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21.

“泥巴种……他竟然说小卢是泥巴种哎!简直不敢相信,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会听到这个词,我三观都要碎了好不好!”黄少天边说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什么血统至上论,巫师的后代才可以学习魔法……我爷爷的爷爷都讲不出这种老古董狗屁论调来!还是说——”他突然转身停在魔药大师的书桌前,双手撑着桌沿,咄咄逼人地靠近了正在批改羊皮卷的房间主人,“你们微草的学院教育就是这样?”


王杰希及时拿开那个差点被打翻的墨水瓶,稍稍后退了一些座椅。

“我猜小别他只是一时口不择言,你知道在争执语境下说出的话有时候并非本意。”

“但你敢说他从没那么想过吗?”这答案显然不能让黄少天满意,“而且谁能说这不是一种潜移默化?我差点忘了你们微草一直以来都是以传承和天赋引以为傲的了,每年的开学典礼上你都说这个。”

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那个画面:讲话时年轻的微草院长总是裹在那身禁欲的黑袍下,一副典型的又严肃又骄傲的神情,低沉并能微微引起回响的嗓音十分性感——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恼火地清了清喉咙。“别急着反驳,都知道你出身的巫师家族古老又高贵,祖上的丰功伟绩说出去吓死一票人,特别看中家族血统也不奇怪。”

“我没有……”

“上学期那个乔一帆转院兴欣,不就是因为被发现了档案有误,父母都是麻瓜不知情只有一个远方亲戚是巫师,所以你把他从微草劝退了?”

“档案问题的确存在,但他本身就并不适合待在微草。”

“等等等等,我想起来了,小卢申请跳级评定的时候你也出来质疑过,这总不是我编的吧!现在事实证明他完全跟得上五年级的课程,但就因为他是被我跟文州捡来的孤儿,来历不明无法追溯家族血统,你就不认同他是个天才。”

“恰恰相反,我很欣赏卢瀚文的勇气和自信,质疑的只是跳级是否真的能够加速他的成长而不是反作用,”他平静地回答,“再强的天赋也需要正确的引导,如果魔法潜力被不恰当地诱发只会带来损害——毕竟有些经验自然地随着年龄增长更稳妥。”

“哈,难道不是担心高英杰的年级第一风头被抢走吗?”黄少天撇了撇嘴,“如果你说得不那么冠冕堂皇一点我倒是有可能会信的!也别扯远了,我就是个混血种,纯血对我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还不明白么?你敢发誓说你真没一丁点歧视混血巫师和那种所谓的泥巴种?”


王杰希垂眼看去,那根食指轻点在自己胸口,如果不配合激烈的语气看起来与挑逗无异。

“没有歧视。”他谨慎地表述,“我从来没有歧视过麻瓜或者混血,我只是认为,有巫师血统的人更适合修习魔法一些,不是更好,是更适合。”

这话马上遭到尖锐的质问,黄少天冷笑了一下,“凭什么就更适合?这不就还是人分三六九等,肉有五花三层那套?”

“因为有那个氛围,也不会遭到误解。魔法不是必须的,至少不应该为了它给身边的麻瓜亲人制造麻烦。再打个比方,像是魔药研究需要很多珍贵而价值不菲的药材,背后有家族的积累和财力支持的确能更好地进行,否则另辟蹊径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

“听听你说的这话王杰希,居高临下地认为谁比谁更合适这本身就是歧视!有时候你真的表现得特别傲慢你知道吗,虽然那傲慢有风度来伪装,一般人会弄混,可熟悉你的人比如我就不会。”薄薄的嘴唇飞快的掀动,颧骨上飞起的薄红是泄露出的怒火,这让王杰希感到为难,惹黄少天发怒并非自己的本意,但在这个时候他也缺乏安抚的手段,只能任由他说下去……“老叶当年有句话没错,魔法没有门槛,谁都可以学。”

“我同样赞成这句话。”

“你才没真的那么觉得!”黄少天咬牙,他知道自己情绪有些失控,这不对啊,明明他来地窖是为了享受温存而不是来跟对方吵架的,魔药怎么又不管用了呢,可还是忍不住,“反正你就继续抱着那个老掉牙的血统理念好了,不管是魁地奇球场还是考试分数上,蓝雨今年都会赢过微草的,就凭那些你嘴里‘来历不明’、‘血统不纯’的小家伙们——敢跟我赌吗?”

