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17.

——是你吗,流木?

 

白雪悚然看着前方那个垂手执刃孑然而立,不知在向谁问话的身影。这一幕太过吊诡,明明心里掠过无数问题,同时却像是有什么压迫着胸腔让她无法开口发问。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整个世界都像是抛了锚一般静止不动。

几秒钟后,剑客转回头去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走进了仇恨范围,于是铜门前的亡灵士兵们再度疯狂地扑向了他!

 

至剑无敌身位一移,及时闪避开另一侧的长矛攻击,躬身急冲——拔刀斩!临时脱战未曾补血补蓝的他竟选择悍然插入包围圈的中心,同时把背部毫不设防地露给了涌过来的群怪们。

 

黄少需要援助,但自己的枪炮师法力值已经告罄。白雪迅速点开包裹栏却愣住了:一行行格子全是空的,自己身上所有血蓝药都用完了——怎么办?她惶急地看向前方的战斗,只见半空中一招银光落刃剑光直劈而下,剑客落地时,身前身后的小怪竟然同时中招倒地身亡。

 

——不可能的吧!

 

白雪简直要叫出来了,难道刚才的一招自行幻化出了两道攻击?可这完全颠覆了她所知道的的荣耀战斗规则。然而不由她细想,顷刻间剑光荡开半扇圆弧,剑客用半招风残草尽退开,像是在给一股无形的力量让出空当一样,紧接着一抬手横剑自卫——

 

叮叮叮叮。

急如骤雨般的格挡声还未响完,忽然间身侧一个偷袭的亡灵士兵毫无预兆地飞起,像被什么挑到了半空。黄少天却像是早料到一般,飞快回身将剑一抹,顺势将这僵直状态下的亡灵士兵的血条彻底清空送走。

 

这简直像——不,应该说只能是两个人才能完成的一次配合。

还是极为默契的那种,她终于为眼前发生的事找到了神奇但合理的解释。

尽管不论是视线中还是列表里都找不到那第三个人的影子,但“他”确实存在于他们之间。刚刚救了她一命的,而现在还在帮着至剑无敌一起对小怪们展开了攻击的那个“人”!

 

“是你吧就是你吧流木!”剑落,黄少天的声音再度响起,某种急切的情绪连带着语速也一路狂飚,“刚刚那下落英式加回手剑的习惯都跟我一模一样就算是bug也没这么巧吧所以绝对是你没跑了……”

 

没有回应也不停下,就这么大声自言自语着继续挥剑残余的怪们砍去,他像是整个人都彻底兴奋起来了。

 

“听得出我是谁吗?不可能听不出来吧!之前还怕你会不会卡在墙里出不来呢,看来行动没问题啊,所以现在是你看得见我我看不见你喽?哎你到底怎么搞得居然把自己变成副本bug了本事挺不小嘛,君莫笑那家伙找了一圈找不到你一抓瞎都跑到我这边来啦!问我你在哪可我也答不上来啊!结果这货就赖着不走了还说了好多你们这边的事,咳你都不知道那些话多毁我三观……”

 

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否能传达过去,他干脆趁着攻击的空隙大爆手速把这些话源源不断地在近聊频道里又原样打了一遍,一时间只见一个个文字泡不断地跳出堆叠上去,几乎要顶破长廊暗沉沉的穹顶。

 

“可我又想要你真跑出来了怎么也得先来找我啊,没道理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啊要换是我肯定会跑来先见你一面的对吧,所以他这推测不科学!后来听说这副本里有bug,他们说这bug会拉怪用的还是剑系技能什么的我就瞎猜会不会是你了。其实也不算瞎猜算直觉吧,毕竟还有谁比我更熟悉你啊……所以我就非得来看看是不是流木你,虽然不知道能撞上的几率有多大可我总想赌一把看看,毕竟你要在这里的话怎么也不能让这堆怪活活把我给砍死啊是吧……哦哦还有中草堂和轮回下这本出岔子是你故意的吧,干得漂亮!”

 

剑刃的寒芒在文字泡和黑雾的间隙有节奏地跳跃闪现,快过电光火石!最后一波亡灵士兵们的阵型变得逐渐零散再也无法聚拢,然而战斗到此刻,至剑无敌的法力值也近乎见底。而这回黄少天没有再脱战补充,也已经没得可补充了。剑客身形不退反进,一连串低阶技能迎头痛击向目光空洞朝他袭来的亡灵士兵,剑尖每到一处都会催开一朵崭新的血之花。

 

如同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在尽力翻卷焰心窜高火舌,不惜代价地让光亮绽放直至最后一刻,但用着这种牺牲式打法的人同时又是兴奋甚至快活的,这情绪从他的喋喋不休里就能听出来。

 

