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叶神蓄能中……


3.

训练中心别的没有房间机器倒是管够,加练的都给单开一间小机房。

于是下午日常训练一结束,黄少天和于锋就换去隔壁继续。

用的还是他们在蓝雨的那套老方法,当年两人一起摸索出来的,花了差不多一个夏天的时间。初衷是一开始于锋对于团战中夜雨声烦飘忽的行动路数多少有些拿不准,又不想太过依赖指挥而是以自己的判断去主动配合黄少天。第六赛季出道的他凭借单人赛表现拿下那年的最佳新人,但在团战中还仅仅是第六人的替补很少上场,直到夺冠之后蓝雨成员有所变动,团队赛阵容跟着重新布置,他才被推上成为首发。原本喻文州主要是想参考百花打造出另一对可强攻可掩护的狂剑弹药,谁知无心插柳,新赛季初亮相后被左宸锐大呼“惊艳”的,却是于锋和黄少天之间的双剑配合。


时移事易,两人从队友变成对手也已三年,这下突然又站到了同个战壕里,还得把丢下的默契尽快捡回来,想想也是神奇。一切为打赢比赛自然没什么可说的,谁也不会在这时候拘泥于过往,不过单独训练的时候气氛难免还是有些微妙。

反正只要黄少天不开口,于锋也不会去主动开启什么话题,基本上就是隔着电脑屏幕各自闷头操作,偶尔短暂交流也颇有些公事公办的味道。加上为了照顾于锋前两天睡觉有些着凉,空调特意打到28度,本就沉闷的空气在不大的房间上方凝结成团,总觉得比不开还更热些。中间喻文州来过一趟,不知道是对他俩一贯放心还是觉得不好评价,或者可能只是热得待不住,总之看了几分钟没说什么就走了。一局过后黄少天推开键盘站起来松动胳膊,手臂从额头抹过去都是汗。


“我看今天就到这吧。”他説。

于锋一愣,本来他都做好刷到半夜的准备了。想着说是加练一小时真上了机哪里够,那时候在蓝雨两人整宿泡在机房都不少见的,谁知道今天黄少天真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叫了停。

“要不还是把空调打低点?”他有些不好意思,“是挺热的,我没事。”

“别别别,感冒这毛病说大不小还是注意点的好,再说我也有点精力不集中。”

说话间那头已经迅捷地关了机,于锋也只有跟着退系统拔卡。然而他到底不是那种能当做对一切若无所觉的脾气,走到门口还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对了,之前我去现场看决赛了。”

“嗯?你去了?最后那场?”

“两场都去了,”于锋斟酌几秒,“……挺可惜的。”

你可惜什么?黄少天先是一脸问号地看着他,很快琢磨过味来。

“噢,所以你是想说比起霸图你还是更希望蓝雨赢,毕竟是待过的队伍感情不一样?”

这话问得颇为尖锐,然而还没等对方有所回应,下一秒他从神态到语气就都来了个180°大转弯,说开玩笑开玩笑。

“你这什么表情,你们百花今年被霸图淘汰,就冲这个你也该站蓝雨不是?更别说从哪出去的有点感情很正常好不好,我就那么一说没别的意思你可不要乱想。还有下回再要来提前打声招呼,干嘛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弄张票一句话的事,过后大家还能一起吃个饭。”

于锋摸摸脖子,被对方这突如其来的大度和热情弄得有些不适应。

不过他也不打算深究,更不想被误会成是对出走蓝雨的事一直有所愧疚,便开诚布公道:“其实我是看完半决赛才突然决定要去的。”


今年半决赛两组的胜负均有些出人意料。

如果说霸图对微草的险胜还可以算作老将蛰伏大半个赛季后激情迸发的成果,那么蓝雨刷下轮回就只能用爆冷二字来形容了。显然这比八赛季那出被提前杀死的决赛更让人吃惊,不是说蓝雨没实力,而是他们的对手可是经过补强和磨合后如日中天几成赛场霸主,又有现联盟第一人掌舵的轮回。不提今年轮回对于冠军是否志在必得,至少在终场倒计时归零之前,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们竟会止步于决赛门外。