突然间地窖的门被敲响了,他蓦地闭紧了嘴巴。

咚咚咚三声后。“学院长,是我,刘小别。”

 

“我给房间设了静音咒,外面听不到里面。”

王杰希善解人意地用一句话解除了黄少天的僵硬。

刘小别在外头恭恭敬敬地问他是否能够进来,说他的五年巫考三年模拟不慎丢失,想来借一本同类型的教参以便备考。

“靠靠靠!”黄少天无声地喊道,哪怕明知道外面的人听不见。

“我可以说我已经睡了,让他明天再来。”

“别啊,耽误微草高材生复习影响考试的罪名我可担不起!”

他说着飞快地甩下斗篷,又弯腰去解裤子。

“那你也不用……”王杰希站了起来。

“没有时间了!”


22.

厚重的木门在他面前打开的一瞬间,刘小别悄悄握紧了拳头。

 

他当然并不是真的来借什么参考书的,而是尚未放弃追寻那个魔药爆炸背后的真相。高英杰告诉他尽管图书馆里的这本禁药大全被人撕去了半页,但这并不是整个学校里的唯一孤本。他知道在学院长那里有一本笔记,是他当年念书的时候对照着那本大全一边读一边做的笔记,上面有的笔记里全有。据他所见这本笔记就放在王杰希的书架上,尽管,“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理由借到它。”

“没什么,我只是问问。”

他的好朋友已经帮了不少忙了,刘小别决定自己尝试。

 

“抱歉这么晚打扰您了教授,我——”

他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半步。

“这是?”

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尊敬的学院长屋里、深夜、会有这样一条巨大的,从未见过的——狗?!!他打了个寒颤,几乎当场就打算转身走掉了。

“没事,你进来吧,它不……应该不咬人。”王杰希说。

灰色的大狼狗仰起头呜呜两声,不知是认同抑或反对,并冲他亮出了森森的利齿。

别靠近我!刘小别在心里大喊着,内心升起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当然他还不至于害怕这种生物,虽然看上去它有一口能生剥兔腿的好牙口,然而问题在于他是个严重的动物毛过敏患者,连魔法都无法完全根治这一点。小时候跟着母亲去拜访一位家里养了20只猫的姨母,差点因此送掉了小命。

他偷眼去看王杰希,所幸教授似乎忙于批改作业,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窘相。

“参考书都在那边的书架上,你自己找合适的吧。”

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刘小别深吸一口气朝房间一角的那两排乌木书架走去。

 

整个荣耀魔法学院都知道,在这里有两个图书馆:一个公共图书馆,一个微草院长王杰希的地窖里藏着的小型图书馆。从规模占地上来看无疑是前者更大,但从藏书量上来说则很难讲到底哪边更多。因为传说魔药大师的藏书柜是个容量无限的的藏书柜,如同被火焚毁的压力山大图书馆一样,虽然实现的方式并不相同。它看起来永远像是每一层都被放得满满的,但只要斜角巷或者哪里的书商送来一批新的书,王杰希就会稍微花一些时间来做一件事:整理他的书柜。他把第一层的书移到第二层,第二层的书移到第三层,第三层的书移到第六层……很快就会有一层空荡荡的书架出现了,足以放下那批新买来的书。再过一段时间又会有一批新的书送来,那个时候同样的,只要他再这样做一次就行了。这里面当然有一个魔法,但大部分人都说不上来它是基于什么原理,甚至觉得这不可思议。

 