“喂喂刚才那下配合爽不爽爽不爽?唉说起来真没想到我跟你还能有这么联手打怪的一天,哪怕荣耀教科书都没干过这事儿吧!不过怎么光我在说你倒是给个回话呀,就算中了什么隐身buff总还能说话吧?你这么沉默我太不习惯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周泽楷的号呢,是没话说还是不想说还是怕人嫌你烦?谁敢嫌我弄死他!我去不会是你说了话我这都听不到吧,这可怎么整啊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你来着……”

 

刺、劈、削、砍、挑

 

哪怕到最后就只有这些基础攻击,在要紧关头的亮出却依然能化腐朽为神奇,给那位看不见的同伴送上恰到好处的配合。一片近乎绚烂的刀光剑影中,剑客在某些瞬间停顿转身走位时自然而然摆出的姿态让白雪几乎能在晦暗不明的空气中勾勒出那个与他背靠着背的身形来。

 

“话说你出去过吗,难道是困住了?君莫笑说他整个神之大陆地图都找过了怎么没找到这里来么?还是他也看不见你?天哪你在这里呆多久了,该不会是我最后一次下线前把号停在这里所以才会——”

 

声音骤然顿住,仿若被一把重锤击中,黄少天大口喘息着,甚至忽略了身后矮身刺向自己的兵士。

 

图穷匕见,匕首直没入至剑无敌的膝窝,鲜血无声地飞溅开去。身体落下的一刹那他用力把剑插入地面拄着自己才没有跪倒。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大胆猜测到“同伴”意图的剑客一咬牙,拔出剑尖旋身再起,刚刚保存着余下仅有的法力值拖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幻影无形剑,剑出!

 

剑气不容置疑地张开如一张凌厉的网,看见和看不见的幻影围住了残余的亡灵士兵们,混淆了目标的怪乱挥着手中的兵刃发出凄厉的惨叫,一个个倒在一步一杀的剑下,如同一把多米诺骨牌地在黑雾被看不见的手推翻。最后一个怪被挑起飞身撞向通往BOSS的青铜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嗡响,以噩梦般的姿势被一柄隐形的剑牢牢钉在了那扇门上,四肢垂落,空洞的目光对着前方。

 

一切响声归于寂静。

 

结束了。一百个守护古国通道的亡灵士兵终于变成了一百具暂时还不会刷新复活的尸体散落在长廊的每个角落,覆在他们身上的铠甲在昏暗的火烛下闪烁着微光。

 

松了一口气的白雪发现黄少天并没有伸手去推开那扇门。

 

片刻后,用剑撑着自己的剑客慢慢地站直了身体,视角转过一个弧度——最终他发现自己也不知道目光要落在哪里,于是抬头平视了前方,像是要努力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对不起啊,我来晚了。”他说。

 

明明是对着一团空气语气却认真得近乎陌生,至少白雪从未听过黄少天在游戏里跟谁这样说过话。

 

“咳、虽然你在等的好像也不是我,”一向明快的声音此刻变得干涩微哑,也许他实在很需要喝一口水,“不过你等的人也不是故意要失约的。他都满世界找你了,现在找不到还怪可怜的……呃这个词好像跟他不搭不过多少是那个意思。好啦,现在至少知道你在这里那剩下的问题总会解决的!他会来找你,我也会一起想办法,总之你再耐心等一等,我知道一个人在这里肯定很无聊可是——”

 

风穿过长廊,此外没有任何声音。

 

“你没有被抛下。”

 

寂静,让人绝望的寂静。

这时候哪怕有一个响声,一点光亮来证明他这荒唐的猜测都好啊,在刚刚战斗中时候深信不疑的事此刻也变得失去了证据而摇摇欲坠起来。

 

“喂喂小流木你还在不在在不在,别是欺负我看不见所以一打完就溜了吧,不带这样的啊你看我口都说干了,这可是打本呢严肃点!”黄少天吸了吸鼻子,自嘲地牵动嘴角,努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口吻变得轻松些,“……听见好歹打个1啊。”

 

一秒,两秒——

白雪忍不住摘下了耳机,就算是她也听得出说着这些话的人此刻有多勉强,从震惊过后到好奇期待再到此刻依然是什么都不明白的她却莫名难受了起来。转头看去邻座上青年的侧脸被屏幕的光映得忽明忽暗,带着难以形容的表情……她鼓起勇气伸出手去想拍拍他的肩想对他说我们走吧那是系统的bug而已再怎么也不过都是游戏啊,然而手落下的前一秒,那双死死盯着屏幕的眼睛却骤然亮了!

 

被刺穿在铜门上的士兵尸体陡然失去支点往地面坠下,几乎砸中了剑客的脚背。

空洞的回廊中怪异地响起了拉锯般尖锐刺耳的噪音,嘎吱嘎吱,屏幕前的黄少天一瞬不瞬地看着……直到满是锈迹的青铜门扉中间渐渐显出了一条利刃划出的浅白竖线。

 

或者我们也可以说那是一个,1。

 

※  

 

——荣耀论坛还会有垃圾邮件和小广告吗?