也许这就是竞技的魅力所在:不到最后,结果永远是未知。

有人说这是战术对战力久违的一次胜利,也有人说多亏夜雨声烦那段神一般的发挥,怀疑从前是否低估了剑圣的实力,包括还有以此和一年前决赛最后叶修那经典的一挑三相提并论的,虽然说比起那个还是差点意思。

“半决赛后……你该不会是被我那个牛逼的绝地反杀给震到了吧?”

于锋承认得很爽快:“当时的情况下以那种方式强杀一枪穿云,我自问现在也还做不到,所以才想去亲眼看看。”

“那后来肯定特别失望。”

“失误谁都会有。”

“我靠你这不废话嘛!”


最后的赢家是霸图。

在许多人都因为对轮回的表现转为看好蓝雨的时候,他们却又以两场连败再一次和冠军擦肩。

可以说半决赛胜得有多痛快,决赛输得就有多利索。

像是在前一战里把能量耗光了似的,其中夜雨声烦贡献了两个明显的失误。

舆论再次翻转,把队伍送进决赛的功臣一夕之间又成了断送冠军的罪人。当然还不至于到千夫所指的地步,蓝雨一贯把他保护得很好,加上名气又大,少不了铁杆粉丝自发的辩解维护,不过关键时刻掉链子总归是板上钉钉的事。

试问一个人职业生涯里能有几次冠军?

于锋本意自然不是要揭人伤疤,这突然尴尬起来的情境让他有些犯难。

但黄少天其实知道他说这些是出于真心实意。比如被刺激到跑去看现场是真的,因为自己啃下的对手是周泽楷,毕竟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次特别耿耿于怀的失败;也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时候跟自己说这些——总得来说除了对蓝雨的忠诚问题之外于锋这个人都是挺好懂的,包括这点也不是不懂只是自己拒绝认同而已,而且现在也已经无所谓了。

既然都无所谓了是不是应该直接说出来比较好呢?

眼下他们之间也确实好像还缺了那么次摊开来把残存的芥蒂消除干净的表态。

“你……”不过那种话他也实在说不太出口,到嘴边自动变成了,“有空把落花狼藉的技能点跟装备数据打份给我呗?”

紧接着补充说当然我也会把夜雨声烦的数据给你的有一份在手边比较方便。

这其实不合规矩,账号卡数据默认属于战队机密,连作为领队的叶修都没权力让他们拿出来公开,尽管过后不是不能变动调整。不过于锋听完也没多问一个字。

“行,我明天带来。”


锁完门黄少天总觉得忘了什么,一摸口袋才发现是进屋前自觉搁在储物柜里的手机。

转回去拿到手时发现还有一格电,顺手给家人回完两条微信,鬼使神差坐下刷起了讨论区。

好多天没登陆了,倒不是有所逃避,基本上进入季后赛就没什么时间上网闲逛才是真的。

对于决赛里自己的表现网上各路人马会说些什么基本都猜得到,有些意外的倒是已经有人把电竞之家给他做的专访给全文搬了上去,回帖盖了一栋高楼。算算日期杂志差不多是该出街了,这一期肯定是霸图全员封面,不知道站C位的韩文清会不会吓跑一票路过书报亭的小学生。

访谈是黄少天自己执意要做的。

杂志一开始找到队里,被经理直接以他接下去要备战世邀赛为名给推掉了,本意就是冷处理。可是输了总得有人出来说话,而且这一次不应该是喻文州。说不清是责任感还是别的什么在作祟,总之当记者又辗转过来联系自己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了下来,还主动去跑跟经理说就让他们来采访吧,好歹打这么多年了我还怕这些套路不成。整篇采访里的所谓套路也确实没能坑到他一星半点,提问不乏陷阱,回应称得上不卑不亢无所避讳,还一口气从张佳乐的新发型扯到自己赛后刚打的一个耳洞,彻底把对方给聊服气了。奇怪的是重看当时自己说过的话,他心里反而生出一种反感甚至微微的后悔:妈蛋我当时干嘛要耍这嘴皮子呢?那些看起来特别云淡风轻侃侃而谈的句子,此刻仿佛都成了某种用力过度欲盖弥彰的证据。

