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橘猫爱好者
微博:别笑05290810
这里看不到的章节都可以去微博上用关键词搜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不太长的于黄/原作路线/郑轩POV

  

1.

两个礼拜前于锋跟我说他在考虑合约到期后离开蓝雨。

 

那天晚饭后他来敲我房间的门问,前辈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几句。

我说行啊,我空着呢正打算看个片儿你进来吧。你们别误会不是那种片就是正经电影,几个月前down下来一直没顾上看的《一代宗师》。我挺爱看梁朝伟演戏的。

 

桌上有个刚破开的麒麟瓜,队友在我也不好意思吃独食,费了老大劲才从一片混乱中找出第二把勺子擦了擦连同半个瓜一起给他:“边吃边说。”

他接过去就那么端着瓜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可能要走。”

 

最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震惊,也觉得不可理解。怎么了这突然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然而听着于锋难得掏心掏肺地说出原因之后我又不免被带过去觉得这是情有可原的,是他的话果然会这么想也没错……没办法我这人天生就不太坚定。但也摸不准是不是应该站在朋友的立场予以支持,就问他:“你要是为着这个的话,联盟里能选择的队伍其实也不多,有意向了吗?”

“你看呢。”

“百花?第一狂剑配落花狼藉挺合适的。”

说完我忽然意识到不可能有别的答案,于锋一定也早想到了。甚至他问我也不是需要我的意见,只是想听到这句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

而且我还是个弹药专家,繁花血景之后谁都会下意识往狂剑士身边搭一个弹药专家。百花想推邹远来接张佳乐的班,然而情况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理想。

这时候我不可能再猜不到他为什么会先来找我了。

“人各有志吧,”我笑了笑说,“蓝雨挺好的,我是真不打算挪窝。你看我就这样从来不是非怎么怎么不可的,就是想也没那天分。”

于锋没有再试图说动我,可能本来他这方面的意愿也不那么强烈。

“嗯,蓝雨是很好。但我只是想试试,看自己能做到一个什么地步。”

 

然后又聊了挺久,于锋算是对我开诚布公地说了不少。尽管看得出是来之前就准备好要流露的真情实感,他这个人肯定不会允许自己在没准备的情况下对谁剖白。末了还很认真地请我先别跟人透露,毕竟都还没决定只是个想法也想不到跟谁商量,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也答应会再慎重考虑。到深夜他从房间离开之后我才发现给他那半个西瓜一口未动,不锈钢勺子插在正中。擦,不想吃你也不说一声,不然我早放进小冰箱里多好。热天里瓜开了几个小时过去沤成了深红,看着有点心疼郁闷。

 

正式的转会消息一出来我发现自己被于锋坑了。

他不是第一个告诉我,他是事先只告诉了我。所有蓝雨队员里就只有我。

然后喻文州从经理那边早一步知道,他和于锋简单地聊过几句,最后还是就这么决定。

六百万的转会费,于锋离开蓝雨加盟百花。

 

他在全队人的面前鞠躬:“对不起,没有办法再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

“可是这样的话,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什么?”

黄少情绪激动,尖锐地问。知道消息的时候他几乎是懵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于锋,却是答非所问,他就这样离开了,想上去问个究竟的黄少最终也被喻队给拉住。

 

我硬着头皮把他送到俱乐部门外,帮提着件行李。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怎么……我看连黄少都是刚知道?”

在马路边上等出租,天特别热,阳光像暴雨一样当头洒下。于锋反戴一顶印有蓝雨队标的鸭舌帽,汗顺着鬓角流个不停。

“就因为是他才更说不出口。”他苦笑一下,“而且也说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还想问他伸手叫停一辆车,帮着一起把行李弄进后备箱里。

“再联系。”他拍拍我的肩钻进车门。

也对,网上、电话,反正肯定会再联系,打比赛也还能见着。

这年头的分别都不需要时间来酝酿什么感情。

 

于锋头上那帽子是前四个赛季蓝雨的配色,后来改了。想起这点的我又亚历山大起来。

那是黄少的帽子。

出了一脑门的汗……你说这叫什么事?

把要转会的消息瞒着全队人包括自己的男朋友在内就只告诉了一个小伙伴郑轩……简直没法跟黄少解释得清了!要有个什么误会那我不成了——事关朋友信任外加团队默契实在是没法不亚历山大。顿时就想要不趁着夏修赶紧逃回家得了吧,偏偏我还就是G市人跑都跑不远。

 

躲不过,没多久黄少就摸上门来了。

且又捎来个西瓜,大的,要跟我对半分。到底是当家大神,豪气。

用我的小刀半天才切开,最后一掰汁水四溢。他大概不会选瓜,不怎么甜一堆籽。

我苦哈哈地把于锋那天晚上的话挑了些能说的复述了,一边说一边留意黄少的表情。我一直有点轻微的鼻炎所以夏天也不怎么敢开空调,屋里放个电扇呜呜的吹,挺闷的。他吃着吃着把T恤先卷成背心,又把背心卷成半截背心,就那么露着从平坦渐渐有点鼓起来的肚皮。

 

我怎么看都还是觉得他不像……当然于锋也不像。

咳,从来搞不懂他俩那事,尤其是还搞成现在这样。

 

“反正他这回做的不地道,有追求所以必须要走什么的是另一码。”我说,“哪怕再说不出口也不应该瞒着你啊!毕竟你们关系不一样。”

黄少低头仔细地把瓜子吐到废报纸上,别看他吃得比我快,脚边可比我干净多了。

“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分都分了。”

“啊?”我又震惊了。

“两个多月前就那啥啦,现在一想估计早都打算好了吧。”他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突然很认真地看向我,“咱们是朋友吧轩哥?”

我被这话吓一跳,可别是什么“我们的友情到尽头了”之类的吧,下意识躲着他发亮的眼睛。

“还用问?”

不是朋友能让你一会轩哥一会亚历山大一会小轩轩的乱叫……说真的我和范晓萱没关系。

“那就行。我知道你们关系一直不错的嘛,”他满意地打了个嗝,“不过从今天起,于锋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了。”

黄少天如此宣布道。

 

想起那一晚于锋聊着聊着忽然发现我屏幕上放了一半的《一代宗师》,他说这部戏我看过。

里面演着演着莫名其妙的,屏幕上出来两行字: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叶底藏花一度。”看到这句时他想到,“其实黄少就是那朵花吧,大部分时间藏在叶底,开的那一瞬间却能把所有人吸引过来看……我承认花很美,但不想一辈子当那片绿叶来衬他。”

我说,电影里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于锋说我知道啊。

 

当时我没想到跟他一起去看电影的人是黄少,而那天从电影院里出来没多久他们就分手了。好多我不知道的事。

 

TBC

 

汗,那啥,暂时就只有一更了,不知道明天有没有精力写……不过这个不会坑的应该挺快就能写好吧_(:з」∠)_

评论(7)
热度(288)