理素质的事,你也知道一进比赛手放上键盘外面就是天塌了也碍不着我的,但要现在这样跳出来在一边看着的时候就还是不太一样。”他抓了下头发,不知道自己干嘛说这个。

“噢,当观众你是挺容易投入的,”王杰希哂道,“没看那之后我都记得要坐得离你远点儿。”

“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这么说就是没忘了,几年,七年前的事吧。那会儿黄少天还没出道,就快出道了,趁着训练营放假跑去看荣耀总决赛现场。团队赛里一叶之秋在繁花血景的绚烂光影中忽影忽现,被二打一死咬了三分钟,身上炫纹光芒大盛,忽而鬼斧神工地用一个简简单单的天击把那两人目眩神迷的配合给破了。他直接从座位上窜起来嚎了一嗓子“好!!!”,没留神打翻了自己放在脚边没盖好的可乐浇了边上人一腿,而那个倒霉被浇的就是王杰希。那年头联盟发展才刚刚起步,那些荣耀著名的面孔远没有今天这么广为人知,职业选手坐在观众席里看比赛一点不奇怪。不过当时场内暗着灯,光从侧面黄少天没认出他,因为看不到另一只眼。当时他就只是小声说了一嘟噜对不起,犹豫着要不比赛完我请他喝瓶可乐?——还好这是一大老爷们,如果是妹子简直是赤裸裸的搭讪伎俩了。只是对方显然也没有把这事儿当成滔天罪行来看待,摆摆手之后自己躬身掏了纸巾来擦干净。于是他猜这个正襟危坐看比赛的家伙应该跟自己一样不是任何一支队伍的粉丝(他刚那一声纯粹是在为技术喝彩),且看观战到此始终未发一言,看来是个无法爽快交流一番的对象,但总比是一个暴躁到没准要对自己挥拳相向的百花队粉好。不到十分钟后灯光亮起,萧山体育馆变成嘉世粉丝欢乐的海洋,打算趁还没颁奖先溜的黄少天起来拜托邻座“让一让”,然后看清了他转过来的脸。

 

“你眼睛——”话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被黄少天当机立断截断咽下去,飞快地换成,“你是微草的那个很厉害的魔道学者吧!”

 

再次见面就是下个赛季的赛场上,两人首次在擂台赛上相遇,除了彼此没人看得懂蓝雨那边频道里刷的那几句问候是什么意思。反正去逐字逐句理解黄少天每句话意思的大部分人都会因为神经错乱而放弃,要不就变成他的死忠粉说什么都无所谓。这一场王杰希胜,但是团队赛却又被蓝雨翻了盘,要紧关头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夜雨声烦把王不留行成功拦截在地图一隅,其余人撕开了微草的防线。

 

然后他们从各自比赛席出来握手。

王杰希伸出去的手没能马上得到回应,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他:“……你眼睛怎么了?”

此言一出他身后的队友看起来快疯了,拼命拍他手臂,小声叫:黄少!!

“嗯,天生的。”

“不是这个——”

黄少天好像想辩解句什么,不过被迅速地挤开了。下一名抢上来的蓝雨队员脸上堆满了歉意,一副恨不得消除微草队长瞬间记忆的样子,那是两家公会还没在网游里大战过一场的时候。

 

一晃七年过去,有人退了,有人退了又复出了,这个舞台总归是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热闹。比方说叶修带队兴欣杀回联盟并且把他们淘汰了这事,想起来黄少天就觉得特别气人但也还不得不承认它特别带感。他用胳膊肘捅捅微草队长让他抬头看夜空:“城市里能看见星星不容易哎,不来个夜观天象压一发今晚到底哪边赢么?”

王杰希长摇摇头,都没跟他计较这一年来他到处散布自己会看相观风水这类的鬼话了。有一段简直逢人就被问“你啥时候研究这个了?”要不就是“能不能给我也看一下嘛”,都什么跟什么……好吧,他是略微提过那么只字片语的,何况跟黄少天聊任何事又怎么会不处处遇到陷阱?早该注意到。

“我又不是诸葛亮。”

黄少天眨眨眼,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诸葛亮还真跟他有点搭哎:呕心沥血忠心耿耿那部分,硬要说的话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那部分也可以算,但是羽扇纶巾?在脑子里套了下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形象,他差点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没想到这么细微的表情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也许特别大那只能看到的就是比一般人多点。

 

广场另一侧的钟声催促他们加快脚步从特别通道绕进体育馆。

拨给职业选手的区域就那一块,都坐满了,就差最后这俩。高英杰和刘小别看到王杰希过来,直接站起来了:“队长。”

两队分布恰好隔着一条小通道,黄少天憋着笑快步往相反的方向一拐,一边问着队里有没有给他带喝的一面猫进座位里。灯光恰到好处地暗下,四周整齐划一的加油打气声被推向高潮,有人在做最后的嘶喊:轮回必胜!!他肩膀抖了一下,掏出手机噼里啪啦打字:

“哎我发现你队里几个小的真是离挺不了你的哈,刚你一到他们那眼神统一跟雏鸟看见鸟妈妈似的!”

