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这篇里私设下孙翔是川渝吃辣地区人 不太明显的孙肖

--------------------------------------


孙翔和肖时钦再一次在荣耀的赛场上碰面时,他们对视的第一眼就像人们在十年之后回忆一场巨大的灾难:一切都已经被重塑,没有悬念,已经封口的不能再打开。

两人都暗自不敢相信,嘉世这个词如今已和他们彻底没了关系。

联盟最老牌,且目前仍然是唯一蝉联三冠缔造王朝的俱乐部在过去的那个夏天里被挂牌出售,很快就拆分卖掉了(只保留了一个名字),不管它本来在人们心中是多大的一个体量,反正就算它是一座山,也已经被一夕搬空。

搬山在任何时候都是奇观。一整个夏休期里总有二三十个记者和自媒体围绕着这件事展开挖掘和总结,在各自的地盘发表结论,有兴趣围观并参与讨论的甚至还有不少一知半解的圈外看客。因为里面着实包含了太多经典戏剧元素:由盛到衰、新取代旧、英雄的重生对比着王朝的覆灭,是草根和豪门的较量也是利益跟初心的对抗,符合多数人价值观的结局大快人心,回味起来却又有惆怅的余韵。这个主次顺序非常关键,反过来则会让人难以接受。


作为嘉世被卖前最后的主力成员,孙翔和肖时钦本人却神奇地几乎未曾受到这场热议的波及。

这里面当然有两家俱乐部的保护和引导:轮回直接切断了一切媒体和孙翔直接面对的机会,而雷霆则找到相熟的媒体发了一大通战队即将结束A轮融资,各方面条件马上将会飞跃式提升的通稿,来转移众人对肖队去而复返后心态的好奇。

然而这类操作之所以能够成功,本质上还是说明他们确实在这个嘉世覆灭的故事中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把嘉世比作一艘沉没的巨轮,他们既不是桅杆上的旗,也不是断裂在海底旋涡的底板。让船沉没的是冰山,他们只是在最后一刻跳船离开的水手,在整个事件的最后被定性为嘉世老板两项失败的决策。意思就是买他们来这事从根上就错了,没有任何变成对的可能。但错也不在于他们被买,冰山是谁,冰山是当初那个造船人,是被赶走的人。

没人要求他们负责,很好,业内似乎也不曾因此看低他们的水平,好极了。最难以想象的是他们的转会身价居然也基本维持了原样,如此一来总结他们在嘉世承受的失败,最大的损失可能就是时间了吧。孙翔浪费的多些,一个半赛季,但他足够年轻,尚且浪费的起,何况他还因此拥有了一叶之秋呢。

这个算盘别人帮他们打过,他们自己关起门来,当然也打过。打得不敢置信,打得四顾茫然。孙翔想,我打了一年半狗屎一样的比赛,输得一败涂地,然后你他妈的告诉我,我赚了?“一切经受的波折都是生活的馈赠”,诸如此类的鸡汤讽刺地戳着他的脑门。他觉得一定有什么东西被遮蔽了。


他们不让他去找。新的阶段,以前的失败不用总去想了。他们甚至不需要他从里面总结经验教训,一方面也是怕他不好受,这行里不少有天赋的人,走不出一次失败的阴影,就此毁了。挑战赛的经验有什么可总结的?除了跟兴欣那一场——那支队伍,这么新,这么怪,谁碰上了都得绊一跟头。联赛的流程就不一样了,一场一场磨下来,战队、散人、那件神秘的外衣是一定会被脱掉的,奇招是一定会用尽的,早晚的事。孙翔你不要想太多,轮回很强的,当然你也很强,小周你说是不是?嗯。他躲闪着江波涛的笑脸,躲不开周泽楷沉默而有力的帮腔。