现在刘小别也终于来到这个不可思议书柜前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虽然这书柜的外表看起来朴实无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将目光从一排排书上巡游而过,为了装出一副自己真的是在找参考书的模样,还时不时地小声念出几个书名,虽然这实在有点蠢而刻意,但也没有更好自然的方法了。幸运的是,很快就在第三排的书架上发现了一本暗青色的硬皮厚本,勾勒着银边而书脊上没有任何标题字样。用余光再次确定王杰希并未转头看着自己,他伸手取下了它,悄声无息地翻到扉页:略微发黄的纸张中央流利地写着,“高阶魔法药水和药剂心得”,底下页脚出处则是简单的j.W。或许是名字的缩写。看着这时常出现在羊皮纸末端的,优雅而熟悉的字迹,刘小别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了,他下意识地斜过身体,用肩膀挡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继续迅速地翻看起来。任何人看到这本笔记都会惊叹于这位魔药大师的博学和用心,每一页纸上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除了对书做的摘录之外都是他自己的心得,甚至还有些地方甚至还画着图,堪称叹为观止。幸运的是,它和那本大全保持了一致的,以首字母为序的排列方式,这样虽然没有了目录,他还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了他想要找的,就在黑色突厥蔷薇的条目下:“用……蒸馏法……Amortentia……amorphous ……持续时间……解除方法……”

 

Amortentia,还有amorphous,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

先把这两个生词牢牢记进脑袋,继续去看边上的附注。

一阵奇异的感觉爬上他的小腿,湿热的、一下一下的。

他悚然低头:是那条该死的大狼狗正在舔舐和扯咬着他的裤腿!

刘小别差一点要跳起来!“滚开!”他用嘴型向狗威吓,可它却完全没领会到这份排斥似的继续贴上来,金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似曾相识的嘲弄。也许是错觉,但一瞬间他背上的汗毛都炸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想要拔出魔杖喊个随便什么能把它抛远的咒语,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自己的魔杖被黄少天没收了。而像是看准了他的迟疑,狼狗变本加厉地伸出前爪,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还要攀着他的腿往上爬……啊啊!

手一抖,那本笔记啪地跌落在脚边。

皮肤迅速红了起来,痒的感觉从血管里蔓开去。

“怎么了?”

王杰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听到他离开椅子冲这边走来,刘小别心如死灰。

他飞快地将笔记拾起赛回书架,顺手抽了一本别的什么在手里,竭力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没,没什么,您的狗……”

他的狗。

王杰希挑了挑眉。

“他不会怎样你的。”说话间狼狗已经从刘小别身上下来了,十分无辜地蹲坐在一旁,甚至还摇了摇尾巴。

“找到合适的参考书了么,还是需要我帮忙?”

“找、找到了,就这个。”

王杰希忍不住提醒他:“你手里的那本霍格沃兹真题集是全英文的。”

“对……我就是打算……呃,顺便复习下英文。”

刘小别垂头丧气地回答。

王杰希总算没再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长的胡桃木魔杖来:“对了,顺便把这个也带走。”

微草的五年级生几乎无地自容,刘小别几乎能想象到黄少天把魔杖转交的时候会说些什么,但他是绝不打算去请求那位教授把这个还给自己的,甚至已经做好了明天翘课的准备。

“我们只是起了一点摩擦,教授——”

他试图解释,而微草学院长打断了他:“你是我的学生,我相信你并无恶意。”

这话拯救了他,刘小别没再说什么,接过魔杖夹着那本全英文的真题集道了声晚安,匆匆走了。

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前他的目光不经意扫过房间深处那张床,上面凌乱地堆放一摊衣袍,兜帽露出一半深海蓝色的衬里。

那是蓝雨分院的颜色。


23.

“什么眼神什么眼神,连狼和狗都分不清!”

黄少天仍然维持着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一开口声音却完全跟人时无二。狼不满地用尾巴轻拍着地面,回想刚刚刘小别那副炸毛的样子却又忍不住得意起来,“果然没猜错,他还真怕这些毛茸茸的动物啊,连上神奇动物课的时候都自觉站到最外圈还以为没人发现!”

