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看看呗😃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中秋快乐^^


13.

昨夜气温骤降,所以一大早起来就点燃壁炉也显得顺理成章。

但实际上这只是因为喻文州没有带足够的飞路粉,所以黄少天只能在这跟他打用壁炉打“越洋可视电话”,顺便他觉得自己有些感冒,便主动避开了大厅里人头济济的早餐时间。

 

“我说让我再想想,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着急。”他看了一眼地毯上盘在自己脚边的灰蛇,噼啪燃烧的暗红火焰把它映照得更为慵懒,“同事间这种尴尬的回忆当然是不存在更好,可我还是觉得实在太巧了……怎么说的来着?刚瞌睡有人送枕头,不,比那还狠,基本上就是一动犯罪的念头就有人写好了脱罪书,哪有这样的好事!”

喻文州笑得明白:“嗯嗯,犯罪……”

黄少天涨红了脸:“是想了还没犯!”说完觉得不对,赶紧纠正,“不对,我才是受害者。”还是不对,“好了你别随便展开剧情,Amortentia是爱情魔药又不是春药,想法有很多,克制克制都能忍住。”只不过他也是正常青年,目前又单身,阶段一能缓解不代表想不到阶段二阶段三,尤其是王杰希还提出了那么一个堪称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他天生总有一种动物的直觉,觉得完美是危险的。

喻文州想了想:“你考虑过如果是我跟你一起中了Amortentia的话你会怎么样么?”

他略一思索:“马上回老家躲一个月。”

“我还以为我们更熟。”

“就是因为更熟才怕走偏!又不是真的量变质变,为了这种乌龙丢一个文州你这样的朋友太不值当,这个我还是计较的清楚,”光是想想这个可能性都叫他汗毛直立,“而且和男人行不行是一回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感情上是个控制狂。”

破碎的火焰那头喻文州哈哈大笑:“敢情你觉得王杰希挺好说话。”

 

这话说出去得被整个微草学院的学生们一起嘘,平时课堂上下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扫过之处可全是鸦雀无声的,全不像黄少天自己跟蓝雨里嘻嘻哈哈没大没小惯了。他抓了下头发:“哎,也不是那意思,你们都是沉得住气遇事不乱的那种,但老王这人更理性和稳妥,他会把事情想得很周全。就好像一开始我以为他接受亲吻也仅仅是因为魔药,没想到他已经准备好了后招……说实话这让我有点不爽。”

糟糕的是他甚至分不清这不爽是因为魔药还是因为别的,也可能是两者相加。

“想得周全,但告诉你的时候又太直接。”

“对对对,一点儿不婉转。”

“可是你们仍旧愿意顶着麻烦相处,”喻文州认为自己受到了区别待遇,“你看看,换我你就一秒有决断了,可见不是不能。”

“所以是不想?”黄少天打了个喷嚏,“冤枉啊,没人代课走不开。别说老王肯定撂不下微草,要期末了我也不放心把蓝雨上下七个年纪给别人代带啊!带歪了怎么办?我这人还是很有责任心的……好吧好吧,可能在这些山一样的理由底下的确存在着一点我给王杰希留的可能性,但他那边有没有我就真不知道了。”

“没准有呢,我记得上学时候有一阵你们挺聊得来的。”

“有吗?那怎么……”他拿纸巾擦鼻涕,“但我得说这个魔药真是太恶心了你知道吗,我现在一想到王杰希就觉得好像身上套了件湿衣服那么别扭,呼吸不畅到处痒。比如任何时候我走进有几百个人的大礼堂,一眼看过去就能找到他,好像别人都站在地上唯独有人对他施了个漂浮的发光咒一样!看就看了,我想做得别这么刻意一点,低调一点,但是每次我不住去看微草长桌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也在看我或者正要抬头看我。没人想要被发现,可是这真的很刺激啊,让人上瘾……甚至我听到他讲话脊柱里会共鸣,又或者走过任何一条走廊都会想会不会碰见他,而且大概下意识调整了路线那个几率还挺高的。妈蛋!我刚才是不是念了个十四行诗?”

“这就是恋爱的症状。”喻文州很公允地表示。

“我知道呀,我又不是没感受过。可这次是强迫被感受,强扭的鸭子还不甜呢!而且还是放大了一百倍的,好像以前的恋爱都白谈了,又或者这才是他妈的真爱。可是这偏偏是人造的,讽刺吧。”喻文州看了看手表,说要去开会了,黄少天忙喊住他,“你到底能不能提前两天回来?昨天瀚文也问呢,赶不上学院杯决赛挺可惜的,还有我看你的索克萨尔要冬眠了。”他顺手戳了戳脚边软绵绵的蛇。

“我尽量。”

火焰一阵波动,喻文州的模样渐渐消弭。哎,没办法,麻瓜世界的税,巫师联盟的会。

 

14.

