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3. 

荣耀大陆,神之领域。

 

大陆地图的最右端有一块被称为极东之地的板块。没有标明准入等级,不是副本入口,别说野图BOSS了连个可以砍砍的小怪都没有,是片史前遗迹一样近乎完全荒芜的茫茫冰原。

 

网游地图上这样的地方一般是留待日后更新内容扩充完毕后才会对玩家开启的,极东之地却不是。它从55级神之领域开启的那天就存在着,经历了几次等级提升的大更新都毫无改变,看上去似乎被游戏开发组遗忘了。这么偏远的一角无论是PVE还是PVP的玩家都不会无事造访,单调的颜色让风景党也极少踏足,至于被追杀的红名玩家就更不会选择逃进这块区域了:主城都离得很远,传送点只有可怜的一个,进去了就是被瓮中捉鳖的节奏。

 

也有人曾经怀疑过这样一个莫名的角落是否埋着游戏的什么彩蛋或者隐藏任务,毕竟在冰原入口处还安插着一个可以与玩家对话的NPC,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放这个NPC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然而各路玩家经过了无数次尝试也没能从NPC这里获取到任何任务提示,渐渐就彻底将其遗忘了。

 

叶修却说,我知道冰原底下有一个巨大的深渊。

 

 

说这话的时候君莫笑和流木正站在据说是神之领域最高点的山峰——冰冷山脉的剑魂峰顶。倒不是爬上去,两人是被七级双人坐骑载着盘旋了雪峰数周后才飞抵峰尖的。山顶上其实没有什么风景,目所及处全是冰雪一片,全是灰与白,连山脉之下的修炼场都缩成了一个小点。头顶上的暗云沉沉,似乎随时要压下来,身周寒风峻烈,站在那里似乎就有了点“我欲乘风归去”的意思。

 

这一天是新年活动日,新年活动没有什么争夺性,便也引发不出什么大规模的拼抢。这边两人自从上线接了任务后照例边嘴炮边相互捅刀捣乱你来我往地进行着,中途各回各“家”(公会)做点贡献,又相互偷袭PK若干次……等到零点钟声响过回到主城兑换了奖励,抽到了换装券当即便用了。看惯了的角色造型换上礼服的样子显得怎么看都有点陌生好笑,两人相互嘲讽到后来连结婚的玩笑都开上了。到这里都还很热闹欢乐的,然而等叶修挥手唤出机械翼龙号称去“兜个风”,再一次飞上半空中开始黄少天却陷入了沉默——他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话了。

 

并不现实中真的失语,也不是一口气说太多到微微缺氧而说不动,而是一种奇妙的,来自内部的……不如说是因为跟这个人这些天来把该说的能说的好像都在这一刻之前说尽,语言系统暂时清空,连一句普普通通的玩笑话都无法提供智慧编纂出来。

 

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还没什么,可发生在自己这个说话绝不怕多,让他缩减句子比杀头还难,连联盟都为了他修改规则的人身上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点?他直觉这和身边站着的人是叶修有关,但具体是何种有关……嗅到了某种危险的黄少天终于没有细想下去,仿佛再往前跨一步就是悬崖了。

 

两人从龙背上下来就这么一语不发地站在山巅,简直有点现实里在寒风中冻到无言的可笑。就在这诡异的安静拉长到没办法再被忽略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起了关于极东之地的事,终于把沉默打破。

 

“你下去过?”

黄少天的吃惊不是没有原因的,虽然不是荣耀教科书但他好歹也算个骨灰级玩家了,如果极东之地底下真有什么,怎么这么多年都没见人出来发过帖?一叶之秋当年出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攻略,自己可是都看过的。

“没成功,一个人有点困难,不过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

“擦,这都能知道,你跟GM一伙的?”

“跟GM一伙的那是文州,你家的。”叶修说,“我说的大约知道是因为很早之前跟一个朋友撞到了机会一起下去过。不过不是在神之领域里,是在第一区。”

“可如果第一区有,岂不是每个普通区都应该有了?”他忍不住问。

“不,只在第一区,而且应该说有过。”

 

深渊之下隐藏着的是一条蜿蜒的石头长廊,很长也很空。

 

叶修猜测这可能是个策划方没来得及完善的半成品,比起副本倒更像是一个用于展示整个荣耀设定架构的场所——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往里安插BOSS的缘故。诡异的是长廊并没有出口,他们走的尽头的时候险些以为就要困死在里面,几乎一切办法都试过了才找到了出口。像是为了奖励到此一游似的,这一趟他们到底没白来,背包里多一个从未见过的稀有材料,以及各自的头上出现的新称号:“见证者”。

 

这是一个在游戏官网上未曾公布过的称号,自然也没有写明过获取方式。

 

当然,比起称号,物质的奖励作用更深远得多。围绕着这个稀有材料的特性,一个从未有过的武器样式逐渐在某个天才的头脑中逐渐成型。两年后一把独一无二的武器终于在编辑器中问世,却因为版本变动带来的职业觉醒而失去了用武之地,进入了长达多年的沉睡。

 

“等一下,这某个天才说的是你自己?”