王杰希皱眉:“既然都让人进来了,又何必赶他。”

狼一下子抬起前爪搭在魔药大师座椅的扶手上,咻咻地凑近过去。

“你的得意门生在偷翻你的魔药笔记唉!要不是我及时阻止……你还说信他,我看那小鬼古古怪怪的真不知道打算干嘛!不过也算了,你的学生你自己清楚。”

也许是化身动物时敏锐加倍,他觉察到王杰希沉默底下的情绪不对,还以为是之前争执的延续,就试探着去看他的眼睛。大小眼,大的那只眼那么大,眼睑的启合决定着魔药大师整个面容的阴晴——他已经越来越会归纳这些细节了。王杰希看起来确实不太高兴,黄少天略一琢磨,仗着此刻模样能卖萌,便用毛茸茸的耳朵蹭蹭对方手背以示修好。

“用得着去那样舔和蹭?”

被男人的指腹轻捻住耳朵,狼忍不住抖了一抖,王杰希这是在……“救命!说错了我不负责但先让我猜猜……王大眼你不会是在吃学生的醋吧!”

“你以为我不会?”

这话太自然了,像是顺口而出,狼嗷地一声蹿起来,在屋子自顾自地打了两个圈儿……他太开心了,反正这模样也不在乎,而且一切都可以归咎于魔药的效应。

对了,魔药。黄少天在微微的眩晕中慢慢冷静下来,嘿嘿笑了声:“反正我只是在吓唬他。”

“我知道。”

王杰希看着狼再次用力把毛抖顺,威风凛凛地踱近过来,伸长脖子示意自己伸手摸脖颈。那里的毛厚实而柔滑,手感十分之好。狼显然也被摸得挺舒服,黄宝石般的圆眼睛眯得狭长似线,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哈气声。

为了掩饰这种惬意黄少天嘀咕起来:“这是不是你第一次看见我变成动物的样子?其实四年级的时候我就是个注册的阿尼玛格斯了,厉害吧,狼不比张佳乐的荆棘鸟威风多了?还有那谁周泽楷也不过就是个没脾气的鹿……”

“四年级的时候。”王杰希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舒展开很淡的了然,他说,“看来我好像找到了某两年里级长浴室的沐浴露总是用得飞快,并且地上会有动物爪印的原因了。”

 

级长浴室是学校给每个年级级长的一项特权,可以享受单独的沐浴时间和堪称豪华的设施,统一受当届学生会长的管理,不得外借。多年之后被翻旧账,黄少天还是笑嘻嘻没什么正经模样,反正好处是已经享受过了。

“也不算什么吧,反正你知道我一直跟老叶他们打招呼蹭来着……”

他从来没当过级长,但总是能蹭到级长浴室,就靠跟各届学生会主席叶修、张佳乐,包括后来的喻文州之间都熟。打个招呼就能睁只眼闭只眼的让他用——毕竟谁也不能成天24小时地泡浴缸里啊,这都不算什么违反校规的大事儿。但在王杰希当学生会主席的那两年里他都是真.偷溜进去的,唯恐被人看见,进出的时候都用上了那会儿刚刚学会的化形。

“就只是用一下啦又没躲起来偷看你洗澡……毕竟不是谁都有老叶那件隐形衣的,等下,我不是在说他干过这事啊,虽然他的确用那隐形衣干过不少偷鸡摸狗的破事但应该还不至于,嗯,应该吧。”

这不是审犯人,没必要全部交代,他拉了叶修糊弄过去,就没说自己是真挺喜欢当年王杰希放在浴室里那自制沐浴露的气味了(尽管没喜欢到要喝它,是认真用掉的)。这不很寻常,大部分时间他都不关心也不会分辨什么味道不味道的,又不是女孩子要把自己搞得香喷喷——但说不出的就是喜欢,后来知道那是茶树的清香。

“可是你也从没问过我。”王杰希说。

是以他们从来不是密友。二年级之后黄少天就只会对他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了(他其实挺早熟)。他们虽然偶尔会共享一些无风的黑夜,密林边缘的树叶沙沙地保存下了这份秘密。后来变成同僚,会谈及学生们闹的笑话,渡过不多的下午茶时光……但一直以来蓝雨的活跃分子跟谁不是那样?他和别人甚至走得更近。

黄少天奇怪地抬头看了看他:“因为知道问你也肯定不会答应啊。”