城堡的食堂在餐前一个小时外照例除了一堆手忙脚乱的家养小精灵什么都没有,它们尖叫着涌向探了个脑袋进来的黄少天,把生的卷心菜和切开的南瓜捧到他面前。

“不不不,”他谢绝了小精灵们的好意,“给我拿杯鲜牛奶就好。”

喝完之后发现头还是晕,可见不是低血糖,便认命地朝医务室那走。早上有一节飞行课,他还不想因为感冒糊涂飞一半从天上栽倒下来在低年级学生面前闹笑话。

到了发现门虚掩着,校医方明华读书的时候跟他同级,两人挺熟的,所以黄少天不客气地直接推门而入。

“是我啊老方,来、阿嚏、来一剂感冒特效魔药!我这几天简直是药不能停的节奏。”他自嘲道。房间里静悄悄的,几张病床都空着,风吹起床上的纱帐,几声轻微的器皿碰撞声从最里面的药剂间传来。

 

“再等一下,很快就调完,”听到脚步声王杰希没有回头,手里正拿着两支不同颜色的试管搀兑,手腕平且稳,“明华去给新生做视力检查去了。”

黄少天斜靠在门框上挑起眉毛:“我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因为你没去大礼堂吃早餐,昨晚走得时候又冷……我猜的。”

他怎么能把这个说得那么平淡又自然?黄少天说不出话,内心的快乐像是浸在盐水里的叶子那样迅速地卷起来。又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些话显得小气了,还好这样的小气没叫对方知道。两种不同的颜色在药剂管中逐渐渗透,汇合,王杰希拿出魔杖指着水平面,低声念出一个咒语。就像之前对喻文州坦白的那样,这个低沉的音节随着空气的震颤钻入他的脊椎末端,像一粒石子投入湖水,涟漪扩大,再缓缓平复。

“好了,喝吧。”

他接过药水浑浑噩噩地倒进喉咙里,味道甜甜的,像樱桃汁。

然后王杰希建议他去外面的床上躺会儿,但黄少天舍不得走。

“让我看会儿。”索性放了个直球。

从学生时代起他对魔药学一直不太感冒,不过这不妨碍他现在目不转瞬地盯着王杰希摆弄这些瓶瓶罐罐,并且第一次发觉这个画面有一种奇异的魅力:从这里看过去他的侧面专注沉静,黑袍下伸出的手腕瘦削,修长手指有韵律地建立起一套起落的秩序,如同一个沉默的创世者。咒语被吞没进液体,波纹扩散,那种微观中的奇景像是唤起了他对魔法最初的新奇,那种原始、单纯的,看着一个新世界在自己眼前徐徐展开,每一根神经纤维都因此兴奋。

因为爱。 

“我以为这些治疗药剂都是现成的直接拿来喝就好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要你现配?”怕气氛安静得太古怪,他没话找话,“总不会是老方偷懒把自己的活全赖在你身上了吧?”

明知是瞎问,王杰希还是解释了:“药水一向都是我做,医生只负责诊断和治疗。最近天气变化大,学生复习期间又容易疲累,所以多做些补充剂。”

原来是他在负责整个学校用的魔药,黄少天想到某些传闻:“别告诉我你假期都呆在学校就是为了做这些,老冯给你喂了什么迷汤吗?”虽然好像反过来更科学些。

王杰希摇摇头,的确多数假期他都会选择独自留在学校哪都不去,空无一人的校园很好。

“习惯留在这是因为,”他笑了下,却没说下去,“如果你想知道……”

这无论如何听起来都像是个邀请了,并且是在一个月的界限之后,他这是不按理出牌!黄少天心如擂鼓,却同时感到如坠云雾般的眩晕,不得不伸出手去扶着什么试图稳定自己:“哎我、我有点晕。”

是魔药起作用了。

“刚那剂感冒药会让你睡一小觉,很短,半小时后醒来就全好了,不会耽误上课。”

嗡嗡的说话声似乎已经传达不到辨析的神经里,他只知道自己困如狗而且顺从地被扶到一张空床上躺了下去,最后一个念头是:多年不感冒,这药还真厉害呀!

 

他睡姿潦草得连两条腿都挂在床沿那,王杰希便把它们抬上去放平,让他躺的姿势能舒服些。药剂间的光线暗,他这才注意到黄少天嘴唇边有一圈白花花的牛奶胡子,而且睡着了那嘴角也微微翘起,怪傻气的——他这么想着,用拇指顺手擦去了。

 

15.

袁柏清忧心忡忡地看着快步走来的刘小别,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对劲。

“怎么,方大夫还不肯给你拆吗?那你问问他怎样能比较快好啊,周末就是比赛了。”

刘小别怔怔站在那儿,大概花了十秒钟,好像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哦,无所谓,早好了,这我自己都能拆。”

他说着狠狠一扯,扯下了手臂上的绷带,胡乱团了团,伸手塞到一边立着的旧盔甲人的嘴里。

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冷静一下。

 

16.

“先不要追求速度,姿势不讲究点也没关系嘛,来适应一下在空中飞的感觉……对啦,顺应那股气流,学会应付上升和落下的小小平衡——唉,想飞得炫一点我很理解啊,但是也不要太心急……对对说的就是你,那么想要自由落体的话还要扫把做什么呢,注意平衡!”

 

没多久黄少天看着那个刚刚差点脸着地的男孩骑着扫把重新飞到了空中,感到一阵欣慰,虽然心里仍旧忍不住吐槽这种慢吞吞的活还是应该喻文州来才好。此时大部分学生都已经顺利地开始能飞上那么几圈不至于手忙脚乱了,于是他驱使冰雨飞到了比练习的孩子们高一些的地方,在半空懒洋洋地打着转。之前那魔药那么霸道,效果也是出奇的好,现在他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要不是还在教课,真想在这微微凛冽的风里放开手脚无拘无束地飞上几圈。

 

就像在梦里他所看到的王杰希飞行的样子一样。

他刚刚梦到了王杰希。


TBC

评论(15)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