短信发出去没多久,王杰希低沉严肃的声音从边上传来。

“好好看比赛。”

微草队员们毫不起疑,只当是在对他们说。

场内又突然寂静下来,全息屏幕上两边出阵选手名字亮起:一叶之秋:孙翔(轮回)VS君莫笑:叶修(兴欣)。

 

 

第六赛季决赛一役后微草和蓝雨开始变得水火不容起来。

 

和联盟中另一对宿敌嘉世和霸图那种在一年年的赛场上积累下的对抗意识不同,在微草蓝雨这里夺冠之恨只是导火索,真正扩大事态铸下仇恨的还得是网游里那场由叫骂开始越演越烈发展到轰轰烈烈全服全地图的公会万人相杀,一度难以收场。

 

在听完公会会长汇报后王杰希特意上QQ找了下喻文州,问他:“这样下去是不是不大好?有什么办法能让两边都退半步,各自约束一下之类。”

“能有什么办法?下属公会那些自由玩家想怎么样就是俱乐部也鞭长莫及,还是等这阵情绪自行消解吧。”喻文州无奈回道,总不能说黄少天都偷摸用小号在这场大混战里正玩得开心。

 

实际蓝雨副队长这时候就在同一个房间里的不远处富有节奏地敲打着键盘,剑客自由穿梭于一下倒一片的惨烈群战中,嘴里还不停呱唧着抱怨:“垃圾话也讲究质量和良心的啊不是这样乱来的拜托……你顶个夜雨瞎B烦在脑袋上死来死去的又有什么意思呢,像我就从来没有刷过王不留行治痛经什么的好不好。”

 

当然在看到游戏里刷这句前黄少天也根本不知道这个知识点,联赛期间哪有那功夫去百度这啊,也就这时候才兴冲冲地挂在嘴边。这天爬起来的时候他还跟喻文州坦白说:“队长啊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没什么夺冠了的真实感。”至于这能不能解释他为什么要泡在网游里虐菜就天晓得。不过本季最有价值选手也一样抵御不了人海战术,终于他被一波顶着花花草草ID涌上来的玩家们给踩扁在地,一缕香魂离恨天——这是个女号。

 

他退开键盘回头看了眼同伴:“帮我问王杰希要个地址呗文州,说了要还他件新T恤的我都在网上找好了就等拍了给他递过去。”

“什么?”喻文州刚把QQ窗口关掉。

他嘿嘿一笑,自顾自嘀咕:“其实是不是该买一套啊,想当初他那裤子也是我祸害的——没准还有鞋?”

喻文州扬起眉毛:“怎么好像有些我不知道的情况啊。”

黄少天立马招供:“可不是么!我跟大小眼都眉来眼去发展奸情好多年队长你太out啦……算了算了我自己加他讲好了。”他这边说两人暗度陈仓已久,实际却还得到选手群里去现加对方的QQ,蓝雨队长干咳一声:“不耽误比赛就好。”

“那绝对耽误不了!”话音未落,耳机里传来QQ的滴滴提示音:

[王不留行已通过您的好友申请]

 

究竟发生了什么,还得说回一周前夺冠那个晚上。

决赛第二场,蓝雨靠两场比赛积累下来的人头分客场夺冠,仇恨值妥妥的。在别人的地盘当然不好大张旗鼓地庆祝,但关起门来自己乐呵一下也不碍着谁,而且宵夜也总得吃。那个点找通宵馆子选择太少,这时候再来个大排档什么的也太寒碜了,最后经理干脆把队伍拉进马路对面一家量贩式KTV的包厢,能唱能闹,还有无限量的点心饮料可以填肚子。一听半啤酒下肚,黄少天拍着热烘烘的脸出来找厕所,七拐八拐的不知道怎么就已经鼻子里呼吸着新鲜空气,一抬头能看见路灯了。怎么到外头来了?他寻思自己得回去,但一下却弄不清门在哪。小道尽头依稀有个慢跑的身影正趋近过来,是本地人的话也许可以打听一下。

 

“嗨!哥们——”

对方的速度慢下来,变跑为走。

“我特么没事吧……”黄少天努力眨了眨眼睛,蹲在那儿喃喃自语,“如果能把随便什么人给看成王杰希,那我也醉得太厉害了点?”

他到底没醉得那么厉害,那似乎真的是王杰希,还字正腔圆地喊出了黄少天这三个字,问他在这里干嘛。他思索着未必就没有什么比较委婉的说法来表示自己迷路了而且有些想吐,站起来时候一个踉跄,被对方托了一把。

“你喝多了?”