“呃,当然不是,”叶修说,“只是说千机伞的原始材料跟它有关。不过奖品是一次性的,换号再去试一次就完全是空手而归了。开二区全服大更之后干脆什么都没了,还以为就这么被修复掉了,当时觉得特别可惜。前段时间无意中在极东之地发现了那个一模一样的NPC才知道制作组把它移到了神之领域里来了。如果设置不变的话底下应该还是有东西吧,毕竟这么久连我都没发现估计别人更找不到啦,所以咱俩什么时候去探探呗?”

 

这么一大篇说完,黄少天觉得自己明白了。

“想搞把新的银武了?探索精神很值得嘛肯定不过总觉得你的千机伞听到会哭的。”

“不是我好吧,对散人职业来说千机伞已经很完美了。”

“我擦,那你这是打算转型进研发部门了?我得打个电话跟蓝雨技术部那谁说说这个重要情报。”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叶修还真笑了几声,笑完了才道:“八字没一撇的事,我可不敢给关榕飞再添新难题了,如果和战队有关也不会找上你啊。”

“那你这——”

黄少天张了张嘴,只见画面中的君莫笑撑起千机伞,围着一身橙装的剑客流木慢慢悠悠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圈,目光停留在他身后那把副本掉落的75级光剑上。

 

“我说,”耳机那头叶修的声音里带着沉沉的笑意,“玩这号也挺久了,少天你就没想过给小流木整把好点儿的剑吗?”

“……用不着吧!”

 

坐在电脑前的前剑圣很不想承认自己被这话吓了一跳,但一句“用不着吧”还是脱口而出了。

 

“谁说用不着,起码PK不用老让着你了啊。”

“靠靠靠靠靠让你妹啊让!”这个炸点掐得可准,可见是娴熟已极了,“做得出我也升级不起好不好!!”

“不是号称抢BOSS比我强过十条街吗黄少天大大,想要什么材料你搞不定?真不行拿钱来买啊这两年兴欣仓库挺富裕的买的多给你办张VIP卡还是可以的。”

“……”

 

做过职业选手的人当然不会觉得银装银武有什么了不起:那几年里整个蓝雨的技术团队都围着夜雨声烦这个神级账号转,一把冰雨上多少财力物力投下去早数不清了。退役了拿着剑客小号回到网游里,怕被人认出来黄少天特意在人前各种收敛了,都没让蓝溪阁的人知道流木是他的号,更不可能去帮会仓库里特别要什么材料给自己弄装备,就连身上这套橙装都是下了N个副本才拼凑出来的。

 

当然游戏玩到他这个水准,除了每次要跟叶修PK都非得拉到修正场里多少让人有些不爽之外,是什么装备还真无所谓。但对武器又不同了,但凡对某个职业有偏爱的人要说对本职业的自制武器没点情结是不现实的,然而先不说谁来设计图纸,打造银武所需的材料也是一人实在难以搞定的。所以看着流木的时候他不是没动过念头,但基本一分钟内就自动打消了而已。

 

然而叶修好像还真不是纯开玩笑的,一边拿出魏琛的例子来说自己动手搞出银武的可不是没有,又说不图等级有多高只是试试也无不可,也不知道是在积极个什么劲。或许真是在网游里惹是生非惯了吧,把一没影的事描绘得让人那叫一个让人心动——其实他怎么可能不心动,听到的第一秒就心动了好吗?但一想要是真有什么独一无二的材料落到了自己手里,又像欠了对方什么还不起的大礼似的。不过叶修那头说得那么轻描淡写,自己这儿先纠结上了也显得太不爽快不爷们了,所以最后黄少天还是答应了。毕竟东西有没有还不一定,而第一步的探险邀请本身也极具吸引力。

 

当夜跨年做任务已经太晚,两人下线前就约了个明天上来的时间,不用说按宅的作息当然也得下午了。

 

那个夜里黄少天打着哈欠看好友列表里君莫笑三个字灰下去之后也退了游戏,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两年过去了,自己却还未能等到那个名字重新亮起来的一天。

 

 

一个月前荣耀十五周年版本大更新,神之领域新增数个副本。

 

其中八十级的五人副本“冰川洞穴”和百人副本“封印之眼”出现在被遗忘多年的极东之地上。这片荒芜的冰原骤然迎来了各路满级玩家的热情造访,已然不复当年万径人踪灭的寂静景象。

 

两年后,连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探一探的这个地方也变了模样。

 

“我觉得吧,其实流木应该想得到你不是故意失约的。”此时看着路灯下的君莫笑,黄少天忍不住说了一句多余的话,“而且都过去这么久了,他总有别的事要做,应该早就没在等你的解释啦。”

 

这话看起来对君莫笑没起任何作用,所以显得更多余,于是他飞快地补上一句把前一句刷掉了:“走走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吃宵夜要不要?店小味道好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黄少天哪里是什么美食家,无非是街头巷尾有兴趣了都愿意去吃一吃,旋转餐厅去得,街边大排档也去得,而且大排档还更熟门熟路一点。

 