 

一打开论坛跳出的一百多封消息提示看得叶秋整个人都不好了。

 

尽管这么多年下来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在一切可以借用他ID的时候会用的多顺手——可他这又是干了什么,跳出去说我叶修又回来了然后发了个征婚启事还是自己的裸照?他就不能干点省心的让“半路修行”这几个字别被人记住的事吗!还有我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把论坛ID和游戏ID起得一样啊……

 

心里咆哮着的同时他不免心惊胆战地去翻了翻,很快发现叶修不过是就八十级百人副本封印之眼的bug发了个贴而已。

 

而已,只是很不幸这几乎是荣耀论坛目前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而叶修的这个帖子貌似写得还挺长,从bug的现象分析说起又提及版本提升前极东之地冰川下的有个不为人知的深渊底下埋藏了神兵彩蛋甚至可以再往前追溯到荣耀开服的第一年等等等等……尽管大部分留言的人表示发帖这人故事编的不错虽然尽是扯淡,而一个多小时里数百个回帖可能还有不少“一血走人”之类的水分在(现在他看到这些术语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晕了),但标题套红加粗又是怎么回事,荣耀论坛的连管理员都得火眼金睛手速非凡才当得了么?

 

种种抱怨持续到他点开某封私信的那一刻,前面的这些感想顿时都成了浮云。

 

 

“唷你这是……怎么了?被人轮白了还是A走了装备咦你没开游戏啊那难道是——”从浴室出来的叶修正在擦头,被迎向自己的那张脸上的表情震住,展开了想象的翅膀,“你对象临时悔婚这么劲爆?”

 

“一点都不好笑,”叶秋闷闷地说,指了指身后的电脑,“有个自称是荣耀游戏策划组的人看了你那破帖子说要想要跟你聊聊。反正如果要聊就用你自己的QQ或者随便什么——还有我在认真的考虑练一个新号的事。”

 

“哦就这事啊,”制造事端引来大角色的罪魁祸首一派云淡风轻,径直走到电脑前打开QQ登录,顺便还非要拿烟来破坏一身刚洗完澡难得清爽的气息,“不管那人好了,策划组的人哥又不是不认识,这还正想找找他呢。”

 

隐身登录,没有新信息弹出。

看来有人真的言出必践没有再发来大段大段的留言——其实也才过了没几天?

叶修微微摇下头,目光掠过某个图标,继续把好友栏往下扒拉,直到找出某个蓝雨前队长的号码,打开对话框直接也没个前言连招呼都带打的就直奔主题。

 

君莫笑:帖子看了没,我写的。

“还是这么慢啊……”轻声感叹了一句,刚点火抽上了烟那边的回复就来了。

喻文州:是本人?

君莫笑:嗯,论坛账号我弟的,你们的人太热情差点把他吓着了。怎么,老玩家发表下对游戏的记忆和感想游戏公司也要管?总不会是因为知道的太多要封杀哥?总不是让我来帮忙解决你们那bug的吧,我可没这能耐啊。

喻文州:荣耀开服十五年了,主创策划人员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肯定有变化更替,游戏设定上的不少断层接续问题一直存在……

君莫笑:但还有像我从第一天起到现在还在快成化石了的老玩家在?

喻文州:是啊,所以有些不知道的地方,还真要继续向前辈请教。

君莫笑:啧,都这么熟了文州你总那么客气干嘛。不过话说回来我知道的那帖子里也都说了,跟你们那bug其实也没什么必然联系最多是个覆盖问题,找我还不如多回去翻翻当初那些策划留下的资料呢!

喻文州:明白,当然还是要感谢你的帖子提供了思路。哦,还有现在本来就是前辈你找的我而不是我找你吧,有什么想问或者需要帮忙的事请尽管说。

君莫笑:呵呵……这都被你发现了,其实就一点私事。

喻文州:[笑脸]我们之间现在也没公事了吧。跟少天有关吗?

 

这回复看得叶修愣了一下,一张嘴衔着的烟差点没掉到膝盖上。

“这个喻文州还真是……”一来就是大招啊。

感叹了半句再一想他却不由自主地微微笑起来——被叶秋看到绝对会嫌恶心的那种,仰头喷出一口烟后又开始敲打键盘。

 

——片刻之后。

喻文州在对话框里说:等一下,我这边接个电话。

 

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黄少天三个字,有那么一秒钟他感慨了一下命运的奇妙,然后接起来。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仓促,但仓促中却又带着一种不寻常的郑重。

 

“关于那个百人副本的bug,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也看了帖子?”

“啊?”显然有更重要的事让黄少天无心过问,他直接跳过这个疑惑,“可能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听起来完全像是胡说八道,但我真的是很清醒地在跟你说这些——文州,你相信我们在游戏里的账号角色会可能会拥有自我意识吗?”

 

TBC

 

评论(19)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