模糊中他看到王杰希眯起眼睛瞧着自己,却什么也没能答出来,只顾急急把人推开——没推动,可能对方以为他是要倒,越发用力拽住了。下一秒他一低头哇地大口大口呕吐在脚边。半晌,吸吸鼻子,只觉得身上每个毛孔都冒着那股糟糕的酸味,更糟糕的是还有那么星星点点从鼻腔里喷出来溅到人家的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也是你抓着我你看我就慢了那么一点……”

这才看清微草队长穿一件短袖的POLO衫,款式类似队服但不是,露出的手臂上传来阵阵热意,刚抓的时候触到一层薄汗。脑子迟缓地转动着,这个日子又是这个点出来跑步,除非是习惯,背后的原因他总觉得不该去细想。那会儿王杰希很大度地说没事,还把手里的保温杯递过来让他漱漱口,黄少天当然也没好意思对嘴喝,就仰头往喉咙里灌了点,还是温水。

“够了?”

“嗯嗯够了。”再喝下去就没了吧。

他们跨开那摊乱七八糟明早绝对会让清洁工骂娘的玩意儿又那么站了会。没对话,刚用垃圾话扰乱过微草队员把人一通好虐踩在对方头上拿了冠军,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太合适,而且两人也不是特熟。好在这时候黄少天脑子清醒了些,也不用问人回KTV的路线了,根本就近在咫尺,刚真是喝晕菜了才会找不到。

“我们在那里头……刚喝的有点猛想出来换换气,”他指指身后,下意识挺直腰板显示出自己不是需要人扶的样子,“那——我回去了。”

临到转头要走又鬼使神差了一把,问了对方一个在心里藏好久的事。

“就你们B市这天上那些好像有带着颜色一闪一闪的到底是什么啊?"他问得特别郑重,真没少琢磨,"星星不能是这个色吧,人造卫星?”

可能是觉得太异想天开,王杰希似乎是笑了:“是风筝,有灯的那种风筝。”

当时黄少天光顾着点头了,事后想想这个答案简直神奇,大晚上的放风筝,首都人民怎么回事啊!

 

此时在QQ上的王杰希仍然是非常客气,一听说要赔他衣服就马上说不用了。

夜雨声烦:别啊!你那衣服白的,不赔我过意不去。

王不留行:又没怎样,洗过就能穿。

夜雨声烦:要不然直接寄到微草也行,这不是怕显得你粉丝太痴汉麽,送什么不好送个衣服。主要是衣服牌子我看一眼就记住啦,不是便宜货!

黄少天挺执着,主要是他不喜欢别人跟他客气,大概是从小到大还剩着那么点儿自知之明,觉得对方一客客气气的,背后没准就是嫌着他烦。

王不留行:便宜的,淘宝仿单。

夜雨声烦:……

愣是没想到王杰希会甩出这么句话:他特么还知道淘宝仿单!瞪着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搜过么……这是认真的认真的还是认真的啊?当然是糊弄自己,但这路数也太奇巧!黄少天蹦上椅子乐了半天,才想起对方不会就当交涉终止了吧,就赶紧又打一串字过去继续闹他:哪家的啊,仿得挺好来来来给个链接呗我也去批一打。

怎么搞的?这王杰希的画风好像比以为的要活泼嘛。

还没乐完那头又有回复了,不是某宝链接而是两串再熟悉不过的数字,一长一短:房间号、密码。

夜雨声烦:!!!

平心而论他是没少在群里喊不服来PK之类的话,不过对象也只限定于没事会跟他呛声的那几个,但王杰希绝对不属于此列,而且一般也是叫得多真拉出去单练的少,所以这是怎么个情况?

王不留行:打两把,有时间吗?

有有有,当然有。黄少天赶紧应着声就往游戏里切,操纵剑客小号登陆房间一看,那已经有个也是小号的魔道学者等着了,废话不必多说,开打就是。有那么一秒钟他怀疑王杰希是想虐虐自己,也许他也跟他一样,还没有什么在蓝雨手里栽跟头丢冠军的实感?不过管它为什么呢,送上门来的PK就没有推了的道理,和魔术师打不比在网游里虐菜好玩多了,而且指不定谁虐谁。

 

糊里糊涂的反正打爽了,后来他跟喻文州聊起:“王杰希这人挺有意思的,看着靠谱吧可有时候也神回路,不是那么一板一眼的个性啊,我算知道魔术师打法怎么来的了。”

喻文州说:“你才知道啊。”

敢情两人私下交流挺多,黄少天郁闷了,说好的他跟大小眼有私情的设定怎么换人啦?他偷偷把王不留行的QQ备注改成了“o_0”,本来没这打算,真的。


TBC

还有中下……想来个一发完有点难


评论(19)
热度(493)
  1. 悠闲饮茶别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