G市的宵夜不比北方,露天大排档向来连冬天也不肯停歇,而且一开就是一条街。路边台面一行摆开,灶上明火蹿得半人高,纵有寒风也早被热腾腾的的锅气赶跑了。

 

黄少天和老板是老相识了,照老样子要了一溜儿河海鲜小炒,然后又多给带来的这位点了个砂锅粉丝煲,另外终于还是顺手拿了瓶啤酒——就一瓶总归没什么关系,而且现在他也不是职业选手了。砂锅先上来他就馋了,老实不客气地从里头捞粉丝来吃。下嘴太急烫了舌头,赶紧抿了几口凉啤酒,再抬头却发现君莫笑正定定地望着啤酒瓶,一脸“给我也来点儿”的意思再分明不过。

 

“……你要?!”黄少天噎了一下。

“流木好像说遇上这个我一杯便倒,”君莫笑沉吟道,“我不信。”

“来来来这就给你个翻盘的机会!”

 

黄少天说完拍桌而起,从临桌上拽了一个新纸杯就往里咣咣倒啤酒。别看动作豪气干云,推过去的时候其实只有浅浅小半杯——然后举起杯子教对方碰杯,祝……实在找不到什么祝词就咧着嘴说了句悠着点喝,假装一仰脖子,特别壮烈地喝了很小的,嗯,“一大口”。

 

开玩笑,要真一杯倒了这么大个人还不得自己拖回去,他才不挖坑往里跳呢。

 

当然一杯倒那个话是他从魏琛那里听来后特定跑去嘲笑叶修的,据说是挑战赛胜利后发生的事,到十赛季夺冠后的庆功宴上又重演了一回。他自己也没什么量,但再怎么一瓶还能撑,就打算指着这个笑话活它几个礼拜了。这些天来这种荣耀和现实角色的语境混淆他都早已习惯且转换自如,君莫笑的记忆很奇妙,有些时候分得清哪些操纵者的表达于己无关,有时候却又另有一番理解且对此深信不疑,叙述起来也就很有点虚虚实实,黄少天也不反驳他,哪怕再违和也有趣味。

 

古人说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大概就这个意思吧。

 

刚开始他还觉得君莫笑实在应该去荣耀论坛上开帖子“八一八”:够吊乱的口吻加上够强大的逻辑当然还有那些腥风血雨的事例,绝对收获一堆好点赞。但人都是有私心的,现在他也有了,就觉得只有自己能听到也没什么不好。那些隔了一个时空的旧故事在他的记忆中以古怪的姿态重活过来,像一串风铃挂在门廊里久了,突然吹来一阵风,那些叮叮当当的声音落到耳朵里,便希望可以一直那么持续听下去。

 

只不过君莫笑用了“喜欢”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和流木之间的关系,而且坦然得好像在说流木和他本该在一起也已经在一起了一样。于是在这些叙述中再涉及到流木的时候黄少天的心情就格外微妙了起来:我的账号卡,我说过的话和做的一切——但那又不是我。清晰的判断力在这里变得摇摇欲坠,他快要弄不清那些被君莫笑说得煞有介事的好感表达和追逐到底该算到谁头上了。如果君莫笑能知道流木喜欢自己——这不科学呀——那叶修是不是也看出了当时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心思?这是一局提心吊胆的复盘,虽然回忆是自己的,但一涉及到关于叶修的事却不知怎么就有点矜贵起来,好像想一回少一回似的。

 

直到这一晚这点心虚和回避逐渐被酒精抹去,他终于抵不过好奇心,抛出了这个看似荒唐的问题,同时竭力让自己显得像一个无聊的中学男生在楼梯间捅了捅刚刚看隔壁班女生看呆了的哥们儿胸口那样。

 

“哎,你怎么知道流木喜欢你来着,他说过吗?”

 

周围太吵了,厨子在身后哗哗哗的起锅爆炒,旁边桌上的夜宵客大声相互劝喝而且摔了两个酒瓶,他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只好伸长脖子凑过去扯着嗓子又重复一遍——天哪这简直是羞耻play!喜欢不喜欢有这么吆喝着问的吗,又不是朝鲜电视台真情实感字字铿锵的女主播。

 

君莫笑这会儿他正看着手里又添了一回的塑料杯。啤酒不辛,只是微苦,他想不通为什么电视剧里很多人总要拿这个来“浇愁”,明明没什么滋味呀。不过淡黄的酒液在头顶旧灯泡的暖光下看起来流光溢彩,金灿灿的如同某个小剑客头发和瞳仁的颜色。本来这种颜色在对面这个面目相似但表情生动的家伙身上找不到自己还觉得很可惜,但此时夜色中淡淡的金色暖光朦胧地笼罩下来……在升腾的白烟和葱花的香气里,他也终于拥有了这种颜色。

 

看着那张嘴开开合合了半天,君莫笑总算听清了那个问题并微皱了皱眉——对他来说这简直不算个问题,回答起来屈尊纡贵掉智商,但为了避免对方陷入到借酒浇愁的境地里,他决定还是照顾一下。

 

“你也知道流木一向有话太多找不到重点的毛病。”于是他很认真严肃冷艳高贵地说,“不过都那么明显了,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吗?”


TBC

评论(29)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