轮回的经营者可能看了不少士为知己者死之类的故事,就像陶轩确实认真研究过如何造星。新赛季首战打完,孙翔发现自己上了热搜。名字后面跟着个“双杀”,一看就是买的,今晚该上的热搜明明是“兴欣 惨败”才对。收割了两个残血的新人又如何,扫荡局面的明明另有其人。他在微博搜索栏打上自己名字,发现顽固地跟了一年的联想词“废物”不见了。当职业选手的,输比赛就被骂天经地义,“废物”算里面特别轻的。轻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看完别的骂人话再回来看废物你会觉得就像被轻轻摸了一下头。但到底没人会喜欢被说是废物,就像男人其实也不喜欢被摸头。这个联想词本来没有的,他在嘉世这一年多,生生被到骂到缀上来。一开始孙翔恼怒过,后来觉得气这个没什么意思,有本事就让人用一句句牛逼给刷回来么,他想。

现在不用刷了,花钱清理不是更快吗,他的名字后面干干净净,像一只被掏空的口袋露在那里。孙翔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又欠了轮回一笔,也许不算,战队成员的印象也属于战队形象的一部分吧,这么做不是为了收买他。可是关联词没了,和嘉世有关失败的最后一点痕迹也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意识到这点他真的有点慌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竟希望“废物”这两个字还在。

这时候他想到肖时钦。对啊,还有个肖时钦。这段失败难道不是他俩共有的吗?就算锁进保险柜也该是一人一把钥匙。孙翔感觉好了一点,他坐起来翻联盟的对战时间表,对雷霆是在下个月,轮回的主场。唔,他承诺过要请肖时钦吃顿饭的,还没兑现呢。


在嘉世的时候,吃饭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糖和酱油,永远是这两种东西。孙翔搞不明白为什么H市明明像内陆一样多雨,这里的人们却没有养成用辣去祛除湿的习惯。他是个需要被时时点燃的人,从味蕾到神经,在这里他被浸湿浇透了,他的胃像他的人一样对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然而拿着高年薪和神卡之后再去跟俱乐部计较这个未免太龟毛,这事外卖能解决,孙翔惯于在崔立面前扔出“随便吧”、“我都行”。一开始他确实在附近找到过那么一家菜色怎么不新鲜,油也是劣质油,但好歹口味够重的川菜馆对付过一阵,结果突然某天app整改,包括它在内的一批小餐馆一夜之间统统下架,再没能回来。

吃不好,积累的戾气直接反应在脸上,不到20的年龄摆在那,他开始冒痘。先是下巴,然后太阳穴,愈演愈烈,势如燎原。有一天陶轩忽然把他叫去,说,你去市三院看看吧,我想办法给你弄个专家号,放一天假。市三医院有着H市最好的皮肤科,专家号一般人要靠抢。

孙翔很在乎自己这张脸,不为什么,帅哥都在乎。长痘让他怄死了。但是现在有人比他更在乎,这又让他着实别扭,乃至于逆反起来。

进嘉世前他以为陶轩看中的是自己的荣耀实力,无视新秀墙的新人王,至少在成长势头、发展潜力方面超过了正在下滑的叶秋吧。没用过战法怎么了,我相信给你一叶之秋你一样玩得转。刚好孙翔自己也这么认为,哥们,知音啊。可是转会之后陶轩的态度就全变了,几乎是摆明了告诉他让我决定买你孙翔的是你这张脸,你要配合我给你自己打造出一个高商业价值的形象来,别像叶秋那么傻。孙翔不爱听这个。自己怎么会是因为脸才取代的叶秋呢?他心里骂他的老板,你才傻。当嘉世因为他的皮肤状态不得不取消一次商业活动的时候,孙翔心里反而生出一种隐秘的快意,出了口恶气似的。但实际上失败从那一次起就注定了,他的斗神梦,嘉世的商业梦,梦和梦碰撞得粉碎,他没能控制住青春痘的生长,也没能阻止战队的降级,他搞砸了一切。

这难道能怪我?孙翔糊涂了,他连越云都一手带入八强,嘉世剩下的人是得有多捞?或者他们就是不愿意跟上他的步调。他都想好了如果陶轩要这么责问他就这么摆事实讲道理,可这时候陶老板又不傻了,变回了识货的人,拍着他的肩说这不怪你,数据统计我看了,你跟一叶之秋磨合得不错,但比赛除了操作之外还有许多你一个人顾不到的事情,是我疏忽了,我会找个能顾全好的人来。

他盯着他的脸仔细查看,还有你脸上这痘痘好多了,三院的药要接着涂,没有了再去开。





……原地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