王杰希愣了一下,突然忘记了之前预备着要说什么。手指不小心摁在了羽毛笔尖上,薄薄的指茧染上了墨水,下一秒被狼伸出温暖的舌尖迅速舔走,只留下一块湿漉漉的印记。他哭笑不得:“你干嘛舔墨水——”

还是批作业的红墨水。

狼却转身跑开,一蹬后腿蹦上那张绝不算低的四柱大床,用爪子在他自己的那堆衣服里翻找了一会儿,扒拉出自己的魔杖叼住了,然后返身跳下来。

 

“我该走啦!刚那话题提醒了我得赶回去洗澡,看起来你还有没完没了的论文要批改不过……晚安。”黄少天含含糊糊地说,毕竟嘴里还咬着根魔杖呢,他示意王杰希开门,“快举手之劳一下。”

王杰希就站起来举手之劳了。

“晚安,黄少天。”

 

24.

一口气从地窖钻出来,狼在寒冷的星空下张嘴哈出一团白雾。

在那之前他不敢慢下脚步,更不敢回头。黑暗的通道中有股力量,来自于光隐没的那扇门背后,仿佛一只手时刻都在想把他拽回到那个房间。回去,敲响那扇门,等它再度开启的瞬间他会变回人的模样,当然,全身赤裸的,就那么站在那个人面前,用渴求的声音吐露狂热的话语,请求他的抱抚或者抱抚他;也可能直接就干脆躺倒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让脊背深深陷入冰冷的绸缎,在寒冷中瑟瑟发抖,等待手指落下在自己的皮肤上点火,带来征服和灼伤……这还是经过美化的版本,说直白点基本就是想跪舔?都说爱和喷嚏是最无法隐藏的两样东西,好在就算有这冲动他也还端住了,宁可保持着阿尼玛格斯的形态也有这一部分的原因。

看吧,最后的最后王杰希还是只回了一声晚安。这个人那么从容,淡漠,始终是“让你三步棋”的礼貌(行了知道你巫师棋下得好还不行么),也没再提过一嘴那个消除记忆魔药的事,温柔地和人争论,但他从来不挽留。

开门的一瞬间黄少天简直想扑过去咬这家伙的喉咙——“我的犬齿已经饥渴难耐了 ”——要不然就是死死地吻住。

可一旦行动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等于直接认输。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这件事从“卧槽天降无妄之灾”变成一种尚有几分挣扎但仍然愿意一头扎进去的游戏,尽管知道透着古怪。每一次见面都是一场角力,不仅仅是在床上谁征服谁那么浅薄,当然也包含那个。不夸张地说,这是堵上意志和尊严的决定俘与被俘的过程,这一次黄少天对自己没有把握,不知道他会在这种不可理喻的恋想中沉沦到哪一步,但没有把握的事情才有挑战的刺激和诱惑。他在矛盾和不确定中跃跃欲试着。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探戈不是一个人跳的”,他能肯定王杰希也一样有兴趣。

就如同在魁地奇球场上曾经的碰撞一样,他们喜欢跟彼此较量的感觉,哪怕这是片陌生的新战场,渴望对方败在自己手里。这念头让未曾冷却的血液又有升温沸腾的趋势,他在浓黑如墨的夜色中撒开四足奔跑起来,向着塔楼的方向。


冷月从云层中现身,夜风吹动城堡墙壁上的常春藤。

学校里大部分已经沉睡的学生和少数焦灼而难以入眠的灵魂在此刻一同听到了一声长长的狼嚎,那回声还未淡去,更多的狼开始遥相呼应。

这不稀奇,禁林里什么都有,虽然狼人一般只在月圆之夜跑出来。而且学校有那么多大巫师在,布下的结界总归是值得信任的。

他们不约而同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TBC


王杰希自制沐浴露的茶树味是直接用了以太之风里他的信息素气味

想过狼人可是hp设定下的狼人太惨了,还是让黄少当个变换自如的狼吧……“大狗”!另外也是延续了hp的设定,注册的阿尼玛格斯数目极少,已知的只有三个(老叶没注册

评论(25)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