虽然几乎没有人能感觉出这一点。

大家反而都在说一看让联盟改变规则的男人话还是那么多我就放心了云云,还有几个跑偏重点的在那喷这回的照片拍得比以前好看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耍帅的。

他一页页津津有味地翻看下去,像是沉迷于此。空调早就关了,却也觉不出热,四周安静得像被一个玻璃罩罩着,汗水顺着鬓角静静往下流到锁骨上。

在手机电量彻底告罄之前,一个回复跳进视线:

"一直以为他‘什么都不想说’就是最糟的时候,现在怎么感觉说了的才是?"


去食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看了圈没什么能吃的正打算要走,冷不丁被热情的后厨大婶喊住,两大勺子直接往餐盘上一盖,说小伙子等你半天了看没来给你留的!低头看去左一勺西芹百合右一勺秋葵炒鸡蛋,黄少天心情是崩溃的,可也不好浪费粮食,唯有强颜欢笑地说了声谢拖着脚步怏怏地往边上走,打完饭听到身后有人喊他过来坐。

微草队长渊渟岳峙地坐在食堂正中间,面前餐盘里堆着的赫然是宫保鸡丁跟菠萝虾球。

黄少天几乎无语凝噎:“我靠你为什么就能打到荤菜这不公平!”

“比你先来一步。” 王杰希淡定地把餐盘往前推了一点。

“嘿嘿老王你今儿个两眼一般儿大。”

他特意学着B市人的咬字发音,对方没理会,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论饭量黄少天其实特别不能打,国家队里连楚云秀都能嘲他,毕竟一顿饭大部分时间都在说说说的能吃得多才怪。反正每次饭点进食堂一堆南腔北调里首先听到的绝对是他那个高分贝高频率的G市方言,时而单声道时而双声道,双声道那是方锐加入进来凑热闹。喻文州倒是不像霸图那俩严格执行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只是吃东西一贯的慢条斯理,故此没时间讲话,顶多在放下汤碗准备动筷前跟边上黄少天小声评价一句:果汤唔好。没办法,G省人眼里只有本地的汤是汤,别处的汤总觉得不如说是某种泡饭用的材料,讲方言是为了不让大师傅伤心。

正好有个本地人在跟前,黄少天觉得汤的问题真可以说道说道。

“我就是不太明白你们怎么就那么执着于把冬瓜西红柿鸡蛋紫菜进行排列组合呢,难道在B市只有这四种食物身上打了汤的标签?”正说着一抬头他愣住了,“唉王杰希你怎么不动筷子?”

“我吃完了。”

敢情是专门陪着我啊,黄少天受宠若惊,这份临时队友情谊也太暖心了点。

“好感动,这样吧大眼明天我请你磕维他柠檬茶就这么说定了。”

王杰希又看了他一眼:“没事,你也挺不容易的。”

这话黄少天就听不懂了,心里把对方神神叨叨的属性又加重了几分,半开玩笑地说不是吧,丢个冠军已经很惨了,难不成从我这面相上看还没倒霉够?具体反映在什么上面你给说说呗。

“嗯,你额头光而开阔,眉尾生痣,鼻梁有直纹,嘴唇泛红……”

“这代表什么?”

王杰希摇摇头站起来:“代表菜快凉了,你赶紧吃吧,我先回去了。”

——什么跟什么,拿我消遣呢这是?

黄少天彻底被弄了个莫名其妙。


然而很快他又信了王杰希果然是神棍,之前的古怪言论分明是在向自己预示着什么。

在走廊上叶修叫他的名字说来我房间一下的时候。


TBC

评论(32)
热度(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